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好運氣 48

照著身後那位貪食怪的指示,溫翊嵐騎到附近的夜市,他才剛把車停好、安全帽收好,一轉身就看到陳宏睿大啖著豬血糕。

「你的手腳會不會太快啊?」溫翊嵐瞥向不遠處的豬血糕攤販,還是覺得陳宏睿這覓食的速度也太誇張。

「肚子餓了嘛,」陳宏睿邊吃邊道,「你要吃嗎?」

「要啊,我也餓了。」

溫翊嵐以為他要分食,未料,手才剛伸出去要拿,對方卻長腿一伸地逃掉了。

「要吃自己買啊——」

看到陳宏睿幼稚的嘲弄表情,溫翊嵐笑著罵幹,跟著走進夜市裡。

兩人沿著夜市走,一路上吃吃喝喝,就跟以前一樣,率先陣亡的還是溫翊嵐。

「為什麼……你還是這麼會吃啊?」他摸摸微凸肚子,有點後悔剛剛陳宏睿買大腸包小腸的時候,自己也買了一份,吃得太飽有點不舒服。

「可能我還在成長期吧。」陳宏睿得意地說,「說不定還會長高喔。」

溫翊嵐偷偷打量他的身高,猶豫再三,還是忍不住問了。

「你現在幾公分啊?」

「你問了又會不爽,為什麼要問?」

「還不是你逼我問的——」

「一百八十四。」

「什麼?」幹,那不就整整高自己半個頭?難怪從剛剛就一直覺得脖子酸。

「就說你會不爽吧,我也差不多飽了,去坐著喝個飲料吧。」

陳宏睿拖著臭著臉的溫翊嵐到夜市附近的手搖飲料店,點了兩杯飲料後,坐在店家擺在騎樓的座位上聊天。

「對了,你電話裡說你來台北面試?我還以為你會留在南部發展呢。」

「本來我也想留在南部,不過……」溫翊嵐抓了抓頭,欲言又止,「總之,現在回來了,還是得找間事務所待著。」

「那面試得怎樣?」

「今天面試兩家,我不知道算好還是不好,也只能等通知了。」

陳宏睿聞言右手伸進後口袋裡拿皮包,兩手在桌底下翻找著夾裡面的律師事務所名片,正要抽出那張名片時,聽見溫翊嵐忽地興奮開口。

「話說我下午去面試的那間啊,有一男一女兩個主持律師,其中一個長得好正,我從沒看過這麼漂亮的人。」

「漂亮的女律師嗎?」他歪著頭,腦中浮現幾位才貌兼備,總讓他們署裡的檢察官又愛又恨的女律師。

「不是女律師,我是說那個男律師——」

「等、等等,」陳宏睿訝異打斷他的話,「你覺得那個男律師很正?」

「對啊,他長得好正,應該是混血的吧,他的眼睛是綠色的耶——」溫翊嵐說完過了幾秒才意會過來對方的質問,趕緊補充道,「他男的沒錯啦,我就只是覺得這個人長得很美。」

陳宏睿扶著鏡框,背後的目光一閃,「現在回想起來,其實你就是喜歡長得漂亮的人吧。」

被老同學這麼說,溫翊嵐一時語塞,他的確喜歡長得漂亮的人,但是,誰不喜歡呢?

他不服輸地回道,「欣賞美的事物是人的天性啊。」

「你考上律師後,也懂得似是而非的詭辯了耶。」

陳宏睿莫名地有點感動,以前溫翊嵐只會用一個字回應,現在也成長了啊。

「不然哪辯得過你跟莎莎啊——話說,莎莎咧?他現在在幹嘛?畢業了沒啊?」

「他剛好今天搭飛機去德國當交換學生,一年後才回來。」

「醫學系也有交換學生喔?」

「莎莎他早在大一就轉系了,現在讀物理研究所。」陳宏睿搖搖頭,心裡不禁感慨,當年莎莎家像個死結般難解的事情,如今三言兩語就能帶過,時間果然是最佳良藥。

溫翊嵐看著他愣怔幾秒,隨即苦笑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感覺這邊好像發生了很多事……」

雖然兩人方才見面時彷彿沒有隔閡,但一談到相關的人事,這幾年久未聯絡的距離感忽地冒了出來。

「就連這夜市也是,以前小小一個,現在竟然橫跨了兩個街口,人也變多了。」

「轉型成觀光夜市了啊。」

兩人繞著夜市跟附近的街道轉變閒聊幾句後,陳宏睿惦記著另一件事,正打算把手中的名片交給溫翊嵐時,對方的手機恰好在此響起。

溫翊嵐皺眉看著不認識的來電,接起電話虛應了幾聲後,倏地整個人站了起來,還差點弄倒桌子,幸好陳宏睿眼明手快地按住桌面。

「是、好,我可以,下禮拜嗎?沒問題!謝謝!謝謝你簡律師!」

結束通話後,溫翊嵐仍餘韻猶存地看著手機,臉上盡是滿溢而出的欣喜,即使他沒說話陳宏睿也猜得出發生了什麼事。

「錄取了嗎?」

溫翊嵐猛地大力點頭,「就是那個很正的簡律師打電話給我,說我下週開始可以過去,沒想到這麼順利啊!還以為至少要待業三個月……」

「三個月也太誇張,北部的事務所很缺人啊,恭喜你!」

「謝謝!」

看著溫翊嵐興奮地用手機分享喜訊,陳宏睿默默地把手中的名片收進口袋裡。

溫翊嵐找到工作心情極佳,載著陳宏睿回家的路上都在哼歌,但都是他們高中時代的過時歌曲。

「宏睿,你上大學後還彈吉他嗎?」

「我大學是熱音社的,彈電吉他。」陳宏睿雙手抓著機車後方的扶手,與他保持一定的距離,不過,這台機車後座有點斜,維持這個姿勢需要腰力,隨著路途顛簸,兩人的距離正逐漸接近中。

「電吉他!聽起來真酷,你現在還彈嗎?」

「彈啊,你呢?大學是什麼社的?」

溫翊嵐大笑,「我沒參加社團啊,都忙著唸書跟打工。那時候考上大學都是靠你們幫忙硬考上的,大一的時候我跟同學的程度差很多啊,後來才慢慢趕上,我大學一次都沒翹過課喔。」

「怎麼……好像反過來了?」

「你說我變成好學生,你變成壞學生嗎?」

「說我變壞也太苛刻了,」陳宏睿撇撇嘴,「我也只翹過民法債編啊。」

「為什麼翹,那是必修吧?」

「不喜歡那個老師。」

「你也會有不喜歡到連那個老師的課都不想上的時候喔!」溫翊嵐有點意外,他印象中的陳宏睿總是對師長逆來順受,絕不忤逆。

他笑得開心,「當然有啊。」

機車在陳宏睿家門口前停下,這似曾相識的場景就好像昨天才剛發生過。

「你家這邊都沒什麼變耶。」溫翊嵐感嘆著,就連隔壁人家擺在門口的盆栽也跟當年差不多樣貌。

「接著就要變了,這片地明年底預計要都更。」

「都更?這裡要拆掉蓋大樓喔?那你跟你爸住哪啊?」

「有補助可以租房子,不用擔心啦,一定會有地方住。」他把安全帽還給對方,「你騎回去小心點啊。」

「啊!」溫翊嵐像是忽然想起什麼,接著問道,「這附近有沒有網咖之類的地方啊?」

「網咖?這附近的都收掉了喔,」陳宏睿不解,「怎麼了?」

溫翊嵐抓抓下巴,眼神飄移難掩尷尬地說,「我媽再婚了,我之前唸大學就很少回去住。本來是預計先暫住在我女朋友家,她早我幾個月來台北租房子,可是我們昨天分手了,今天想說去網咖待個一晚……」

陳宏睿哭笑不得地看著他,也沒太多想法,就覺得是幫老同學一個忙。

「那你今天晚上要不要住我家?」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