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好運氣 75

今早嚴小伶異常地忙碌。
從兒子鬧脾氣不肯上學拉開序幕,車子發不動造成夫妻口角,好不容易處理完家裡大的小的,走進事務所辦公室,才剛放下公事包,隔壁房間的合伙人就打了內線過來。
她用肩膀夾著電話,邊拿出筆電開機,心裡還想著早上兒子跟老公的鎖事,只用了三分注意力聽對方抱怨。
即使如此,對方講到重點時,她還是發出了驚訝聲。
「什麼?這案子竟然還有內情……」嚴律師握著話筒認真地聽完詳情,先是憤恨不平地罵那狡猾多詐的房東一輪,接著感嘆溫翊嵐運氣太好,竟然對上了和理的律師、簡箴彥的學長。
「話說,該不會是你學長知道這是我們所裡新人的案子,故意接的吧?別急著否認啊,你別忘了你離開前做了什麼好事——」
嚴律師話說到一半聽到敲門聲,不用想也知道是誰。
「請進。」
溫翊嵐緩步走進辦公室,發現嚴律師還在講電話,便乖乖地站在旁邊等待。
「等等再繼續說吧。」
嚴律師掛上話筒後,抬眼看著溫律師,灰心喪氣、毫無精神的樣子,果然被打擊得很慘啊。
「嚴律師妳現在有空嗎?」
「有啊,剛剛那電話不是很重要,你說吧。」
「其實是韓小姐那個案子……」
「怎麼了嗎?昨天不是開了調解?」嚴小伶演技一流,裝成第一次聽這件事的樣子。
溫翊嵐深吸口氣,把案子跟簡律師訓他的事情全數傾吐,這是他深思一整晚得到的結論,先聽嚴律師的看法與意見,然後拜託簡律師讓他至少做完這個案子,就算要放棄,他也不能把這個案子做一半就逃走。
「其實,這件事也不能全算在你頭上,都還沒下判決呢,你怎麼一副自己全輸光的樣子啊。」
「我覺得自己好像不太適合當律師,」溫翊嵐澀笑道,「簡律師說我太天真了,還說……」
嚴律師見他欲言又止,便催促道,「他說了什麼?」
「他說……你有看過狗清理自己的大便嗎?」
嚴小伶僵了一秒,隨即爆笑出聲,還停不下來,溫翊嵐這還是第一次看到她如此沒形象的樣子。
過了半晌,她好不容易才止住笑意,「你別想太多,簡箴彥這是把你當狗看待,在他心中的重要性排名,第一名是他男友,第二名是他家的狗,第三名是其他狗,其他人還排不上前三名呢。」
溫翊嵐腦筋有點轉不過來,「所以……」
「放心,這個案子他一定會全力幫你的。」
「可是我不想全部都麻煩簡律師,我還想繼續做這個案子。」
「那就去求他去拜託他啊,放心,他很寵你的,跟寵他家的狗一樣寵。」
嚴小伶送走溫翊嵐後,拿起剛剛根本沒掛好的話筒,愉快地說,「都聽到了吧?在家教小孩時扮黑臉白臉,沒想到在辦公室也要玩這把戲,還不快感謝我。」
話筒另一端,簡箴彥咬牙切齒地回道,『我可沒拜託妳——』
她呵呵地打斷對方的話,「別裝了,其實你也覺得自己昨天講得太過分了,又不知道怎麼下台,才會在小溫來找我前趕緊打電話,要跟我套招吧?」
他沈默幾秒才無奈地開口,「當初跟妳一起合伙果然是正確的選擇,我完全不想在法庭對面看到妳。」
簡箴彥示弱可是百年難得一見的事,嚴律師原想趁勝追擊多講些損人的話,但隨即被簡律師用溫翊嵐走過來了當理由掛斷了。

溫翊嵐走進電梯,發呆幾秒後才驚覺自己忘了按樓層鍵,急忙讓電梯向下。
從昨天到今早的心情就像洗三溫暖一樣,方才向簡律師表達自己還想繼續接這個案子,他沒什麼特別的情緒反應,只說了句,「主要我處理,你就在旁邊協助吧。」
「那、現在有什麼要我幫忙的地方嗎?要先查案例嗎還是——」
「先幫我買杯咖啡吧。」
溫翊嵐走到街角連鎖咖啡店,點了四杯咖啡外帶,等待的時候不自覺地哼起昨晚陳宏睿唱的某首情歌,拿出手機想向他報告這個好消息。
「米血臭豆腐滷味蜜汁燒烤,只要與你有關的食物,多少我都吃得下——」
訊息打到途中,才忽地想起自己昨晚根本沒跟陳宏睿講這件事啊,自己又傻了,每次什麼高興的事,第一個想通知的人就是他。
「人都有另一個胃,只裝自己喜歡的東西,人都有另一顆心,只想著自己喜歡的人——吃到好吃的東西就想餵你吃,吃到難吃的東西,就想用你來解毒……」
溫翊嵐拎著四杯咖啡邊哼歌邊走回事務所,反覆唱了好幾次副歌,意外地發現這首歌與他現在的處境頗為類似。
可是,對於自己成為芭樂情歌主角的事,他毫不掛念,當成平常可蘋和嚴律師拿他跟陳宏睿開玩笑一樣,一笑置之地揭過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