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好運氣 番外 少爺與不良少年 4

溫翊嵐對很多事都沒有堅持或是原則,這樣也不錯,那樣也很好,吃飯或吃麵都可以。
不過,一旦他對某件事下了決心,任憑天崩地裂也不會改變。
在他到目前為止的人生中,只下了兩次決心,一是要當上律師,二是他要對陳宏睿好、要成為他的家人。
在陳宏睿掙扎反抗下,溫翊嵐仍堅持把他抱到浴室裡,好好地讓他坐在浴缸,擠了洗髮精加了些水,十指指腹就在他頭上溫柔地搓揉。
陳宏睿閉上眼,一邊享受一邊臆測他以前是不是也常這樣幫女朋友洗頭髮。就算知道這個問題真的很無聊,但對於戀愛中、占有欲無限擴大的人來說,還是忍不住從旁側擊。
「你的手法好專業喔,常常幫別人洗頭髮?」
「怎麼可能,」溫翊嵐笑道,「小時候會幫我妹洗,但也只是拿水亂沖,像這樣幫人洗頭是第一次。」
「怎麼可能!」陳宏睿才要轉頭,卻被對方的雙手固定住頭部。
「是真的啦。」
「那你的技術也太好了吧,跟理髮店一樣,泡泡都不會掉下來。」
被男朋友誇獎了,溫翊嵐鼻子翹得老高,得意揚揚地說,「這有很難嗎?看一次就學會了吧。」
「這不是莎莎的專用句型嗎。」
「我老早就想用用看了,以前唸書的時候樣樣都輸你們,這次終於找到機會。」
「但你明明什麼都會啊,把我伺候得跟少爺一樣。」
「你承認自己是少爺啦?」
「承認就可以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話——當然承認。」
「少爺。」
「嗯?」
「還有哪邊要加強嗎?」
聽對方模仿理髮店的語氣,他忍俊不住地說,「沒有了。」
「那要沖水囉。」
浴室裡畢竟沒有理髮店洗頭專用的躺椅,溫翊嵐便建議他把上衣脫了才不會弄溼,既然都脫了衣服,那就連澡也一起洗吧,自然而然地變成兩人坦誠相見的局面,且不約而同地下半身都有了點反應,他們這才回想起來,好像近一個月沒做了。
溫翊嵐一臉平淡地說,「先把頭洗好吧。」
他頷首同意對方的意見,的確有點難想像頂著泡泡頭做愛的場景,雖然硬得起來,但還是太滑稽了。
溫翊嵐也踏進浴缸裡,兩人像划船似地,陳宏睿坐著背對著他,讓他拿蓮蓬頭沖洗。
指腹順著髮流滑下,沖完第一次後,還貼心地上了潤髮乳,揉揉捏捏,意識跟著浴室裡熱氣蒸騰,陳宏睿心神恍惚地想著,頭上有許多穴道,該不會也有一、兩個敏感點在上面吧,不然為什麼這麼舒服呢——等等。
他緩緩張開眼,這才明白其中道理,原來是下面失守,被敵軍偷襲了啊。
溫翊嵐的下巴靠在他的肩上,呼出的氣息比倒在一旁的蓮蓬頭流出的熱水還要燙人。
「想讓你更舒服一點,少爺。」
明明對方身上一絲不卦,陳宏睿卻在腦內用繪圖軟體幫他加上了三件式執事西裝,以前總覺得角色扮演不過是商人的把戲,自己絕對不會上勾,如今才知道,商人絕對不會做賠本生意啊。
「真想買衣服給你穿。」
面對陳宏睿這莫名一句,他不破壞氣氛地接招。
「我以為我脫衣比穿衣好看。」
對方轉頭看的時候,溫翊嵐還屏息縮腹地展現身材。
「你最近又開始運動了?」
「看得出來嗎?」他興奮地道。
其實根本看不出差別,但陳宏睿還是猛點頭讓對方開心。
溫翊嵐雙手環住他,下巴又靠回肩上,「喜歡嗎?」
「怎麼可能不喜歡。」
「我以為你比較喜歡我以前的樣子,」他撇著嘴道,「在廣播節目裡說的。」
陳宏睿有點驚訝,「你有聽啊?」
「還好沒漏聽,你真的比較喜歡高中時的我?」
「當然是最喜歡你以前樣子啊,畢竟是初戀。」
溫翊嵐聞言發出不滿的悶哼聲,明明以前的自己也是自己,但他還是莫名不爽,恨不得搭時光機回到過去跟十七歲的自己單挑。
「反正我現在長歪了。」
「認真說的話,是長正了。」
「但不是你最喜歡的樣子。」
「青春期男生就像是當季限定嘛,限量的東西就像鍍了層金。」
溫翊嵐聞言好一陣子悶聲不吭,陳宏睿正想回頭嘲笑他氣量這麼小,忽地被扳過頭深深一吻,帶著侵略性的。
——男人果然都激不得,但他甘之如飴。

浴室裡空間狹小,這還是他們第一次嘗試這種姿勢。
陳宏睿彎著上半身雙手扶著洗臉檯,溫翊嵐從後方抱著他,雙手扭著乳首,硬挺的性器在臀壑間游移,時而頂著囊袋,時而頂著穴口。
他被對方挑逗得不行,下體興奮得濕潤,偷偷地張開眼,鏡中火熱的性愛畫面彷彿不像真的。
「還是比較喜歡現在的我吧?」
溫翊嵐說完還很情色地舔吮了一下他的耳垂,性器抵在股間,活像拿槍威脅似的。
唯有這點,陳宏睿抵死不從地猛搖頭,十七歲的溫翊嵐對他來說幾乎是個至高無上的存在。
溫翊嵐皺起眉,其實很不想用這一招,但心中濃濃的醋意實在無法發泄。
他放開雙手,拉開一點兩人的距離,慍懟地說,「如果不喜歡的話,那就……」
頓時失去肌膚之親,陳宏睿渾身難耐,回頭望著對方,眼神溼潤,乞求憐愛。
溫翊嵐吞了口口水,即使自己也硬到不行,但不能輕易放棄,這是意志的對抗——
未料,對方一手撐著檯面,翹起屁股,背脊展現優美的身形,一手伸到後方,自己撥開了門,明明是放浪形骸的動作,搭配上這句對白卻顯得楚楚可憐。
「那你……不喜歡我嗎?」
什麼意志的對抗,溫翊嵐腦中的理智線瞬斷,像條瘋狗似地撲了上去,手指擴張沒幾下,就握著性器要進入。
也許是姿勢的關係,勃發的物事毫無滯礙地滑入,兩人親密地結合。
溫翊嵐覆身壓住摟著他,試著抽送幾下,陳宏睿就興奮抖得不停,微微往上翹的肉棒輾過敏感處,他幾乎快站不住,只能抓緊洗臉檯,想伸手愛撫都無能為力,但卻也有種這樣就能射的感覺。
溫翊嵐輕拍臀瓣,要對方撅高腰臀,雙手也箝著腰際,用各種力道和角度進出。
浴室裡只剩男人們的粗喘與叫喊,才剛洗好的身體汗出如漿,兩人之間只剩原始的渴望結合,餘下什麼都不管了。
最後,陳宏睿被幹得意亂情迷,恍惚中全身顫抖地射了,白濁的液體在浴室從牆面上緩緩流下時,半軟的性器從體內退出來,他的大腿邊也同步滑下精液。
溫翊嵐從後面環抱著他,喪氣似地說,「輸給你了。」
陳宏睿志得意滿地揚起嘴角,「再幫我洗一次頭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