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狐 3

柴原外出巡邏回來,把腳踏車停在門邊前,抖著身體進派出所後,第一件事就是趕緊湊到暖爐前搓手。
京都的楓葉全落完了,季節就像翻頁似地轉瞬變成冬天,柴原白天出門時被冬日暖陽騙了,現在後悔著明知要執夜班,為何出門前沒穿暖一點的內衣、厚一點的襪子。
「外面很冷吧。」前輩倒了杯熱茶遞給柴原。
柴原道謝喝下熱茶,體內才慢慢暖了起來,他問前輩還有沒有什麼事要幫忙。
「沒有啊,哪有什麼事,你快下班回家吧,明天不是要開車去長野嗎?年輕真好啊,還有力氣去滑雪。」前輩撫著腰部,想起幾年前滑雪後就在家裡躺了快一個月的往事,之後都不敢再輕易嘗試了。
柴原苦笑,「其實,我也沒有特別熱衷滑雪,可能因為我老家在北海道關係,冬天都會想看看雪。」
京都冬天鮮少下雪,就算下了雪也積雪不深,只能去別的地方才能被靄靄白雪淹沒雙腳。
「不過,我記得你說過你爸爸很早就搬來京都了,其實你沒在北海道住太久吧。」
「是啊,小學就在京都這邊唸了,不過每年冬天都還是會回去。」
「那怎麼不回北海道滑雪?雖然開車回北海道太辛苦了,應該要坐飛機比較方便。」
「小時候我爸好像有開過一次……是惡夢,還是長野近一點。」
「說得也是,而且你回北海道應該不只請三天假了,這次也是一個人去吧?別跑到深山裡啊,到時給長野縣警察添麻煩就不好了。」
柴原搖搖頭,「這次是跟朋友一起去長野。」
「真難得,」前輩眼睛一亮,「女孩子嗎?」
「四個男的,被他們硬凹。」柴原苦笑。
「一起去玩也不錯啊,就像回到學生時代一樣,搞不好會留下美好的回憶喔。」前輩大笑後催促柴原趕快下班。
柴原走到更衣室換下警員制服,經前輩提醒,才想到自從去年年奶奶過世後,他一次也沒回去北海道過。
小時候每年最期待回北海道,在當地長大的小孩覺得幫忙家中農務是無聊又重複的工作,但對他們這種一年回去幾天的小孩來說,每件事都是新鮮有趣的,因為還沒做到乏味無聊時他們就要回家了。當地小孩曾看他們不爽,雙方還因此打過架。
柴原長大後反思此事,完全能理解當地小孩不爽的原因,就跟他們這些基層員警看到藝人明星來當一日警察的感覺一樣吧。只撿現成好吃的部位,可能還會不小心講出一些風涼話,每天做著相同事情、嘗盡辛苦的人當然會不高興。
柴原圍好圍巾拎起包包,準備向前輩打聲招呼後下班,不過前輩卻喚住他的腳步。
「剛剛才收到的資料,給你看一下留個印象吧。」
柴原愣了一下才接過那幾張紙,上面正是昨天涉嫌詐騙並殺害老人逃亡中的嫌疑犯照片與資料。加納遙,三十二歲,照片比實際年齡更年輕的樣子,長相清秀有親切感,確實是會讓年長者放鬆戒心的類型。
而且——不是那個人。
柴原不自覺緊繃的肩膀鬆了下來後,『可惜不是他』與『還好不是他』兩種複雜的情緒交織湧上。
「搞不好你去長野的路上就正巧碰到。」前輩打趣地道。
「如果遇到的話,我一定會認出來並將她逮捕歸案。」

柴原回家後把行李跟滑雪用具整理好,打開電腦確認住宿加訂房間沒問題,最後發了簡訊提醒大家明天早上六點在『白兔』集合,別遲到。
他忙完後坐在沙發上休息喝啤酒時,忽地發現雖然找「分母」可以分攤油錢跟過路費,但還得多操心這些實在不太划算,而且五個人裡面有三個人不會滑雪,他可能還得充當滑雪教練,新垣說什麼曾跟和田去滑過雪,根本是騙人的,拿兒童用的小雪橇從在大文字山上滑下來也算滑雪嗎,而且那是滑草吧。
柴原扯了下嘴角,就當作是被騙吧,如同前輩所說,搞不好會留下什麼不錯的回憶。
把啤酒一飲而盡後,柴原拉了條毯子窩在沙發上小睡幾小時,怕睡過頭所以睡得不好,鬧鐘響起前就起床出門。
清晨開著新車一路順暢,沿著鴨川行經四條祇園附近時,看到幾個男公關剛下班,拎著便利商店的飯糰,醉酒搖搖晃晃地走在街下。柴原心想,不管是白天的工作或是晚上的工作都不輕鬆啊。
柴原提早抵達『白兔』,新車熄火後沒多久,就看到和田揹著背包走出門迎接,柴原打開後車門,將背包放在他的滑雪板旁。
「早安,辛苦了。」和田體貼地把保溫杯遞給柴原,「裡面是剛泡好的咖啡。」
柴原啜了一口咖啡,看著無論何時都毫無破綻的和田,「店長,你最大的缺點,該不會就是常跟我們幾個人混在一起吧。」
和田外表是公認的俊俏,柴原曾在『白兔』裡聽到一旁的女大學生客人聊天說,「這裡的店長就是標準的鹽臉男子啊。」女高中生大學生都是外星物種,老講外星語,他不查還好,一查就生氣,帥哥就帥哥,分什麼醬油臉鹽臉啊。
和田還是名門畢業,雖然辭去都市大公司的工作回老家繼承家業,但也無損異性對他的評價,而且開咖啡店反而更受女孩子歡迎。
和田跟他們幾個人站在一起根本鶴立雞群,有時候會甚至覺得和田跟他們不是同一種生物。小笠原家的那個徒弟青木對柴原來說也是不同物種,但那是大學生,和田跟他們卻是同世代的人。
剛認識和田時,柴原覺得他就是個精英個性,對任何人都保持著禮貌與適當的距離感,不過,他最近卻覺得和田越來越有「人味」,一定是太常跟他們這幾個快變成中年大叔的人混在一起的關係吧,就像是在水果籃裡放了香蕉後,其他水果也被催熟一樣。
不過,水果成熟了剛好可以入口,人被同化了不知道是不是什麼好事。
「擇友也是我自己的選擇啊,」和田淡淡一笑,「而且我並不覺得這是缺點,還賺到一趟滑雪之旅。」
新垣提著行李袋走出,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眼睛瞇著成一線,快張不開的樣子。
「喂喂,醒醒啊,昨天做什麼去了。」柴原靠近新垣,鼻翼動了一下,馬上皺起眉頭,「酒味好重……」
「他整晚都在四條那邊,凌晨四點多來敲我家的門。」和田靠在車旁冷冷地道。
「新垣!你還真把我當司機啊,不是說好要輪著開嗎,還跑去喝酒。」
柴原提高音量罵人,新垣摀著耳朵縮起高大的身軀,氣勢虛弱地說:「山口跟老婆吵架,叫我過去陪他喝酒……」
「啊……這樣也沒辦法,」柴原聞言抓頭釋然,男人間約喝酒是無論如何一定要赴約的,「原諒你,回程要幫忙開車喔。」
新垣沒想到會被輕易放過,拉著柴原的手感動道,「柴原嗚嗚,你人真好,和田他剛剛——」
新垣抬眼即收到和田射來的眼神,怯生生地把原本的話吞下,很硬地轉了個話題,「小笠原師傅他們還沒來嗎?」
「時間還沒到,小笠原師傅應該會準時出現吧。」和田看著錶道。
「小笠原不可能遲到的,我們先把東西放上車吧。」
三人把行李跟路上的要吃喝的茶水點心放好後,小笠原與青木整點果然準時出現,不過這兩個人也跟新垣一樣,一副睡不飽的樣子。小笠原的黑眼圈十分明顯,搭配上他的鬍渣,四捨五入就是個走在路邊會被柴原職務質問(註)的可疑分子,青木亦兩眼無神,毫無生氣,還走到車旁蹲下來假寐。
「搞什麼啊,你們倆個昨天也跑去喝酒嗎?」有一就有兩,柴原已經哭笑不得。
小笠原無奈搖頭,動了一下嘴唇,欲言又止,深知內情的和田趕緊出來打圓場。
「既然都到了,我們就早點上路出發吧。」
柴原也懶得追究原因了,無奈地說:「好啦好啦,你們快上去睡覺啦,我開車。」

註:日本警察依法可基於合理的懷疑,對於看起來有從事犯罪行為可能的人進行盤問。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