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狐 12

柴原回到屋內,才發現這多災多難的一天還沒結束,民宿老闆告知六人房的暖氣壞了。
「這種天氣沒有暖氣應該會一覺不醒吧。」失意得快、振作也快的新垣苦笑道。
「一覺不醒就算了,應該會冷得無法入睡。」柴原已暗自打定注意,下次說什麼都不要跟這群人出門了,這楣運太可怕。
「當然不會讓客人們住沒有暖氣的房間,」老闆賠笑地拿出三間房間鑰匙,「已經幫各位空出了三間雙人房,當然不加價。」
柴原接過鑰匙後看向大家,「怎麼分配?」
「我跟和田一間。」
「我不能跟青木一間。」
「我要跟師傅一間。」
「除了新垣,我跟誰都可以。」
「可以的話,我想跟功二同一間。」
柴原的嘴角抽了抽,這什麼數學分配難題啊,幸好他從小數學就不好,即刻放棄解題,採用專制統治。
「抽籤吧。」

「師傅,我想跟你同一間房間。」
青木扯著小笠原的衣角,但下一秒就被新垣無情地拉開。
「就在隔壁而已,明天早上就會見到人啦。」
「可是——」
「我才想『可是』咧——」新垣看向和田,但和田完全不理他逕自走進跟小笠原同一間房裡。
「大家都早點睡吧,明天一早就要起床。」
冬季長野的滑雪場不分假日平日,每天都有很多國內外滑雪客慕名而來,所以柴原習慣一大早去滑,才不會大排長龍等著搭纜車浪費時間。
「青木走啦,睡覺。」
新垣押著青木進房後,反而是小笠原留戀地看著隔壁房關上的房門,分離焦慮在他身上的影響力可能不亞於青木。
和田悄悄靠近毫無防備的武士,在他耳邊細語,「要換房間嗎?」
小笠原激動地搖頭,力道之大像是要把臉上的五官全甩出去似的。
「不行,我得堅持下去,撐過這段時間。」比起跟和田對話,他這句話反而更像自己對自己喊話。
小笠原雙手握拳,下定決心地走回房間,和田也笑著回房。
另一間房裡,柴原正在整理自己的滑雪裝備,把滑雪板調整好後,他不經意地回頭恰好跟本間對上眼。
本間剛換下女裝,穿著休閒的男裝,隨意用橡皮圈把長髮綁成馬尾,體型偏瘦的關係,肩頸處鎖骨凸出形狀明顯,七分袖上衣露出半節結實的上手臂。
柴原想起奶奶常稱讚本間,「看起來骨架小,但力氣卻跟我年輕的時候一樣大,很好很好。」
「很奇怪嗎?」本間見對方直直望著他卻不說話,只好主動問話。
「反而是這個樣子比較不奇怪吧。」柴原苦笑,隨意找了個話題,「你會滑雪嗎?」
本間頓了一下,「應該算是——沒有滑過。」
柴原絕望地往後一仰,覺得明天的初級滑學教室又多了一位學生。
他不禁問道,「你沒滑雪過也跟過來?」
「我要來照顧你的啊,」本間眨眨眼,眼神流露出既然找到你了當然要跟過來的莫名執著。
這句話柴原一整天不知道聽了幾次,他忽地心中一陣煩躁湧上,不知是厭煩本間,還是厭煩自己。
「隨便你了。」
柴原走到床邊倒頭蓋好棉子就想睡,但眼皮才剛闔上就聽到本間的聲音。
「功二。」
「又怎麼了?」他仍閉著眼,不耐煩地回道。
「你不洗澡再睡覺嗎?」
「……」柴原把棉被悶住頭,自暴自棄地說,「我明天早上洗。」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