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狐 11

五人終於集結,準備再次出發時,小笠原說什麼也不願意坐在青木身邊,便跟和田換了位子改坐助手席。
青木眼巴巴地看著師傅離開身旁,只得從後面接近助手席的靠肩處,把下巴放在上面,努力吸取師傅的能量(?)。
小笠原頭也沒回地深深嘆了口氣,「青木,坐好,繫好安全帶。」
青木聞言仍依依不捨地黏在助手席上,和田忍俊不住地拉著他,青木這才乖乖地坐好,但死命瞪著助手席背後,彷彿看久了師傅就會被他的執念吸引過來。
柴原從後照鏡看到青木的表情,還是忍不住問了句。
「你跟你徒弟是怎麼了?」
小笠原雙手合掌請求他,「拜託,不要問。」
「這是什麼一生的請求嗎?」
他打趣地回話後,小笠原卻痛苦而嚴肅地說,「對,是一生的請求。」
見對方認真的表情,柴原反而自討沒趣,只說了聲那下次你請客之後便發動車子開出休息站。
因為中途耽擱太多時間,原本還打算到名古屋吃午餐的計畫也取消了,柴原打算一路開到長野的滑雪山莊,只要中途不停車就不會發生事情了吧。
然而,柴原覺得自己忽然變成某推理漫畫的主角,不管做什麼,或即使什麼都不做也會有事件找上門。
「他又走錯路了?」柴原忍不住大吼,若不是警察的訓練早已內化,他八成連髒話都會飆出。
出發後還不到一小時,本間就打電話新垣說他跟丟了,正停在路邊,柴原莫可奈可地調頭回去找他。
沒想到有一就有二、三、四,柴原已經不想去數這是第幾次了。
迴轉之後,柴原望向前方寬廣的道路,心想到底是怎樣的路痴才能在這麼筆直又車少的路上跟丟迷路啊。
「我猜他應該轉進去了。」新垣指著斜前方另一條小路。
「怎麼可——」柴原想起本間剛剛也在奇妙的地方轉彎,就閉上嘴直接轉進。
果不其然,開進這條路沒多久就看到白色轎車停在路邊,本間站在車旁歡快地向他們打招呼。
「新垣你去幫本間指路吧。」不這麼做的話他們一輩子也到不了長野。
被點到名的新垣驚訝中帶著絲絲期待,「咦?我可以嗎。」
「可以吧,和田。」
和田方才蓋著外套小睡,這才拉下來露出半張撲克臉,「為什麼要問我?」
「你是老闆嘛。」
和田淡然道:「隨便他。」
得到和田老闆的許可後,新垣難以掩飾興奮之情,跑到本間的車上去了。
待新垣離開後,柴原才道:「不好意思啊,和田,這裡就只有那傢伙會開車。」
和田笑道:「這樣正好,後面的座位大一點。」
柴原扯了下嘴角,他心中的懷疑已得到證實,等著看和田還能裝多久。

新垣去找本間後,直接接手開他的車,旅途這才恢復平穩順暢,終於順利抵達滑雪場附近的民宿,
老闆向柴原確認住宿人數時,發現好像多了一位。
「柴原先生,我記得你是訂五個人的房間?」
「不好意思,途中多了一個人,房間還睡得下嗎?」本間說要跟來時,柴原完全把過夜的事給忘了,早知道應該用這個當理由讓他別跟來才對……
「本來為您準備的就是六人房,或是這位小姐要獨立一間的話我們也還有房間。」
本間舉手朗聲道:「我跟大家一起就好囉,我是男的。」
柴原、和田原本就知道內情,青木基本上眼裡只有小笠原並不在意他人,小笠原有些驚訝,但反應最大的人還是——
「咦!」新垣錯愕地看著本間,不可置信,怎麼可能……
柴原瞥眼觀察和田的表情,發現他興味盎然地淺笑欣賞著這刻,難怪剛剛和田一點也不擔心新垣過去跟本間獨處。不過,他跟新垣的話,應該更要防備男性吧?
眾人無視失神狀態的新垣,處理好房間事宜後,卻得到一個壞消息。因為目前已超過時間,民宿不提供晚餐了,附近也沒別的餐廳,就算現在開下山,山下的店到時也關門了。
民宿老闆抱歉地道:「來幫忙的廚師也回家去了,如果不介意的話,我們這裡有賣泡麵……」
和田要老闆別介意,有泡麵就很好了,而且他們自己也有帶一些吃的東西。
大家暫把行李放在一旁,買了泡麵就在民宿大廳裡大快朵頤起來,柴原沒三兩下就吃得見底,走到民宿外抽菸。
民宿雖然離滑雪場還有一小段山路,但這附近也積了不少雪,柴原蹲在廊下雙手鞠起一把雪揉搓,觸感還是跟北海道的雪截然不同。
也許是回憶的加乘效果,他印象裡北海道的雪更加鬆軟綿密,他小時候最喜歡整個人撲進雪地裡,冰冰涼涼,但奶奶一把將他拎起,對他說雪是敵人,不能大意。
他想起下午與本間對談的情節,若本間所說是真的,奶奶並非突然倒下,過世還向本間交代了事情。
——千代說,他最放不下心的孫子就是你。
讓奶奶擔心,自己真的是太不孝了……如果自己可以再多做些什麼就好了。不過,現在說什麼做什麼也都沒有用了啊。
柴原用力地吐了口白煙,把手裡的雪灑回地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