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好運氣 92 (完)

陳宏睿舒舒服服地睡了十幾分鐘,廚房的料理香味漸漸飄了過來,喚醒了他的胃袋與腦袋。
他慢條斯理坐起身,深深吸一大口氣,滿足了性欲接著是食欲,他今天會不會因為太過幸福死掉啊。
陳宏睿快速沖個澡後走進餐廳,桌上已擺了幾樣菜色,溫翊嵐聽見他的腳步聲,頭也沒回地說話。
「醒了啊,等我把飯炒好就可以吃了。」
他應了一聲,卻仍站在原地,隔著中島津津有味地看著在廚房裡忙碌的溫翊嵐。
他身穿自己帶來的黑色簡單樣式圍裙,綁在腰際的蝴蝶結讓身體倒三角線條明顯,挽起袖子露出像棒球棍似的前臂,俐落甩鍋,飯粒在空中旋轉跳躍,最終滑回炒鍋裡,動作一氣喝成,既迷人又帥氣。
陳宏睿總算知道電視台為何都要聘用帥哥廚師當料理節目主持人了,飯煮得不好吃沒關係,反正觀眾也吃不到,至少可以讓眼睛得到享受,更何況他家這隻還帥氣與美味兼備。
「怎麼站在那邊?坐著等吧。」溫翊嵐趁隙回頭笑道。
「看你炒飯啊,你炒飯的樣子真帥。」
「昨天炒的飯比較帥吧。」
陳宏睿聞言才發自己無意間講了個雙關,還被對方拿來開黃腔。
「不好笑。」
嘴上雖這麼說,但他還是掛著滿臉笑容,酒窩深得看不到底,乖乖地坐在餐桌邊,過沒多久,溫翊嵐把香噴噴的火腿蛋炒飯獻上,還擺好了餐具,服侍周到,自己也拉了張椅子過來一起享用這不算豐盛,但很家常溫馨的午餐。
「好吃嗎?」
「好吃啊。」陳宏睿鼓著腮幫子說,「如果這是你的備案的話,那我服輸,味道跟當年一模一樣。」
溫翊嵐大笑,「我到現在還很慶幸自己當年跟老闆學了幾手料理,實在太有用了。懷念的時候自己可以煮來吃,還能賄賂莎莎,最棒的是可以餵飽你。」
說到莎莎,陳宏睿驀地想起了一件不怎麼重要的事。
「莎莎他跟Philip還好吧?」
「他們倆很好啊,不過我這幾天都在練吉他,沒怎麼聯絡他們就是了,怎麼了?」
「我在國外的時候收到Philip發了奇怪的訊息,問他怎麼了,他也沒回。」
「什麼訊息?」
「我不行了。四個字,用中文發的。」
溫翊嵐噗嗤大笑,「這句話有點熟悉啊,昨晚我好像也聽過。」
「這麼巧,我昨晚也有聽到。」
兩人相視而笑,最後決定無視這條訊息,當成是Philip不小心發錯了對象。
吃完這頓早餐兼午餐後,陳宏睿被溫翊嵐趕去客廳,躺在沙發上聽著清洗碗盤的聲音邊滑手機,過沒多久切好的水果跟飲料就自動出現在一旁的茶几上。
陳宏睿坐起身伸手拿顆番茄,邊嚼邊想著自己會不會被養成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廢人。
「下午有什麼計畫嗎?」溫翊嵐問。
「可能在家整理一下行李吧,我衣服都還沒洗。」
「你行李箱放哪?我先幫你放進洗衣機洗。」
溫翊嵐說著就站起身,四處尋找行李箱,陳宏睿見他就要打開客房房間,急忙跳起身阻止。
「行李箱在主臥!」
「這間房間不能看?」這裡的格局是三房兩廳,一個房間是主臥室,另一間被屋主改成隔音室,就剩這間溫翊嵐還沒看過裡面。
「也不是不能看啦……只是有點亂。」陳宏睿不太好意思地抓了抓鬢角,隨即又想到自己搬家的時候他也看過那團亂,實在也沒什麼好遮掩的,破罐破摔地讓開了位置。
「你想看的話可以進去,不過門可能有點不太好開。」他昨天在裡面找保險套時搞得更亂了,費了好大的力氣才把門關上。
誠如陳宏睿所說,溫翊嵐起先還以為門鎖住,但門把可以轉,他試圖用力推,才把裡面擋住門的雜物推開,終於能見到客房全貌。
溫翊嵐受到刺激的程度不下於陳宏睿搬家那次,到底是怎樣的才能才有辦法把一個房間塞到半滿?
「本來想租個倉庫放東西的,後來想到這裡還有間房間,如果放這邊的話想找東西也比較方便……」
「這堆疊方式比我表哥兒子堆的積木還神奇,怎麼不會倒啊?」為什麼花瓶上面還可以放幾十本書?
「這叫恐怖平衡。」他認真地說。
「我哪天有空再幫你整理吧。」
「不用啦,你整理完我都不知道我東西放哪了。」
「那你現在知道什麼東西放哪嗎?」不想整理的人都這麼說。
「知道啊,那邊是捨不得丟的舊書、這邊是一些用不到的小家電什麼的。」陳宏睿模有樣地東指西指,指到一張放滿雜物的單人沙發椅時,語氣忽地變了調,「這一區是我爸的東西……」
他看著沙發椅邊緣的破洞,還是下了決心。
「其實我下午想去一個地方看看。」

溫翊嵐前幾個禮拜回母校附近時,還刻意繞到陳宏睿老家附近看看,雖然被臨時圍牆圍了起來,但建築物都還在。
但是今日再訪,卻已經拆得認不出原貌了,破碎的磚牆,裸露的電線水管,持續運作的大型機械不停破壞。
「出國前我就知道這邊要拆了,一直猶豫著要不要回來看一眼……」
陳宏睿看著自家原址,只剩地基還看得出哪裡是大門哪裡是室內,他閉上眼回憶這個住了二十幾年的老家,跟父親二十幾年的回憶,原以為提早搬走可以淡化哀愁,現在才知道這件事是沒有解藥的。
「你會這樣嗎?時不時還是會想起他。」陳宏睿問。
「會啊。明明已經不在那麼久了,卻還常以為他在自己身邊。」
「我也是,還常覺得自己跟他走過一樣的路。」父親對母親的異常執著,他對溫翊嵐怎麼也看不開的暗戀。
溫翊嵐輕輕碰觸他的手指,覺得有點冰涼,鐵了心死死地握緊這雙手。
「我知道,你爸幾乎就算是你唯一的家人。」
陳宏睿回頭看著溫翊嵐,從清徹的眼神中看到他許久沒顯現出來的剛強與執拗本性。
「從今以後,你就把我當你的家人吧。」
明明是很溫馨的場景,陳宏睿卻忍不住笑場。
「你這是在求婚嗎?」
「咦?是這樣嗎……當你的家人,」溫翊嵐低頭附誦一次,「嗯,還真的蠻像求婚台詞的。不行嗎?」
「你的前女友們一定嫌過你不夠浪漫。」在工地前求婚還真是新奇。
「我男朋友不嫌棄就好了。」
「溫翊嵐,這是你第一次交男朋友嗎?」
「當然。」
「我也是,莎莎說我新手運很好——」
陳宏睿回握住他的手,緊緊的,十指交握。
「那就賭在你身上了。」

(正文完)

後記-
謝謝各位看到這邊,這篇真的寫了好久好久
有很多話想講,但這一寫又是個千字廢話XDDD留到之後再好好聊聊
當然,一定有番外!兩人的各種花式(?)、莎莎跟Philip的後續(?)
有什麼好奇想看的也可以跟我說喔>3<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