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狐 9

新垣怎麼沒想到,只是下車去上個廁所回來,自己就陷入人生最大的危機之中。
方才,新垣看到原本停著車的地方只剩畫在地上的白線框,不作二想就覺得是走錯排了,休息站停車場這麼大,剛剛還看到美女晃了神,一定是自己搞錯位子了,總不可能是柴原他們丟下他就開走了吧,哈哈哈。
新垣不疑有他地走到另一排,邊走邊探頭尋找柴原的車,恰巧與剛剛同一列的停車格裡正停著一台休旅車,他早上宿醉,記不得柴原的車型品牌車號,但顏色好像差不多,果然是自己搞錯排了。
新垣試著打開車門看看,發現它並未上鎖,那應該就是柴原的車了吧,因為他剛剛離開的時候沒有鑰匙無法上鎖。
當他高興地拉開門的時候,一道黑影忽地從裡面竄出,嚇得他手忙腳亂,反射性地抓到一團毛絨絨的東西。
汪!汪汪!
新垣定睛一看,手裡的白色馬爾濟斯正伸出紅舌,愉快地搖尾向他示好。
「原來是馬爾濟斯啊……」新垣鬆了口氣摸著馬爾濟斯的同時,才感覺到奇怪,「等等,為什麼柴原的車子裡會有狗……」
「你、你要對我家的咪咪做什麼!」一名年約五十歲中年婦女指著新垣大叫,其氣勢與她外套右胸上吼叫的獅頭圖樣有過之無不及。
「啊!這該不會是妳的車吧?抱歉抱歉,我打開門牠就跑出來了。」
他邊道歉邊雙手奉上馬爾濟斯,但大嬸八成是被嚇到了,完全沒聽進他的話,下一秒就放聲尖叫,大罵新垣想偷狗,偷狗賊,引來停車場裡所有人的注意。
「這是誤會啊!不是這樣的!」
然而,新垣的惡運卻還沒結束,正在巡邏停車場的巡警看到這邊有狀況便前來處理,最後,他與那位婦人被巡警請到休息站裡的辦公室詢問原委。
新垣解釋了自己的情況,抱著馬爾濟斯的大嬸卻還是覺得他很可疑,他有苦難言地看著警察先生。
「新垣先生,事情的經緯我大概了解了,不好意思,能請你提 出身分證明嗎?駕照或是保險證(註)。」
新垣皺起五官,抓抓下巴,「我都忘在我朋友的車子上。」
「那您可以聯絡上您的朋友嗎,這裡有電話可以借您使用。」
「呃,我的手機也忘在車上,我沒背他們的電話號碼……」
「還是麻煩您聯絡其他親人家屬?」
「不好意思!我真的記不得任何一個號碼。」
警察雙手交抱搖著頭道:「這可難辦了啊。」
新垣虛弱地垂下肩,頭都快埋進膝間裡,說被朋友丟包,沒有身份證明,也不記得任何人的聯絡方法……連他看自己都覺得可疑啊,但他真的不記得啊,電話號碼不是輸入進手機就好了嗎,如果是賽馬或樂透的號碼他反而倒背如流啊。
新垣進退維谷,擔心著搞不好下一秒就要被扣上手銬、用警車載走,難得凹到柴原,跟和田一起出遊的滑雪之行就要泡湯了嗎……
「不好意思,我們想找一位朋友,請問可以幫我們廣播尋人嗎?」
就在此時,新垣聽到不遠處傳來熟悉的聲音,猛地抬起頭,果真看到閃閃發亮的救星。
他飛也似地奔到和田面前,一把將他緊緊抱住,「阿篤!」
和田被抱得差點斷肋骨,使勁頂開新垣後才有喘息的空間。
「重逢的戲碼待會再演好嗎?」站在一旁柴原抓著新垣問道:「你怎麼會在這裡?」
新垣尷尬地望向後方的巡警與仍在生氣的大嬸,「這情況有點複雜——」

註:日本一直到2016年才開始推行個人番号カード(類似台灣身分證,非強制持有),尚不普及。故常用駕照或是健康保險證作為身分證明。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