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狐 8

兩人在休息站自助用餐區的靠窗處找到位子,柴原投了罐熱拿鐵,問本間要喝什麼,但他頹喪搖頭表示不用了。
柴原喝了一大口後,把鐵罐放在一旁,雙手交握抵在下巴處,擺出嚴肅的表情。
「事情一件一件來吧。」
說出這句話的同時,柴原覺得自己活像在偵訓室裡詢問嫌犯似的,雖然身為小派出所巡警的他從來沒有過這種經驗。
本間雖然沮喪,但仍堅定地看著對方,也有種既然如此,就把事情交代情楚的意圖。
「你那天為什麼要開奶奶的車離開?」
「因為我答應千代了……」
千代是柴原奶奶的名字,本間與奶奶平常都以名字相稱,柴原第一次聽到的時候還覺得很奇怪,後來聽久也就習慣了。
如今再聽到他叫奶奶的名字,忽有種恍若隔世之感。
「答應奶奶?什麼意思?」
「我答應她要去照顧你。」
柴原不由自主地「啊」了一聲,「照顧我?為什麼?我不需要人照顧啊。」
本間語氣堅定地說:「千代說,他最放不下心的孫子就是你。」
柴原愣怔一陣,喝了口飲料緩和情緒。他心想,對方看起來不像在說謊,但就算奶奶真的叫本間來『照顧』他,也沒有辦法解釋本間的行為。
「好吧,假設奶奶請你來找我,途中我們錯過了,那你為什麼就這樣一去不回,而且,你沒有我的電話地址,要怎麼找到我?」
「千代沒有給我你的電話,但有給我你的地址。」
柴原回頭想到,奶奶不喜歡打電話也沒有手機,每次都是他們這些兒孫輩主動打回家聯絡奶奶,所以奶奶沒有他的電話也屬正常。地址的話,他偶爾會寄一些東西給奶奶,大概是那時候留下來的吧。
可是,本間有了地址,就算是從北海道開車到京都,再怎麼慢也不用花到一個禮拜啊。
「從你離開奶奶家到現在都多久了,怎麼會過了一年多還沒抵達京都?」
本間眨了眨眼,一副無辜的樣子,「因為我……迷路了。」
如果這裡不是公眾場合,柴原可能會大吼出聲,什麼!迷路!這是我聽過最爛的藉口。
見對方表情錯愕,本間急忙解釋道:「其實我是個路痴,除了森林裡以外都不會認路,千代死了之後,我惦記著要去找你,記得你在京都,就開著千代留給我的車出門——」
「然後就迷路了一年多到現在還沒抵達京都?」柴原有氣無力的地補充完,看著本間興奮地點頭。
「對,你怎麼知道?」
他無奈地捏著自己的眉間,「那你為什麼要穿女裝?」
「我沒有什麼錢,所以中途停下來打工,之前打工的地方要我穿女裝,後來那邊的姐姐多給了我一些衣服,我就拿來穿了。」
「打工?」
「人妖酒吧,不過他們嫌我長得太像女人了。」
柴原頓時無言對地垂下頭,但隨即猛地抬起頭,「你說你沒什麼錢,所以你沒有拿家裡的錢跟東西?」
本間頷首,「千代死了以後,她住在隔壁的兒子叫我趕快離開,千代把車子給了我,所以我把車開走……」
柴原細想,他其實當時曾借了驗指紋的工具,在奶奶家中存放現金及貴重物品處收集指紋,但除了柴原家裡的人的指紋外,並沒有本間的指紋。而且,問大伯需不需要向當地警局報失備案,大伯卻說不用了就當作拿那些錢看清一個人。
如今取得本間的說法,再加上大伯的證詞說是看到本間在家裡找值錢物品,被他叱罵後逃離的話,根本沒時間清理現場應該會留下指紋,如今應該可以斷定錢財物品不是本間拿走的,且大伯可能說謊。
但是mini cooper,本間說是奶奶給他的,這點就無法確認了。
「奶奶mini cooper呢?」
說到那輛車,本間的眼神就暗了下來,「我只跟千代學會了開車,沒學修車,後來車壞了我不會修——」
「那車?」
「mini現在暫放在修車廠。」
柴原鬆了口氣,本間卻怏怏不安地問:「你想要拿走那台車?」
柴原本來不相信本間,以為mini cooper被變賣了,現在實際見到他本人,聽了他的解釋之後,柴原還有些慶幸,因為本間對奶奶的情感是真實,不是虛假的。
如果真的把奶奶留給他車奪走,那真的就欺負人了。
雖然,本間這個人還是有些不可思議的地方,像是,人真的可以迷路迷上一年多嗎?奶奶到底為什麼要本間照顧他?而且,最後還有一個大問題——
「你剛剛明明是走北上,為什麼途中下交流道,還換了方向?」
本間不好意思地道:「因為我在休息站問人後發現我走錯路了,一直走會往名古屋去,他們叫我下交流道走另一條路。」
柴原心想也對,如果要去京都的話,應該會跟他們逆方向才是,看來本間真的……是個路痴。
「那你途中為什麼停下來載了和田?」
「原來他叫和田啊,」本間露出微笑:「我看到路邊有同類,就好奇地停下車,但他很著急地拜託我能不能載他回休息站找人,我剛剛還想著要幫他找人呢——」
柴原皺起眉暗忖,同類是什麼意思?剛剛本間好像也講了奇怪的話。
柴原之前回北海道時,其實跟本間沒太多交流,總是在一旁看著他跟奶奶熱絡的模樣,難不成,他平常就這麼奇怪的人嗎?
他正想出聲詢問「同類」的意思的時候,桌邊忽有人走近,兩人同時抬眼一看,正是說人人到的和田。
和田外套脫下來掛手上,額上流著汗滴,活像跑了幾圈操場才過來,急慌不安的表情毫無遮掩地表露無遺。
「柴原,我在這附近找不到新垣。」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