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狐 7

柴原無視速限一路狂飆,嚇得小笠原緊抓車門邊拉環,青木 緊抓著小笠原,最後終於在上高速公路前找到那台白色轎車的蹤影。
柴原降回正常速度與白色轎車保持三個車身的距離,小笠原此時才敢放開手湊到駕駛座旁詢問。
「柴原,這到底怎麼回事?」
「我看到他了。」
「他?是她嗎?你說在停車場看到但想不起來的女人。」(註)
「不、不是。」
「那,是新聞裡的那個——」
「不,是『他』。」柴原語氣急躁地回應後,忽覺自己語氣太過,「抱歉,我得專心跟車,待會再跟你解釋。」
小笠原聞言識相地坐回位子,但目光仍不安地放在柴原身上。
「師傅。」
青木感受到小笠原的情緒波動,緊緊握住他的手。小笠原轉頭看到青木擔心的模樣,就放軟了眼神。
「我沒事。」
「我只要跟著師傅的話,去哪裡都可以。」青木豎起眉,十分認真地說。
小笠原看著他黑白分明的眼眸,澄澈沒有一絲雜質似地,被毫無懷疑地全盤信任著,也是一種不小的壓力啊。
「青木也有自己想去的地方吧,到時候不用理我,你自己去就可以了。」
「師傅想去的地方就是我想去的地方啊。」青木聞言覺得自己好像要被拋棄似地,兩手緊抱住小笠原的手臂。
「好、好、我知道了!你不要靠我這麼近啊。」
「可是——」青木無辜地說,「最近師傅身上有一種好香的味道,只要一靠近就覺得好舒服,還想要吃——」
「不不、別過來,青木!坐好!正座!」
小笠原忙著抵擋青木的『攻勢』時,柴原瞥向後照鏡,表情歪了一下,這對師徒到底在幹嘛啊……算了沒時間管他們了。
前方白色轎車打方向燈切到外線道,準備轉進休息站,柴原也跟著打了方向盤駛進。但是,目前時間接近正中午,休息站的停車場人滿為患。
白色轎車幸運地找到停車位,柴原卻在附近怎麼也看不到空格,眼看和田下車後,『他』也跟著下車就要離開,柴原心急如焚,既不能把停在車道中間,也不能丟給小笠原,因為他沒有駕照。
「小笠原你回去還是考個駕照吧。」柴原絕望地遷怒。
「咦?可是我沒車啊。」
他咬牙道,「我借你!」
剛好另一排車位有臺車要出來,柴原趕緊駛近,順利停進了車位。
「你們在車上等一下!」
柴原開門就要離開時,小笠原急忙道,「不用下去幫忙嗎?」
「不,還不用!」
小笠原疑惑著『還』是什麼意思時,柴原已丟下他們奔向那台白色轎車。

註:日文中的「他」與「她」發音不同,所以小笠原才會詢問是不是「她」,在設定中他們是講日文。

柴原飛也似地奔向那台白色轎車,見車內無人,他四處張望,在不遠處看到『他』的背影。
一頭長髮,毛料外套,膝蓋以上二十公分的短裙。
他急奔到那個人身旁,想都沒想就緊拉住他的手臂。
對方倏地回頭,長髮在空中亂舞,半遮住他的五官,即使如此,柴原仍確認他就是本間。
柴原方才在停車場看到那位似曾相識的女子,其實就是本間,只是他沒想到,本間消失了近一年,竟會以女裝現身。
先前柴原找不到本間的蹤跡時,曾臆想本間如果化名變裝成女子,以他的美貌應該可以取得多數人的信任,前天甚至也懷疑那位女性的在逃嫌犯有沒有可能就是本間。
不過,當本間真的以女裝姿態出現在柴原面前時,他還真的嚇了一跳。
一方面是驚訝自己真的猜對了,但另一方面也被本間女裝的美貌震懾。

本間伸手把頭髮撥整,露出完整臉孔,他的五官細緻,像是畫家曠日費時,用工筆描繪而成,再淡淡地抹粉施脂便成了完全的藝術品。他的雙眼不若少女偶像強調大而無辜,眼尾揚起一個絕妙的角度,勾惑人心。
及背的晶亮黑髮飄逸,陪襯著白晰如巴掌大的鵝蛋臉,柴原甚至覺得這樣的本間美得不像是個人類,
柴原甩了甩頭,讓自己清醒一點不要被迷惑,正要開口問話時,本間原本疑惑地看著柴原,霍地雙眼睜大,呼吸哽住似地頭往後一仰。
柴原以為他想逃走右手更用力地抓住對方手臂,未料本間並沒有逃,反而激動地雙手握住柴原的左手,力道更大,彷彿要把手指掐進肉裡似的。
「功二!我終於找到你了。」
柴原一頭霧水,這句話不是自己的台詞嗎?一直在找對方的人不是他嗎?怎麼立場忽然就反了過來,作賊先喊捉賊嗎?
趁柴原疑惑不備,本間歡喜地抱住了他,直說找你找好久了,總算看到你了。喜悅之情溢於言表,真的就像是找柴原找了好久的樣子。
柴原連忙推開他,義正詞嚴地道,「一直找你的人是我吧!你從奶奶去世那天——」
「功二也在找我嗎?真是太高興了。」本間聞言更開心地打斷柴原的話,二度抱住對方。
「等、等等!你放開我!」
柴原使了點力把自己的身體從本間意外有力的擁抱拔出來,這次還學乖地後退幾步,拉出安全距離。
「不好意思,我真是太開心了,我真的找你找了很久。」
本間眨了眨眼,不知為何面露羞澀,纖纖玉手把掉到頰邊的頭髮往耳後繞,舉手投足的每一刻都可以成為美麗的畫作。
柴原按捺著莫名焦躁的心情,口氣很差地說,「這明明是我的台詞吧!奶奶去世後你連告別式也沒來,開著她的mini cooper就跑了!」
「那臺車——」
柴原轉頭瞥了眼身後剛剛本間開來的白色轎車,「那臺車你應該賣掉了或處理掉吧?還扮成這個樣子,說是要找我?怎麼可能,怎麼看都是變裝逃亡吧!」
「不,我——」
他不理會本間的反駁續道,「你沒送奶奶最後一程還拿走家中現金跟值錢東西的事,我不計較了,畢竟你也陪奶奶這麼久那是你應得的。只是,那臺mini cooper是奶奶重要的遺物,你如果把它賣了也沒關係,至少跟我講賣去哪了,我去把它拿回來。」
柴原不是沒想過再見到本間時,以詐欺罪逮捕他歸案,但是,思及奶奶與他曾那麼要好,也在奶奶堅持不離開農場時陪待她一段時間,他便轉念決定這次就當作兩清了,如果他下次還詐騙老人家的話就絕對不會縱容放過。
「不是這樣的!」
本間急上前拉著柴原的手欲解釋,但柴原不想再跟他有親密接觸,拉開手的時候用力過猛,本間一時重心不穩跌坐在地。
一名美麗的女子跌倒在地上,仰頭委屈地看著男方,停車場裡的旁人看到這一副畫面,都直覺一定是男的有錯。
柴原自覺太過用力,正想彎腰扶起本間時,有位路人男子比他還快了一步伸出援手。
「小姐妳沒事吧。」
本間自行站起,向路人道謝,「沒、沒事,謝謝。」
路人聽了仍不相信地看瞄了柴原一眼,柴原被這眼刀刺得渾身不對勁,怎麼立場又調換了,有問題的是本間吧。
「真的不需要幫忙嗎?還是我去找巡警過來?」
他忍住了亮出自己警察證的衝動,看本間拚命向路人解釋道謝,路人這才走離,但目光仍不時往這邊飄。
柴原別無他法,拉著本間的手,以防他遁逃。
「咦?」
「我們另外找個地方談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