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的男朋友 番外

「小益,輕點輕點,真的會被你壓斷。」
黎修泉躺在床上看著比自己小兩輪的戀人欲求不滿地搖著腰,他才剛進門就被推倒,做了一次還不夠。
「壓斷了正好啊,我去找下一個。」游奕益趴到他胸膛上,邪笑道。
「你要對我負責啊,是你先釣我的,現在又嫌我老。」
兩年前游奕益像隻妖精似地在夜店打轉,好巧不巧就貼上了第一次被朋友拉進店裡的他,所謂臨老入花叢就是這個意思吧。
「我沒嫌你老,我就喜歡大叔型的,我是嫌你不行。」
「你說誰不行?」
黎修泉向上頂了頂,戀人被頂得爽了,發出呻吟,真的是妖精。
他握著對方的腰,正打算發揮自己這幾個月喝蜆精的成效時,碰地一聲,游奕益租屋套房大門被打開,妹妹背著背包嚷嚷著走進。
「哥——你怎麼不接電話……呃,你們在幹嘛?」

「小益,你怎麼不鎖門呢……」
「我一個禮拜沒做了欲求不滿,看到你就想推倒你嘛。」
「真拿你沒辦法。」
面對年下兩輪的戀人,只能寵愛。

「哥你放心啦,我絕對不會說的,打死不說,這牛排怎麼這麼好吃啊!天啊,什麼?等下還要請我吃台北有名的排隊甜點!我怎麼吃得下啊,不不不,還是要去喔,吃不下還可以打包嘛!」

黎修泉出錢,總算封口妹妹把她送去搭高鐵,本以為了結一件事,但游奕益的臉色卻不太好看。
「我們談正事。」
「什麼正事?」
「你還想繼續跟我交往嗎?這件事傳到我爸媽口中是遲早的事。」
「咦?可是你妹她說——」
「她可是我妹耶,剛剛那些只是緩兵之計,」他看了下錶,「她大概七八點回到學校……嘖,應該搭台鐵的,還可以拖點時間。」
「喔……」還好我沒有妹妹。
「總之,要繼續跟我交往的話就得先聲奪人,主動告知,要是先讓我妹講出去的話就沒救了,如果沒有要交往的話,那我就自己回去出櫃……」
黎修泉握住游奕益的手,「當然想跟你繼續交往。」
「這件事很麻煩喔……」
「我不怕麻煩。」
游奕益笑著回握他的手,黎修泉明明是個連走到樓下便利商店買飲料都嫌麻煩的人。

總而言之,先從簡單的下手。
咖啡店裡,媽媽大人坐在對面,黎修泉有點緊張,游奕益裝乖小孩一臉正經。
「媽,我跟他正在交往,我是gay。」
「我早就知道了。」
「果然,我故意放在床底下的雜誌妳都看到了吧。」
「嗯,你放在床墊底下的按摩棒還是我幫你換的電池呢。」
「原來是妳啊!我就想說那電池也太厲害,幾乎每晚都用還可以撐一年呵呵呵。」
「呵呵呵。」
黎修泉心想,原來游奕益是像媽媽啊,兩種臉孔變換自如。

爽快地出櫃後,游奕益像個保險推銷員,拿出好幾本資料夾,忙著介紹黎修泉的各種資產。
「真的不錯,比起一般上班族好太多了。」
「伯母過獎了。」
「不過,還有一點不行。」
「哪一點呢?」
「記得受益人名字、桃園台北那兩間房子啊,都得換成小益。」
黎修泉忽然想起兩人認識第一晚就被游奕益騙上床的往事。

「接下來就剩老爸了,他是最難解決的。」
「為什麼?」明明看起來是媽媽大人站在家庭金字塔的尖端,只要她說一其他人應該不敢說二……
「因為我爸最疼我啊。」
「那你喜歡大叔也是——」
「黎修泉!」

第一次到家裡吃飯之後,兩人回家開檢討會。
「老爸反應果然不太好啊,得猛攻了。你星期一去市府來個不期而遇吧,星期一老媽不會做便當你可以在便利商店堵他,我打電話過去裝病……」
如此這般。
「不過,這樣設計你爸好嗎?」
「難道你想被65k2打成蜂窩嗎?」


「小游你槍法真準,可以教教我嗎?」
「好啊,你過來我教你,最重要的就是瞄準目標,把它想成是你最痛恨的人要把他打成蜂窩就是了。」
黎泉修猛地驚醒,作了惡夢,冷汗直流。
「怎麼了?」
「我好像夢到你爸……」
「……」
「我去翻翻相簿,他跟我同梯,一定見過面。」
「你會不會入戲太深?」

第一次到家裡吃飯之後,兩人回家開慶祝會。
「耶!搞定!」游奕益倒在戀人懷裡,「累死我了,也辛苦你了,等下幫你鬆一下喔嘿嘿嘿。」
「我覺得我應該有權申請一天休假……」

「對了,你在陽台講的那些話也太厲害了吧,是邊看韓劇邊背來的嗎?比我本來想的台詞還精采。」
「不是看韓劇背來的。」
黎修泉搖搖頭,游奕益吞了口口水忽然有點緊張。
「我是認真的。」
畢竟年紀還是大兩輪,游奕益最終還是被假戲真做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