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狐 13

「師傅——下雪了!」
「昨天不就看到雪了嗎?」
「但今天雪從天上飄下來了啊。」
柴原一大早就被窗外幼稚的『父子對話』吵醒,他走到窗邊,用袖口擦了擦結霧往外看,巨幅美景躍然眼前,雖然飄下著細雪,但遠方的天空仍是清澈的藍色,襯托出北阿爾卑斯山連峰白雪靄靄,擁有如秘境般的神聖之美。
事實上,北阿爾卑斯山連峰裡有許多山巒都是古代民俗信仰的對象,如飛驒山脈北部的劍岳,除了被日本登山界稱為是國內最難爬的山以外,在當地信仰裡,相傳山神為天手力男神,劍岳更被視為針山地獄,禁止攀登。
「原來這就是打雪仗啊,師傅看我這球!」
柴原低頭看向那對拿雪球互丟的『父子』,還真是蠢得可愛並成功地把他從望山之幽情的情緒中拖出。
柴原搔了搔頭轉身要去洗澡,不經意地往本間的床上望過去。
本間的床舖離窗外較遠,他沒被吵醒仍睡得沉穩,濃密而纖長的睫毛蓋在白瓷般的皮膚上,睜眼靈動時勾惑人心,閉眼時卻甜美可愛,嘴角還揚起一個勾,讓人不禁猜想他夢到了什麼。
柴原用手抹了一把臉,覺得自己一定是還沒醒,看著本間有種加上十倍濾鏡的美化效果。
所幸,他洗完澡後,本間已經起床了。
「功二,早啊。」
他棉被折到一半,回頭笑著向柴原問早。
「嗯,早。」濾鏡效果可能還殘留一些,柴原被這個笑容閃得有點眼疼,帥哥這種生物總是不經意地製造周遭傷亡。
柴原決定早點下樓吃早餐,走到一樓大廳時,才發現原來不只小笠原與青木,大家都醒了,和田跟新垣甚至還吃完早餐,正在享用咖啡了。
「柴原竟然還睡得比我晚。」新垣指著他笑道。
「囉嗦,我昨天開了一整天的車耶。」其實開車不怎麼累,累的是昨天發生了太多事,心靈上的疲累。
新垣聞言馬上挺直身子,規規矩矩地用敬語,「是!對不起!柴原大人請用餐!」
柴原懶得跟他耍嘴皮子,為了不拖延上山滑雪時間,他直接到餐廳吃早餐,恰巧本間也走下樓,兩人面對面吃早餐。
老闆大概是為了彌補昨晚的晚餐,餐桌上的日式早點特別豐盛,有優格生菜沙拉、五殼米飯、烤鮭魚、煎蛋捲、味噌湯、納豆、好幾種醬菜,還有現煮的湯豆腐。
如果時間允許的話,柴原當然希望能慢慢品嘗,但現在整團的人就等他們兩個,也就無法悠哉地吃飯了。
柴原以狼吞虎咽的速度用餐時,本間卻遲遲未下筷。
「不趕快吃完過去的話,滑雪的人就會變多喔。」柴原邊吃邊提醒道。
「功二,我昨天用手機看了滑雪的影片,我覺得我應該沒什麼問題。」
「啊?」
本間嘴角微揚,自信滿滿地說:「既然說是要來照顧你,那我就不會拖累你啊。」
柴原喝進口裡的味噌湯頓時索然無味,難不成本間是想代替奶奶嗎,為何要如此堅持呢。
他放下碗,扳起臉孔道:「我不知道奶奶跟你說了什麼,但我正值青壯年,好手好腳,也有一份穩定的工作,不需要別人照顧我。」
反倒是本間才需要人照顧吧,他的路痴程度幾乎對生活造成困擾了。
本以為這段話至少能讓對方有所動搖,柴原把味噌湯喝完抬眼,本間仍是那副笑咪咪的模樣。
「你說的我都懂,但也許千代注意到的地方,你沒有發現。」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