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好運氣 38

暑假期間,溫翊嵐還是不斷地打工,陳宏睿則忙著吉他社的暑訓跟街頭演奏募款,兩人各忙各的,一直到開學前溫翊嵐打電話約陳宏睿去釣蝦才見到面。
「選桿子要選較長的竿,這樣釣到的範圍廣喔。」
溫翊嵐熟門熟路地帶他挑桿子,選噴水增氧口附近、蝦子較多的位子釣蝦,雖然這些基本知識早在陳宏睿第一次來釣蝦場時就知道了,當然,裝不懂再聽一次也別有風味。
「我以前來釣蝦的時候,旁邊坐著一個外國人,我有點好奇他怎麼釣就一直偷看他,沒想到他還蠻厲害的,蝦子一直上來,而且最好有趣的是——他手臂上刺了一個『蝦』。」
陳宏睿噗嗤一笑,「他知道那個字是什麼嗎?」
「我後來實在忍不住,就跑去跟他搭話問他,他說他知道啊,因為他很喜歡釣蝦又喜歡吃蝦,就刺了個蝦,還反問我,這是不是很蝦?」
「這也太蝦了——」
兩人一同爆笑,把池邊的蝦子都嚇跑了也不在意。
「不過我覺得他應該是真的很喜歡釣蝦,不然刺青耶,要弄掉很麻煩吧?」
「要雷射才能消除,而且好像不會清得很乾淨……」
「我還真佩服他——」溫翊嵐的眼神閃閃發光。
「不要佩服奇怪的勇氣啊……」陳宏睿吐槽道。
「對了,宏睿,你要考法律系對吧?」他握著釣竿,直盯著水面。
聽話鋒倏變,陳宏睿狐疑地點了點頭。
「你想跟你爸一樣當法官嗎?」
其實,陳宏睿也不知道。他不討厭法律或是當司法官,但也不到非做這個不可的地步,目前也沒有其他有興趣的選項,便隨波逐流了。
「可能吧,考得上的話。怎麼問這個?」
「當參考啊,其實你歌唱得很好,還會寫歌詞,連我表哥都稱讚,我第一次聽到他稱讚他女朋友以外的人。」
「是喔,」陳宏睿輕笑道,「我只是當成興趣彈彈唱唱,要當歌手藝人的話,要下更多苦功吧。」
彈吉他與唱歌對陳宏睿來說是個心情發洩,每每都反應自己當下的心理狀況,唱之前那首《兩隻老虎》是對於自己家庭的迷茫與不確定的認同,現在唱歌的話,大概只剩暗戀的酸甜味吧,而且酸度高達百分之七十以上。
所以陳宏睿很難想像,在難過的時候要怎麼唱開心的歌,像歌手演奏家等,他們做得到這一點就是所謂的專業吧。
「不過,如果你喜歡的話,那就努力去做啊。」
陳宏睿看著積極、正向思考的溫翊嵐,幽幽地說,「如果喜歡的事,只要努力做就可以得到的話就好了,那不就天下太平了嗎。」
面對喜歡的人,只要努力他就能喜歡自己的話,那不就沒有失戀的人了嗎。
溫翊嵐沉默了下來,幸好釣魚是個雙方沉默也不會太尷尬的活動。
倏地,陳宏睿的浮標一抽一抽地下沉,他繃緊手臂肌肉正要拉竿時,另一雙溫熱的手蓋了上來。
「先不要拉竿,蝦子喜歡把咬住拉到水底才吃。」
溫翊嵐緊貼在他的耳邊說話,陳宏睿只能在心裡大罵,這種無心的勾引動作太犯規了吧,想揍他又想抱他的心情在腦裡引發了第三次世界大戰。
兩人曖昧地僵著這個動作十幾秒,溫翊嵐就著他的手提了提釣竿,看釣線拉得筆直後,才放開手。
「剛剛拉的時候有一點阻力,這就是蝦子已經上鉤了,快拉起來吧!」
陳宏睿奮力一抽,一條頗肥美的活蝦便上了岸,潤溼的蝦殼在燈光下閃閃發亮,他不禁吞了口口水,覺得餓了。
「看吧,只要努力的話還是辦得到的。」
他呆了半晌才發現對方在接剛剛的話題,什麼努力啊,根本只是等蝦子上鉤而已吧。
拆掉釣勾,把蝦子放裡筒裡後,溫翊嵐對他淺淺一笑。
「宏睿,我找到了一件我想努力達成的事情。」

「他想考法律系?想當律師?」
剛從澳洲渡假回來的莎莎約陳宏睿出來,兩人在泡沫紅茶店裡避暑,聊到了昨天發生的大事件。
「對,他很認真的跟我說為了表示決心,他還想去刺青。」
「什麼?」
「刺『法律系』三個字啊。」這根本比蝦還蝦!
莎莎聞言笑到崩潰,「拜託你別阻止他。」
「我跟他說刺青是刺到真皮層,會很痛,他才打消念頭。」
「他還會怕痛喔,我以為他天不怕地不怕。」
「他怕的東西可多了,他現在超怕你的啊。」
「我?」
「他想請你再幫他補數學,但又怕你罵他之前都沒認真聽。」
「喔,他欠罵啊。」莎莎啜了口飲料繼道,「看在你的份上,我還是會教他啦。不過,他為什麼想當律師啊?經過他爸爸的事……他應該對律師沒什麼好感吧?」
「後來有個律師幫他們家還了貸款——」
除了生活費外,尚未償還完畢的溫父公司貸款也是溫家生活重擔,溫翊嵐忙著打工幫忙也是為此。然而,卻在前幾天溫母說有個好心人借錢給他們償還款項,暫時不用每個月煩惱了跑銀行了。
原本溫母怎樣都不肯說對方是誰,溫翊嵐再三詢問下,她才透露了一點。
「那個人是個律師,好像知道我們家的事,透過你爸的朋友的朋友聯絡上我。我們也沒見到面,但他傳話說可以無息借錢給我們渡過難關,還拿借據給我,說可以找其他律師幫忙看……我就請聞律師看,他也說沒問題……」
莎莎聽完後,覺得不可思議,「原來這種事真的會發生喔?突然冒出個好心人什麼的……」
「我也覺得有點奇怪,可是溫翊嵐說,同樣是律師,怎麼可以差這麼多。所以我想當律師,至少可以增加一個好律師。」
「這什麼勵志漫畫主角的宣言啊……」莎莎無奈搖頭,「他還真好操控,就沒想過這搞不好是對方在算計什麼嗎。」
「就算是被算計了什麼,至少現在他們不用擔心貸款的事,溫翊嵐也重新活過來了。」陳宏睿覺得這結果並不壞。
「你是在想,他要是考上法律系,你們搞不好還同校同系的事吧?」
陳宏睿難掩私心地抓了抓臉頰,昨天當下太震驚了沒想這麼多,現在認真想想,事成的話,他們還真有可能又同一班。
「你就沒想過你們又同班四年,不就又要痛苦四年?」
「我覺得……現在這樣也不錯啊。」
「那他交女朋友呢?」
「唔……」
「他結婚生子呢?」
「呃……」
「他請你當他兒子的乾爹呢?」
「我、我要吃鍋燒意麵!」
陳宏睿倏地站起逃去櫃台,莎莎搖了搖頭彷彿看到以前那個覺得就這樣曖昧下去到永遠也可以的自己。
 


小溫:話說那個外國人就是這樣手把手教我釣蝦
睿睿os:他不是在吃你豆腐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