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好運氣 41

升上高三後,學校開始舉辦模擬考,黑板上大考倒數數字也剩不到一年,大家或多或少都開始有了點考生的自覺。
第二次模擬考名次榜單貼在學校中廊,下課時有不少學生駐足觀看。
陳宏睿一下子就找到自己的名字,第一類組一百五十多人中的第五十二名。他繼續往後面找,溫翊嵐是九十八名。他接著走到第三類組瞥了一眼,莎莎傲視群雄地排第一個。
「上次我以為是你粗心或是那天狀況不好,但看了這次的成績,我肯定你有什麼陰謀。」
莎莎的聲音幽幽地從後面傳過來,陳宏睿苦笑,果然瞞不過。
他轉過身雙手一攤,稀鬆平常地說,「就考差了啊,哪有什麼陰謀啊。」
「你天天跟溫翊嵐一起唸書怎麼可能考爛?」
「翊嵐他這次進步了三十名耶。」陳宏睿感到與有榮焉。
「他正常,你不正常啊。」
「真要說的話,莎莎你也不正常啊,連兩次模擬考都第一名。」
莎莎語調揚起,「哪裡不正常?」
「你竟然認真起來了。」
對方才正要開口罵人,上課鐘恰好響起,陳宏睿逃過一劫地溜回教室。剛坐回位子上,利用下課時間補眠的溫翊嵐恰巧醒了過來。
「恭喜啊,比上次進步了三十名。」
他揉揉眼睛,聲音沙啞地道,「那我考得上法律系了嗎?」
「可能還要再往前幾十名吧。」
「喔,」溫翊嵐聳聳肩,「那就再加油吧。」
陳宏睿在心裡喃喃重複他的話。
是啊,真的要再加油,這次的成績可能還不夠差。

那次從金山回來後,陳宏睿暗自下了決定,他要選個遠離這個家、遠離台北的大學,不管考上哪裡都好,只要能跟父親拉開距離。
若是只有大考那天考差了,可能會被父親要求重考,所以他從現在就開始布局,慢慢地把自己的成績調整成中下,讓父親明白他的程度就只有這樣,考不上北部的國立大學。
只不過,這小小的計畫很快就被陳法官察覺。
陳行舜看著兒子第二次模擬考的成績,眉頭緊緊地皺了起來。他跟莎莎的看法一樣,上次還可以說是粗心大意,或是當天身體不舒服,但是,連著兩次都考差了,而且連他拿手的科目都考得零零落落,實在太不尋常。
「你這次的成績——」
爸爸還沒把話說完,不擅長說謊的陳宏睿就急著開口,「考得不太理想,我自己知道。」
「你知道原因在哪裡嗎?」
他低頭緊盯著看著地板的花紋,「知道。」
陳行舜推了下眼鏡來回看成績好幾次,卻沒再說些什麼,拿筆穩健地簽下自己的大名。
陳宏睿接過成績單,鬆了口氣,正要上樓回房時,聽見爸爸叫了自己一聲。
「宏睿,如果六日在外面沒辦法專心唸書的話,就好好在家裡讀吧。」

陳家的禁足令尚未執行,只是宣導,陳宏睿這周末還是出門到麥當勞等溫翊嵐,但這條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實行的家規仍令他心煩。
若下次模擬考的成績還是不上不下的話,勢必會被禁足,那他就沒辦法出門幫溫翊嵐複習功課了。還是先讓成績有點起色,大考再考差呢?不行,那還是會被要求重考……
陳宏睿正咬著吸管思索,冷不防地右肩被拍了一下,轉過頭沒有人,是個無聊的老哏把戲。
他轉過另一邊,揚起嘴角才正要罵溫翊嵐無聊幼稚,卻被眼前的景象沒收了所有的話語。
「宏睿,等很久了嗎?」
溫翊嵐喜孜孜地向他打招呼,站在他身旁,穿著淡藍色洋裝的長髮女孩也羞澀澀點了點頭。
「不好意思啊,她硬要跟我來,她說她會坐在旁邊,不會吵到我們的。」
陳宏睿想起來了,溫翊嵐之前說打工的建材店老闆女兒老纏著他,應該就是她吧,結果沒過幾天就交往了嗎?溫翊嵐你不是考生嗎?不是說要努力考上法律系嗎?
溫翊嵐沒介紹兩方認識,就急著把女孩趕到旁邊,跟他們隔了有三桌之遠。接著,他就跟往常一樣,拿出課本與筆記,正要低頭認真時,發現陳宏睿還愣在那邊。
「怎麼了?」
「你女朋友?」
「建材店老闆的女兒,我說我要考試,不能陪她,她也說沒關係。」
沒辦法拒絕漂亮女生是溫翊嵐一直以來的毛病,陳宏睿早就知道了,只是中間經過了太多事,讓他以為自己可以獨占溫翊嵐。
「如果覺得她打擾到我們的話,下次就叫她不要來了。」溫翊嵐朝女孩瞥了一眼,女孩以甜美笑容回應。
陳宏睿心想,她真的很漂亮,也比溫翊嵐矮,站在他身旁嬌小可愛,不像自己,都快高溫翊嵐一個頭了。
他想吸一口可樂冷卻目前的心情,但吸管已被咬得跟紙一樣扁,失去了原有的功能,他只好打開杯蓋猛灌。
「我說真的喔,我下次就——」
「她是你女朋友吧?」
「但你是我朋友啊,而且我們本來就是要唸書的。」
陳宏睿嘲諷似地說,「你就是這樣才每次都被女生甩啊。」
「我無所謂啊,朋友比較重要。」他撇撇嘴。
「說朋友比較重要,但你交女朋友也沒跟我說啊。」話裡帶著滿溢而出的嫉妒與怨懟,對溫翊嵐的情感傾巢而出,無論是正面或負面的。
不過,即使如此,對方還是不了解吧。
溫翊嵐聞言愣怔住了,「對不起,我不知道你這麼在意,我……」
「其實也沒什麼啦,就你有女朋友,我沒有嘛。」陳宏睿自我解嘲地抽了抽臉上的筋肉,但它們不太賞臉,以至於表情看起來有點難堪,他知道自己今天狀態不好,失去了以朋友站在對方面前的能力。
「好啦,我今天就先回去了,留給你們兩個啦。」
他迅速收了收東西,拿著還沒喝完的飲料,逃也似地離開了麥當勞。

走出店門口時,陳宏睿覺得這場景好像似曾相識,爸爸那天也是這樣逃走的。
他不禁苦笑,他們在這點還真像父子。對於真正在乎、關心的人,總是不願直接面對兩人間重要的問題,寧願拖著耗著,也不想改變現狀。
但溫翊嵐不是這樣的人。
他從麥當勞追了出來,一把拉住陳宏睿的手。
「等、等一下。」
陳宏睿錯愕地看著他,「你女朋友——」
「拜託,我才認識她多久,我認識你多久!」
溫翊嵐喘了幾口氣續道,「你是不是覺得我帶女朋友來炫耀什麼的,但我真的沒這個意思,我叫她回家了,真的!」
他不知該哭還是該笑,當一個人打從心底不覺得男生會喜歡男生的時候,他不管遇到什麼事情,都不會想到這個可能性。
「宏睿,走啦,回去啦。」
陳宏睿現在唯一知道的事情是,除了家人以外,他在溫翊嵐心中的地位應該很高吧。
「好啦。那你要請我喝一杯大可喔。」
「你這樣就滿足了喔?不點個大麥克什麼的,我讓你吃個夠啊。」
他搖搖頭,「我這樣就滿足了。」
 

莎莎:神竟然實現了我的願望,不、不對我真的把願望花在溫翊嵐身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