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好運氣 73

溫翊嵐回到事務所,室內是暗的,可蘋跟嚴律師都已經下班,只剩簡律師的辦公室還亮著燈。
當他轉身把大門關上時,簡箴彥也走出了辦公室,打開日光燈,坐在沙發上,優雅地翹起二郎腿,嘴邊帶著笑意。
溫翊嵐在簡律師手下工作也快一年了,就算還沒摸透對方的個性,也該懂得地雷的位置跟老闆生氣前兆的模樣。
他手腳俐落地把背包放在一旁,在對向沙發上正襟危坐,等待簡律師開金口。
「下午的事情我聽說了。」
溫翊嵐毫不意外,法界的圈子真的很小,大概比社區媽媽們的交流圈再大一點而已。
「許律師跟我說的。」
這次他倒嚇著了,還差點從沙發上跌下來,原本以為是簡律師認識調解人,沒想到是認識對方律師。
「我以前在和理工作過,許律師也是我T大學長——」
簡箴彥靠在沙發扶手邊,右手揉著下巴,溫翊嵐的視線也集中在那裡,聯想到早上的畫面,臉頰莫名躁熱了起來,忍不住撇過臉。
「學長下午已經『好心地』打電話跟我說這件事了。」
聽簡律師特別強調那兩個字,就覺得這對學長學弟關係不太好,溫翊嵐發現自己正步步逼近地雷區,而且他毫無退路。
「他說,他的客戶堅持要告韓小姐毀謗。」
這句話說得不慍不火,但聽在溫翊嵐耳裡卻是警鈴大作。簡律師平常生氣的時候話很多,會把罪證一一指出來,說你犯了哪些無腦錯誤,但這只是他不爽而已,要是真的動怒的話,他才懶得解釋,用字極簡,刀刀要害。
「這點我可以解釋,其實韓小姐會後有跟我說明原因——」
溫翊嵐把下午韓小姐自白的內容轉述給簡律師聽,他的表情沒什麼太大的變換,倒換了一個比較輕鬆的坐姿。
「韓小姐並不是因為情緒激動才罵房東,而是在性騷擾的壓力下,再者,我也終於找到韓小姐要提前退租的理由……」
「我了解了,但是,這跟毀謗是兩個案件。而且,我在意的事情是,你與她往來這麼久,都沒問出這些事情嗎?」
「她覺得……不會有人相信她。」
簡律師皺起眉思索,最後嘆了口氣。
「你這次也算是學個教訓,各種客戶都有,有人害怕說實話,真的犯了錯的人也不會全盤供出,我不會怪客戶,這些都是自我防禦機制,但當律師的要學會保護自己,保持懷疑,並讓當事人信任自己。像今天的狀況,如果是發生在法庭上怎麼辦?」
溫翊嵐無法想像那會是怎樣的場面,大概是人生至此最糟糕的審判吧。
簡律師站起身,居高臨下地道,「這個案子我跟嚴律師會再討論看我跟她誰接手。」
「咦?」
「別一臉幼稚傻樣,同一間事務所,爛攤子也只能由我跟她來收拾。」
他轉身走進辦公室前,毫不留情地補上最後一句。
「更何況,你有看過狗清理自己的大便嗎?」

箴嚴法律事務所只剩一間辦公室還亮著桌燈,溫翊嵐極度沮喪、茫然若失地呆坐在位子上。
這些日子經手了不少案子,溫翊嵐才剛覺得自己在律師這條路上走得更踏實了點,卻冷不防地被揍倒在地,前一秒自己得意洋洋的樣子真傻的可笑。
就跟簡律師說的一樣,別幼稚無知了,這是個與當事人的人生密切相關、容錯率極低的工作,沒有能力的喪家之犬還是到一邊去吧。
他看著桌上各式法學書本、案件資料夾,還有寫得滿滿的筆記,努力的痕跡歷歷在目,雖然努力不保證成功,但努力過後的慘敗比成功更銘心刻骨。
放棄吧,溫翊嵐,你果然還是不適合這份工作,別害人又害己了。
逃避的想法冒出了芽,但他仍在猶豫,還有一個讓他不願意放棄的理由。
——沒有人相信我。
韓小姐的那句話,他感同身受。
當年,父親發生車禍,卻疑點重重,他曾經也以為不會有人相信他說的話,幸好陳宏睿願意相信他。即使現實還是無法翻盤逆轉,但有人陪他走過這段,讓傷疤不再擴大。
當一個好律師,幫助那些覺得自己被全世界遺棄的人,這是他的初衷。
就像陳宏睿一樣,在他沮喪的時候鼓勵他,在他努力的時候陪著他,在他最絕望的時候,給他一道光。
溫翊嵐拿起手機,想打電話給陳宏睿,聽聽他的聲音。
可是,眼前忽地閃過陳宏睿跟學姐有說有笑的畫面,手指浮在螢幕上,遲遲無法按下。

陳宏睿拿起手機察看,訊號滿格,沒有訊息也沒有來電。
「怎麼了?」
坐在陳宏睿正對面的Zax把薩克斯風放下來,走到他面前關心。
「難得看到你在開場前心浮氣躁的樣子,還一直看手機。」
他尷尬地搔了搔頭,「我覺得手機好像怪怪的,明明覺得它振動了,但看了二、三次都沒有……」
「你該不會……」Zax話沒說完就轉身走到一旁,找了包餅乾扔給他,「吃東西吧,這樣比較不會緊張。」
「咦?我不緊張啊。」
「有時候人的心理與生理不同步,你覺得自己不緊張,但你表現出來就是很緊張的樣子,快吃吧,我去抽根菸。」
Zax說完便從後門走到防火巷,陳宏睿接受對方的好意吃起餅乾。
他覺得這個說法也挺有道理,方才同手同腳走出門的Zax應該也很緊張吧。
原本常來聽他們live的音樂製作人,今天介紹一位大人物過來。
陳宏睿拿起剛剛收到的名片,某大唱片公司製作人,這次不是以前接觸過的小公司,而是大家都聽過、甚至還上過電視的製作人,等學長跟Yvo來了應該也會被這名號嚇到吧。
他沒三兩下就把餅乾清空,喝了幾口水清嗓,哼唱幾句覺得自己狀況還不錯。
拿起手機,還是沒有訊息也沒有來電,果然是自己太緊張神經過敏吧。
陳宏睿把手機關機,丟進包包裡,準備登台演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