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好運氣 42

關於成績的問題,陳宏睿苦思幾天還是想不到什麼好方法,人若遇到無法解決的問題,就只能拜神了。
莎莎聽完陳宏睿的自白兼祈求的事項,露出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還說什麼考差,嘖,要是被這傢伙騙了,那他的名字可真要倒過來寫。
「我真不懂。」
「什麼!莎莎你也有不懂的事嗎!」陳宏睿驚恐萬分地看著他。
「我真不懂為何我每次都要管你的事,又沒得到什麼好處。」莎莎撐著下巴無奈地抱怨。
陳宏睿聞言卻翹起鼻子,一臉得意,「我們是朋友啊,以後你的事我也一定管到底。」
「那還真是謝謝喔。」他翻翻白眼,「話說回來,你為什麼突然想考台北以外的學校?你不會是真的想跟溫翊嵐考同間學校吧。」
「怎麼可——嗯?這好像也是個選項……」
莎莎咬牙切齒地道,「說、真、話。」
他這才收起嘻皮笑臉,垂下眼瞼,「我想跟我爸拉開一點距離。這樣講其實有點矛盾,因為之前我還覺得我們不像父子、他不太關心我,現在卻想離他遠一點……」
「矛盾是正常的,」知道陳家父子內情的莎莎搖搖頭,「家庭關係、感情之類的事,本來就沒道理沒邏輯。只不過……我想你爸可能知道你想做什麼了,所以才用禁足威脅你,看你會不會知難而退。」
「我猜也是這樣,只是他沒說破而已。你覺得我該主動跟他說我想考中南部的學校嗎?」
「這我真的不知道,可能有用,也可能更糟,」莎莎苦澀地說,「像我家就……」
「你爸媽還是要你考醫學系嗎?」
「那八成是他們一生的願望,卻非得要我去實行不可,害我念討厭的生物唸得好痛苦。」
「你沒跟他們說你討厭生物你根本不想當醫生嗎?」
「他們說,我是為你好,」莎莎呼了口氣。
「那真的是世界上最合理的緊箍咒。」
「可是——」
他不耐地大聲打斷對方的話,「能試的我都試過了,但我媽說我不考醫學系的話她不如死一死算了,我覺得她是認真的,我還能怎樣!」
四周的空氣凝結住了,陳宏睿真切地感受到他的痛苦,卻也幫不上任何忙,方才還說「你的事我也一定管到底」,真是諷刺至極。
莎莎看著他像被揍地一拳似的表情,啞然失笑。
「沒事啦,反正我就先考上應付他們一下,之後再看著辦。倒是你家……我也沒辦法提供什麼意見了。」

跟莎莎談完後,陳宏睿心情鬱悶地回到家,恰巧陳行舜今天也準時下班,兩人一同吃晚餐,卻沒有人開口說話。
「宏睿,過來一下。」
陳宏睿吃完飯後本來要直接上樓,卻被父親喊住了腳步,他侷促不安地走到沙發坐下,隱約猜到對方想講什麼事。
「我今天打電話給你們班導,談了一下你的成績,他也覺得你的分數很奇怪。」
陳宏睿一邊聽著一邊緊張地抓住沙發角邊的布,應該要開始組織待會對父親的說詞,但他腦中卻一片空白。
「你的小考都考得不錯,就只有模擬考考差了……他還翻了你小考跟模擬考的考卷,還找到一題你在小考寫對,模擬考寫錯的題目。」陳行舜把眼鏡拿下來,用手指捏著眉心,「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
「爸,我……我想考S大。」S大在最南端的直轄市,離台北有三百多公里遠,勢必要外宿,而且一學期可能回家沒幾次。
陳行舜聞言緩緩放下手,睜大眼看著他,「你想讀S大,所以模擬考故意考差嗎?」
陳宏睿猶豫了幾秒,還是認罪似地點頭。
「你不是答應過我要讀T大嗎?」他猛地搖頭,「不,就算不想讀T大,為什麼不先找我商量?為什麼要用這種方式騙我?」
「爸,我不是騙——」他著急地想解釋又被盛怒的陳行舜喝止。
「那為什麼要故意考差!你覺得我不會讓你去讀S大?」
陳宏睿抿嘴垂下了頭,這是默認的意思。
「宏睿,我是為你好。」
兒子聞言茫然地望著自己,陳行舜不喜歡兒子這樣的眼神,像是無言的質疑與指控。
「你自己回房間好好想想。」
把兒子罵上樓後,他身體往後仰倒在沙發上,痛苦地用雙手摀住自己的臉。
相似的臉龐、相似的話語在腦海中交替出現,重重疊疊,不停累積。
——爸,我想考S大。
——行舜,我覺得我們應該分開一陣子。
「為什麼……」
他想要的不過是個很簡單、渺小的願望,組織一個小家庭,回家打開門時,看到餐廳點著溫暖的燈,妻子與孩子都坐在那裡等著自己。
他祈求渴望的東西,只有這個。
想握在手心裡的情感,卻總在收緊手指時離開了自己,刺傷了自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