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好運氣 35


陳宏睿拖著腳步走在大白天人來人往的路上,他就像隻吸血鬼,披著跟人類一樣皮相,卻在烈日下承受著不為人所道的徹骨痛楚。

每往前一點距離,身體就加倍難受,但最難過的是,他不知道目的地在哪裡。

不想回家,無法找人傾訴,陳宏睿最終走到車站附近的公園處,看到公廁後便走進去找一間把自己關了起來。

他靠在牆邊無力地滑坐了下來,終於像個小孩一樣嚎啕痛哭。

這實在太痛了沒有想過會這麼痛,好似有人活生生地把自己的心臟挖出來,在眼前剁成碎肉,連個形狀都不剩。

看著溫翊嵐說,我們永遠是朋友,他就明明白白地知道,自己此生再也沒有機會了。

溫翊嵐從來就只把他當朋友,即對他告白訴衷,也不會改變吧。

可能是怕他忘記這件事,溫翊嵐還把象徵兩人的友情刺在自己身上,這真的很貼心,很殘忍。

莎莎說初戀就是要狠狠地甩掉才會成長,他真的能忘掉這份感情成長嗎?他真的能忘掉溫翊嵐喜歡上另一個人嗎?他完全沒辦法想像這種可能。

他就是只想著溫翊嵐,只想要他啊……

陳宏睿哭得聲嘶力竭,掏心挖肺地唸著他的名字,拿著沒送給他的錄音帶,陌然看著上面寫的字。

給溫翊嵐,他覺得自己的靈魂已經陪葬了一部分在這個名字裡。

悶聲抽泣的聲音引來外面的人的注意,對方沒有敲門,只默默地從廁所門縫下塞了包面紙進來。

陳宏睿想開口說謝謝,卻發現自己卻了嗚噎聲外,什麼音也發不出來。

哭,是很耗體力的一件事。

陳宏睿醒過來的時候,覺得眼睛腫得張不開,全身無力,奇異蜷曲在廁所裡的姿勢還差點讓他扭到腳。

他花了好一陣子才打開對外的五感開關,這才聽到廁所門外有人在敲門,而且好像敲了很久。

「裡面有人嗎?麻煩回個聲好嗎?」

「學長,你看下面有腳一定是有人啊。」

「那學弟你爬上去看看好了?」

沒等到門外的兩人爬上廁所,陳宏睿自己就趕緊撐著牆邊站起,開門的時候還踉蹌一下,差點跌了出去,幸好門外兩名巡邏員警眼明手快地攙扶住他。

「同學你還好吧?」

「還、還好……」他扶了扶眼鏡尬尷地道,「不、不好意思。」

其中一名看起來較資深的員警說,「這麼晚了你在這邊做什麼?」

陳宏睿瞇起眼睛看手錶,沒想到已經凌晨快兩點了。

員警們看著他淒慘的臉,多少也猜到事由,同情地道,「沒事的話,就快回家吧。」

「是……」

陳宏睿垂頭乖乖地離開公廁,在外面的洗手台掬水洗臉,重新戴好眼鏡時,從鏡中的倒影看到剛剛那兩位員警還站在自己旁邊。

「同學,你家住哪?我們送你回去吧。」

因為失戀在公園公廁裡哭到凌晨,最後還被警車送回家,這或許可以在陳宏睿的人生自傳裡好好記上一筆。

但此時此刻他也沒多想,呆呆地報上自家地址搭上警車,抵達家門口時還愣著不動,經員警提醒才回過神。

下車並向熱心的警察們道謝後,陳宏睿把手伸進口袋要拿鑰匙,卻摸到了那卷錄音帶,他不禁失笑,怎麼就沒丟在廁所裡呢。

他才剛推門走進,即聽到客廳傳來東西碰撞的聲音。

下一刻,陳行舜身形不穩著急走出,彷彿幾十年沒看到兒子,激動地毫不猶豫抱住了他。

「宏睿……」

陳宏睿頓時愣在原地,差點忘了自己還在跟父親吵架,從繳志願卡的那天之後,就不願再看到他,而父親也沒來找過自己,幾乎像忘了有這個兒子。

陳行舜鬆開了擁抱,低頭沉聲問,「你跑去哪裡?我……很擔心你。」

「我……在公園……」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總不能說因為失戀哭得累了睡著了。

幸好爸爸也沒繼續追問,只說,「回來就好了。」

後來,陳行舜還問他餓不餓,親自去廚房做了唯一會做的料理給兒子吃。

陳宏睿吃著熱呼呼的加蛋泡麵,想起小時候有好幾次颱風天爸爸也做這個給他吃,不知是泡麵特別好吃,還是想吃爸爸親手做的料理,他總特別期待颱風到來。

看兒子喝下最後一口湯,坐在對面陳行舜才緩緩開口。

「宏睿,就算讀T大,你還是可以搬出去住,看是要住宿舍或是租房子都可以。只是……」陳行舜忽地哽噎,「至少兩個禮拜,不……至少一個月回來家裡一次就好……」

聽見父親卑微的請求,陳宏睿也難過了起來。

如今,父親的心情,他終於懂了,愛而不可得的痛苦是可以逼瘋一個人的。

他還有一個可以痴戀可以遺憾可以悔恨可以遺忘的目標,但父親自從母親死後就什麼都沒有了,只能在無辜的相關人事物裡追尋著她。

嘗過相同的痛苦後,他已經無法苛責與離開這樣的父親。

「爸,T大就在我們家後面,我住家裡就好了。」

「學長,我們小隊拿第一名耶,你不是說第一名要請客。」

「請客請客!」

學長凹不過這群小大一新生起哄,算了下人數與價格,狠下心來說,「好啦,請你們吃冰。」

陳宏睿跟著大家吵吵鬧鬧地走到冰店,抬起頭才發現這招牌還真是熟悉,高中畢業後就沒來光顧過了呢。

眾人七嘴八舌地點完餐後,便端著冰到店內找位子,陳宏睿剛把黑糖粉圓冰放在桌上要坐下,就聽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

「陳宏睿,牆上那個是你的名字嗎?臉盆冰挑戰成功,哈哈哈——」

陳宏睿乾笑幾聲,算是默認了這所謂太過年輕犯下的錯。

他仰頭看向那面牆,正想問老闆可不可以把名字塗掉,卻發現自己的名字下面,還寫著另一個名字。

溫翊嵐。

看到那三個字之後,陳宏睿像瞬間承受了重擊,痛苦地趴在桌上,直到整碗冰都融化成水也沒抬起頭。

還以為自己已經收拾好心情,投入了大學生活,可是,光看到他的名字就有股掏心掏肺的痛苦,已經哭不出來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陳宏睿慢慢爬起來環顧四周,同學、學長姐們似乎都離開了,只有一位學姐還坐在隔壁桌。

「我還以為你會需要衛生紙。」學姐遞給他面紙,「還是拿著吧。」

「謝謝……」

學姐沒多問什麼就在旁邊喝飲料,等他緩和情緒。

「學姐。」

「嗯?」

「光看到他的名字,就覺得胸口痛,這樣是不是沒救了。」

「這很正常,怎麼會沒救?」學姐彎了彎眉,轉過身面向他,「你怎麼追也追不上,怎麼喊他也不會回頭的人,每個人都有啊,還沒有的也只是還沒遇到。」

陳宏睿笑了笑,「那我就放心了。」
第一部完。


總算寫完學生篇了,感謝您看到這裡>_<
雖然好像有點虐,但要相信有多虐接下來就有多甜(咦)
接下來是小溫視角的社會篇,應該會比較好笑(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