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狐 10

「能洗清我的冤屈真是太好了——」
新垣走出休息站辦公室,緊繃的身體放鬆了下來,把剛剛手心冒出的冷汗往褲子上擦了擦。
「我本來以為你留在休息站這件事就已經很誇張了,結果還被誤會成偷狗賊。」
柴原看著新垣頻頻搖頭,方才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後,他整個傻眼,那名大嬸人贓俱獲咬定新垣要偷他的愛犬,除了新垣從和田拿給他的錢包裡找到駕照證明身分外,柴原也拿出警察證,強調新垣是他的朋友為他的人格擔保,此事純屬意外,大嬸才在新垣連番低頭的道歉聲中原諒了他。
「我自己也覺得比電視劇還誇張,那麼多的巧合就被我碰上了。」
剛好大嬸的休旅車跟柴原的新車長得像、剛好大嬸也沒鎖門、剛好他打開門的時候大嬸回來、剛好大嬸的馬爾濟斯也曾被偷過……不過,追根究柢的話,都是自己貪看美女看傻了眼吧,若非如此,他也不會被柴原他們丟包——
「功二,你們找到朋友了啊,真是太好了。」本間原本站在辦公室外面等待,看到柴原等人走出即開心地迎上。
新垣看到本間,立刻就認出了他就是剛剛的美女。
「啊!是、是你!」
柴原疑惑地看著他,「你們認識?」
「不認識啦,只是我剛剛——」新垣沒多想就要把剛剛看美女看暈了頭的事脫口而出時,瞥眼看到身旁的和田好整以暇地等著他說話,便急踏了煞車,改道:「柴原,這位是你的朋友嗎?」
柴原被這問句噎住了,一時之間還真不知道要怎麼介紹他。
「我跟柴原的奶奶認識,後來也認識了他,算是朋友吧。」本間主動接話後,與和田對看一眼,「你們都是柴原的朋友嗎?」
「對啊,我們要一起去長野滑雪,你跟柴原在這裡遇到啊,那還真巧呢。」新垣朝柴原眨了眨眼,用眼神說你怎麼會認識這大美女我們都不知道啊——
「沒有比你被誤認為是偷狗賊還巧。」柴原肘擊了新垣的腰側,他痛得怪叫幾聲。
「功二,你要走了嗎?」
「我們比預定時間晚了好幾個小時,得趕快出發。」柴原點了點頭,「對了,那臺mini cooper是奶奶送你的,你得好好保養它啊。」
「車子我會好好保養的,但是,我還要照——」
柴原連忙打斷本間,免得他說出什麼奇怪惹人誤會的話。
「奶奶怎麼跟你講的我是不知道,但你就當作沒這回事吧。」
「可是——」
他揮揮手想趕快打發本間離開,「就這樣啦,我們真的要走了,不然到長野都沒飯吃了。」
「那我可以跟你們一起去嗎?」
柴原驚訝地看著本間,這傢伙在想什麼?他都不想再追究那些奇怪的迷路藉口跟理由了,現在卻換對方窮追不捨。
「好耶,」新垣舉雙手大贊成,「滑雪就是越多人越有趣啊。」
柴原當場想把這傢伙揍飛的念頭都有了,新垣根本是個麻煩製造機。
「這……和田,你沒有什麼意見嗎。」
其實,柴原只要當場拒絕本間就好了,但不知為何,否定的字眼卻吐不出口,只好吧球丟給和田,讓他管管新垣,不過,和田彷彿完全沒接收到暗示,亦不在意新垣見美女眼開的模樣。
「我沒有什麼意見,」和田與本間對望了一眼,「如果柴原同意的話,一起去也不錯。」
柴原這才想起本間剛剛說和田跟他是「同類」什麼的,和田當然不會拒絕他,不過,難道他們以前就認識嗎?
本間見狀趁勝追擊,「可以嗎?功二,我會開車跟在你們後面。」
「柴原,可以吧?反正他自己有車又不占位子。」新垣補槍道。
柴原惡狠狠地回頭瞪了他一眼,最後才騎虎難下地說:「想來就來吧,隨便你。」

柴原無奈地走向停車場,身後不斷傳來新垣跟本間愉快交談的聲音,讓他眉間的溝壑越來越深。
「你要跟我交換電話啊!當然好啊。」
「我的名字是本間實,可以叫我小實。」
「小實——好可愛的名字喔。」
與自己並肩而行的和田聽到這些對話卻沒有什麼表情,心如止水似地平靜。
柴原忍不住側身問和田,「你不管管新垣嗎?」
「你不管管本間嗎?才剛說完他的事情就遇上了,他做的那些事你都得到解答了嗎?」
被反將一軍的柴原搔了搔頭,「結果,還真的像《權狐》的劇情一樣,雖然疑點還很多——那個是小笠原吧?」
他話說到一半,伸手指向前方,小笠原從停車場衝了出來,右手緊抓著外套衣領,神色慌亂,雙頰泛紅。若不是柴原認識小笠原多年,亦知他劍術高深,可能會以為他怎麼了……
同時間,小笠原也看到柴原等人,像溺水的人發現稻草似地激動地飛而來。
「你們終於回來了。」小笠原萬分激動,仔細看雙眼甚至有些淚濕。
柴原才正要問發生了什麼事,隨即就聽到青木在後方高喊著。
「師——傅——」
青木一步步追了上來,就像正在獵食的動物,眼裡只有鎖定好的目標,一邊想著獵物的味道,一邊伸出舌頭舔了舔上嘴唇。
柴原看了眼青木,又看向小笠原,如此來回反覆數次,他用力按了按太陽穴,覺得腦袋好疼,一定是自己忘了開新車去神社祝禱的關係(註),才會一出門就遇到這麼多奇奇怪怪的事情。

註:車のお祓い是日本神社提供替車輛祈禱驅邪的儀式,需開車到神社請神官舉行儀式。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