新手好運氣 29

『啊,我都忘了你們在放寒假,所以不會遇到……」
『他爸在初三凌晨出了車禍,很嚴重……』
『我有去醫院看他,唉……最近還是走了。』
『聽說會先送回他們三峽老家,我還沒收到白帖……』
老闆短短幾句話,就透露太多爆炸性的資訊,讓陳宏睿一時之間無法理解,就像拿到一份困難題目又多的試卷,卻逼著自己要在五分鐘內寫完,他只能抓著幾個重點作答。
「老闆你知道他三峽老家在哪裡嗎?」
「老家?我不知道……他們中和家的地址我倒還記得。」
回過神來的時候,陳宏睿已經坐上了計程車,告訴司機溫翊嵐家的地址。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身上的錢夠不夠付車資,也沒想好應變方案,他的腦海裡全是第一次看到那對父子身影,那也是他接近溫翊嵐的起因。
跟溫翊嵐相處了半學期,知道他父親是家裡的經濟來源、家中的支柱,陳宏睿無法想像溫翊嵐會怎麼面對這件事,而且,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對方,即使他從出生時就面對親人死亡這件事。
從來就沒有擁有過的東西,跟曾經擁有卻失去的東西,是兩種概念,這不是數學題,零等於零的零,跟一減一等於零的零不一樣,意義完全不同。
計程車在巷口停下,司機說裡面是死巷不好迴轉,停這邊好不好?陳宏睿趕緊點頭答應,因為跳表的金額已逼近他身上現金總額,找的零錢應該還夠回程搭公車。
陳宏睿對照著地址走進巷內,在一幢四層樓的公寓前停下腳步。他才正想要按電鈴,隨即就發現牆上貼著一張已經泛黃的紙,寫著電鈴壞掉,而樓下的鐵門沒關,他只好客隨主便地逕自走上樓。
陳宏睿對這種一層兩戶的公寓有種熟悉感,他在小學時曾去某個同學家玩,他家就住在這種公寓,同學說樓上的鄰居不知為何常在半夜移動家具很吵,但對面的大哥哥人很好,還有另一個不同班的朋友住在四樓,他們兩人都一起上下學。
陳宏睿那時頗羨慕住這種公寓的同學,因為他回到家裡只有他跟爸爸兩個人,有點冷清。
走到二樓時,樓上傳來腳步聲,樓梯間很狹小,陳宏睿便自動地站在轉折口等待,方便等下兩人擦身而過。
未料,那個人的腳步聲卻在中途停了下來。
「咦?你不是那個——」
陳宏睿抬眼才發現來者是溫翊嵐的樂器行表哥,他嘴上叼菸,手裡拿著兩袋東西走了下來。
「你來找翊嵐嗎?他們全家都不在喔。」
「他……在老家嗎?」
表哥愣了一下,「所以你知道他爸——」
「嗯,我剛剛才知道……」
「所以你馬上跑過來找他嗎?」
陳宏睿點點頭,尷尬地覺得自己太衝動了。
表哥瞥見他的表情,意味深長地笑了笑,「我們下去講話吧,在樓梯間會吵到鄰居。」
兩人走到公寓門口,表哥把手上的東西放到機車上,陳宏睿才發現這台溫翊嵐常借來騎的車就停在樓下。
「事情來得太突然了,大家都沒辦法反應,翊嵐也是。」
表哥一手靠在機車龍頭上,吐了口白煙,娓娓道來,
翊嵐的爸爸從過年前就一直在忙工作,就算新年也只休除夕跟初一,初二回去工地上班,初三凌晨騎機車要回家的時候與砂石車發生擦撞,重傷昏迷,緊急送醫後就再也沒醒來過了。
醫生說他大量出血,嚴重骨折,肝、脾臟破裂,能保有生命跡象送到醫院已是奇蹟,但因為最嚴重的腦內出血還是回天乏術,撐了好幾天,溫家忍痛簽下放棄急救。
翊嵐的媽媽幾乎崩潰,妹妹還不懂事,這幾天都是翊嵐他幫忙家裡處理事情,還有喪禮、車禍賠償等後續事項,當然家裡還有親戚大人會幫忙,不過翊嵐對這件事蠻有主見的……
「對了,你們什麼時候開學?」
「後天……」
「他可能會請一陣子的假,我今天就是來幫他們家拿東西,啊對了,你幫他跟學校說一聲好了,那傢伙一定不會記得要請假。」
陳宏睿頷首,他能幫得上忙的也只有這件事了。
表哥看了看錶,說他也該走了,發動機車前順口問陳宏睿住哪,也許可以送他到附近。
陳宏睿原想接受表哥的好意,但看向那台自己曾坐過好幾次的機車後座,如果駕駛不是溫翊嵐的話……
他心中浮現一個莫名的轉念,一個小小的堅持。
「謝謝,我還是自己搭公車回去就好了。」

開學日當天,陳宏睿走進校門就看到眾人擠在中廊公佈欄前看著分班表。
他憑著身高優勢站在後面就在二年忠班底下找到自己的名字,也看到了溫翊嵐的名字。
『我們搞不好會同班喔。以後就靠你罩啦。』
溫翊嵐說過的話還言猶在耳,但陳宏睿此刻的心境卻完全不同。
他那天說這句話時的神情,不知道以後還能不能看到……
陳宏睿仍站在原地看分班表,把以前班上同學大概都分到哪些班級都瀏覽過一輪,可是,他卻怎麼也找不到莎莎的名字。
他把第二類組的愛班、信班、義班的名單看了兩遍還是沒看到,是不小心漏掉了嗎?
早自息的鐘聲響起,陳宏睿只好先上樓到教室去,心想著待會再去愛班、信班或義班那邊找莎莎。
他走上三樓,轉了個彎就看到莎莎的背影,才正想要喊他的名字,聲音卻被眼前的景象掐在喉頭。
莎莎與同學有說有笑地走進二年平班,第三類組。
陳宏睿在早自息怎麼也想不透這中間發生了什麼事,難不成有人把他的立可白摳掉,莎莎就陰錯陽差地跑到第三類組去了?
第一節一下課,他立刻就衝去平班找莎莎。
「蔡育晏外找!」
本來在跟同學講話的莎莎轉過頭,一看到陳宏睿的臉就毫不掩飾地露出厭惡的表情。
陳宏睿對他這個表情十分熟悉,莎莎看見愚蠢的事情跟討厭的人總這樣對待他們。
即使如此,莎莎還是走了過來,直接越過陳宏睿,靠在走廊邊的矮牆上。
陳宏睿乖乖地跟上前,仍不明所以地問道,「莎莎,為什麼……你會在第三類組?我不是用立可白——」
「立可白有什麼用,我爸認識教務主任。」
「所以是你爸——」
「對啦對啦,」莎莎心煩地打斷陳宏睿的話,不讓他繼續說下去,「沒別的事的話我要回教室了。」
「可是你想唸二類吧?」
他頓了下腳步,還是繼續步向教室。
「莎莎,你真的想要這樣嗎?」
莎莎倏地轉過身,大聲對他說。
「陳宏睿,你家裡沒人管你,但是,不是每個人都跟你一樣!」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