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好運氣 82

「我從沒看過Cape擠這麼多人耶!」探子Yvo去看了店裡的情況,興奮地跑回來報告。
學長甩著鼓棒,同樣自滿高興,「畢竟這是我們團,用這個名字在Cape的最後一場演出嘛。」
經紀人閻哥說,接下來就要準備正式出道了,會很忙很忙很忙,不要再到處拋頭露面了,得製造點神秘感,那什麼live、路邊表演、幫人伴奏的全都辭了吧。
因此,今晚是他們最後一次在這個舞台登場,消息一傳出之後,舊雨新知全都有情有義地來捧場。
陳宏睿在一旁默默練著吉他,這幾天他都沒什麼精神,那天大家看到他只吃了一盒沒加飯的便當,嚇得問他是不是生病發燒,還是哪裡不舒服。
面對眾人的關心,他總是打哈哈地混過,不願透露一絲一毫,其他人都放棄了,只剩Zax不屈不撓地走過來。
「Fars,你狀況還好吧?」
陳宏睿搖搖頭笑道,「團長,閻哥那天不是說大家的英文名字太難記了絕對不會紅,跟團名一樣,要我們改叫中文名字嗎?」
Zax扭了下眉,有點彆扭地叫他的中文藝名,「睿睿,狀況還好吧?」
「我沒事。」
他依舊口是心非,擠出叫人看了難過的笑容,Zax能做的,也只有拍拍他的肩。
「對了,團長,最後可以給我一首自選曲嗎?我自己彈吉他就可以了。」
Zax愣了一下,「當然可以啊,今天你想多唱幾首都行,想唱什麼歌?」
「待會你就知道了。」
Zax隨後說想抽菸,便走到外面,但從口袋裡拿出來的卻是手機不是菸。
思索了一下,還是決定發封簡訊給她。

趙庭蓁也被Cape的盛況嚇了一跳,若不是Zax拜託調酒師幫忙開後門、留個位子給她,她一定擠不進來。
自從那天之後,趙庭蓁跟陳宏睿就沒再聯絡,她想向他道歉,但心中的法庭覺得自己帶給對方的傷害太大,怎可能道歉了事,這段日子都在焦急與悔恨中度過。
即使看到樂團將在Cape最後一次演出的訊息,她也沒那個臉出席,直到開唱前收到Zax的簡訊,邀請她過來,不來可能會後悔,她才以此為動力走到這邊。
如同Zax所說,不來聽真的會後悔。
樂團傾全力表演,無論是哪一首都是超乎平常水準的演出,特別是陳宏睿,像是把自己融進音樂裡似地,在一首首樂曲中唱出一個個世界。該文青的時候,斯文地唱,該瘋狂的時候,吶喊地唱,該花痴的時候,甜甜地唱,該難過的時候,適可而止地唱。
樂團一連表演了十幾首,某曲戛然而止時,燈光瞬暗,觀眾此起彼落地喊著安可,最後還齊聲大喊,Cape的老闆還真有點擔心附近鄰居以為這裡暴動了。
所幸,舞台中間的聚光燈亮起,不過,只有主唱一個人背著木吉他坐在高腳椅上。
「謝謝大家來聽我們的歌,這只是暫別,只是再見,希望下次可以在別的舞台上,為你們表演。」
台下熱烈掌聲一陣後,陳宏睿都已經把手指放在吉他弦上了,一個想法,又握住麥克風。
「應該很多人都知道,我上來就是唱歌,廢話不多。」等眾人笑完,他續道,「但是今天,大概是最後一次了,想多說點話。
「其實我以前一直覺得,自己不適合當表演者。唱歌對我來說,就是心情發洩,我無法在難過的時,唱開心的歌。
「然而最近,我失去了一個人,卻還是能照常唱歌。我不知道是他在我心中變得沒那麼重要,還是我成長了,終於成為專業的歌手了。
「我只知道,如果有那麼一個人,他願意陪你做任何事,騎他的車載你去任何地方,聽你講垃圾話,陪你一起從夜市第一攤吃到最後一攤他還吃到吐。只要你一叫他,他就算嘴巴上再怎麼不願意,還是會準時出現在你眼前。
「如果你身邊有這樣一個人,請你千萬、千萬不要讓他離開。他離開了,你的生活不會有任何改變。一樣工作吃飯、洗澡、睡覺。
「只是,當你吃完第三塊雞排的時候,耳邊好像有聲音,『喂,宏睿你要不要再吃一塊?』,你抬起頭,卻沒看到他的人影。你的心臟會很痛,非常痛。」
「以前,曾有人這樣安慰過我,她說,人人心裡都有像這樣的人,都會為那個人難過心痛啊,她還讓我聽一首歌,我聽著聽著就釋懷了,這也是我唯一會唱的廣東歌,今天最後一首歌,《葡萄成熟時》。」

——誰都心酸過,那個沒有。
唱到最後一句時,趙庭蓁再也忍不住了,她淚流滿面地步出Cape。
「學姐!」
陳宏睿跑出來,大聲叫住她。
「學姐,」他緩步走向趙庭蓁,「對不起,我那天說的話太重了。」
她帶著哭腔道,「陳宏睿你白痴啊道什麼歉,明明是我……」
「學姐,我後來想通了。說想保持朋友關係,說這樣就夠幸福了,都是自欺欺人而已。我只不過是害怕告白、害怕徹底跟他切斷關係而已。」
「可、可是,你剛剛不是才說不要放開那個人嗎?」
陳宏睿笑得燦爛,笑得海闊天空。
「誰說那個人只能是他呢?妳都跟宋老師分手了,我也不會守著溫翊嵐了。」
趙庭蓁看傻了眼,嘴巴一開一闔說不出話來,陳宏睿卻開心地越過到走到前頭。
「你去哪啊?」
「買啤酒開失戀趴啊!」
學姐被他氣笑了,跟上腳步,親密地攬著他的手。
「我就委屈一點,乾脆真的跟你交往算了。」
「這不行,我不想還沒出道就鬧內鬨啊。」
「啊?這什麼意思。」
「妳知道的什麼意思。」
陳宏睿輕輕抽起自己的手,愉快地走進便利商店裡。


BGM 葡萄成熟時/陳奕迅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