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好運氣 43

「我覺得我最近開始掌握了考試的訣竅。」
「那還真是恭喜你啊,」莎莎的語氣不像道賀根本是挖苦,還故意加了這一句,「在大考前二十天終於學會了,應該算來得及噢。」
「莎莎你幹嘛這麼酸啊,」溫翊嵐拿筆敲敲課本,「我是認真的,我覺得我最近寫題目都很順。」
溫翊嵐的成績的確大有進步,在最後一次模擬考創下個人生涯最佳成績,第三十八名。
「連班導都說,如果沒失常的話我應該可以考上國立S大,宏睿也有聽到,對吧。」
他用手肘推推身旁的陳宏睿,沒想到對方卻在發呆,啊了一聲
呆呆地回望。
「厚!不理你們了啦,我去點個東西吃。」溫翊嵐氣憤地站起,卻走了幾步又回頭,「你們有要吃什麼嗎?」
莎莎不吃,陳宏睿則點了四、五樣,明明兩個小時前才吃過早餐。
待溫翊嵐走遠後,莎莎呵呵地笑了幾聲,「沒想到他真的蠻用功的,幾個月前那慘不忍睹的成績,現在竟然可以上S大了。」
「他一直都是這樣的人啊,決定了目標後就瞻前不顧後地猛衝。」陳宏睿彎起嘴角,「跟我們兩個完全不同。」
莎莎搖搖頭,用吸管攪拌著所剩無幾的冰塊,「你最後還是決定唸T大嗎?」
自從上學期陳宏睿跟父親吵架過後,他自覺有錯在先,便不再故意考差,至此成績從沒掉出前三名,連全市模擬考也在同組的前十名內,如同班導所說,他沒失常的話,穩上T大法律系。
不過,也從那次吵架之後,父子就半冷戰似地,再也不提及這個話題,陳宏睿內心也搖擺不定,唸T大繼續住家裡的話,父親看到自己還是會想起永遠無法原諒的媽媽吧,但如果真的填了S大,父親會讓他去讀嗎?這個決定對父親的心病又會有什麼影響?
陳宏睿搖搖頭,「可能要到了填志願的那天,我才知道自己會怎麼填吧。」
「你該不會要閉著眼睛填吧?」
「那是你吧,你不是打算只填T大醫學系。」
莎莎揚起下巴得意地說,「帥吧,只填一校一系,沒上就重考。」
「這算是小小的反抗嗎?」
「是我軍賭上性命的最後一擊。」
「啊?一急什麼。」
溫翊嵐回到座位時,恰好接上最後一個字,眼前的兩人似笑非笑地看著他,根本沒打算解釋的樣子。雖然跟陳宏睿和莎莎也相處這麼久了,但有時候真覺得他們跟自己好像不是同一種人,都不用嘴巴講話。
「對了,溫翊嵐你的第一志願是S大嗎?」莎莎問道。
「我第一志願是T大法律系啊。」
兩人異口同聲地發出疑問,「蛤?」
「我沒說過嗎?」他笑著伸手勾住陳宏睿的肩,「我要繼續跟宏睿當同學啊。」
坐在對面的莎莎目不轉睛地欣賞眼前的景象,比溫翊嵐還要高一個頭的陳宏睿在對方的懷中縮起自己的身體,伸手推著眼鏡掩飾脹紅的臉。
戀愛中的少年還真是可愛啊……不,不對,莎莎猛然回過神,哪來的戀愛啊,唉。
「T大你考得上嗎?再說,你想唸T大不是為了宏睿吧,是不想唸太遠的學校,離開你女朋友吧。」
溫翊嵐的臉垮了下來,也把搭在陳宏睿身上的手收了回來,「跟她有什麼關係啊,我是真的想跟宏睿當同學啊。」
莎莎的眼神飄向陳宏睿,見他露出苦笑,便幽幽地說,「是沒關係啊,我只是提醒一下。」
「提醒?唔,她是有說不要考到太遠的學校啦,沒辦法遠距離戀愛什麼的,等等,莎莎你怎麼會知道啊?」
「我哪知道啊,」他雙手一攤,「我只知道你這幾天不認真點的話,是永遠上不了T大的。」

對考生來說,時間永遠不夠用。
畢業典禮結束後隔沒幾天就是大考了,溫翊嵐這個月幾乎都沒打工,全力衝刺,而陳宏睿則抱著輕鬆的心情應試,因為對他來說,該緊張或擔心的反而是考完試之後的事。
C中的學生幾乎都在同一個考場,不過莎莎的組別不同,在另一棟校舍應考,陳宏睿跟溫翊嵐剛好在同一間教室,三天都同進同出。
最後一個科目考完鈴響,交卷後陳宏睿走出試場伸了個大懶腰,吐了口氣。
溫翊嵐隨後也走出教室,感歎似地道,「終於考完了。」
「對啊,好累,真想大吃一頓,可以叫老闆做好料的給我們吃嗎?」
「可以啊!他早就答應我們了。」
陳宏睿歡呼一聲,迫不及待地快步往前走,跳上溫翊嵐的機車,兩人飛奔至小吃店。
老闆很守信用,乾脆今天就不開店了,特別煮大餐餵飽這兩隻小豬,天上飛的地上爬的海裡游的什麼都有,還豪氣地拿了一手啤酒放桌上要他們盡量吃盡量喝。
溫翊嵐吃到第五道菜就飽了,接著就只喝啤酒,陳宏睿啜了一口不太喜歡,還是只攻美味佳肴。
三人同樂到晚上十點才散伙,溫翊嵐渾身酒味還想騎車,當然被老闆跟陳宏睿阻止了,學生組只好搭公車回家,老闆說他在小吃店睡到隔天再回去。
等公車的時候,陳宏睿趁機問道,「我明天會去補習班對完答案、看落點分析,你要不要一起過來。」
其實,說是看自己的落點分析,其實他是想知道溫翊嵐大概考幾分,會上哪一間學校。
沒想到溫翊嵐搖搖頭,「我可能沒空過去,明天開始要打工了,休息一個多月快被師傅唸個臭頭,他們也不想想我是考生……」
「那你不對答案嗎?還是我拿答案給你?」
他再次搖頭,「我考完現在腦袋一片空白,對答案八成對不出什麼,到時就照著志願填下來囉。」
溫翊嵐都這麼說了,陳宏睿無法強求,恰巧他的公車也來了,兩人揮手道別。
「宏睿,雖然想繼續跟你當同學,不過我猜大概是沒辦法了,我已經努力過了,第一志願果然還是太難了,如果我有你或莎莎一半聰明就好了。」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公車門已經打開,司機用不耐的眼神看著要上車不上車的陳宏睿。
最後還是溫翊嵐把他推上車,「快上去啦,拜拜。」
陳宏睿失魂落魄地坐在公車上,他多想留在原地陪在溫翊嵐身邊。可是,溫翊嵐也有自己的公車、自己的目的地,兩人的方向畢竟是不同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