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狐 14

新垣走到屋外,看到青木、小笠原在玩丟雪球,高興地加入戰場。他頂著前高中棒球王牌投手的氣勢想要一打二,卻意外大敗,被小笠原道場的師徒一陣連擊無力抵抗,而且他覺得手指沒什麼感覺,好像快凍傷了。
新垣見柴原打開引擎熱車時便趕快鑽進車內取暖,但打開門一腳才剛踏上車,就被柴原斥退。
「你的手套、外套上都是雪,在外面抖一抖再進來啦,等下整個座椅都濕的。」
新垣苦著臉在車邊抖雪的時候,本間跟和田亦從民宿裡走出,相談甚歡,柴原皺眉心想這兩個人一定認識吧。
和田一上車,柴原便隨口跟他聊了一下天氣,最後才裝作不經意似地問道。
「你剛剛跟本間在聊什麼?」
這問句鑿刻得太明顯,讓和田忍不住笑意,「我真的不認識本間。」
「但你們看起來不像不認識。」
「大概因為我們是同類,比較有話題聊吧。」
柴原皺眉暗道,又是「同類」,這難道是什麼行話或暗語嗎?
想再追問時青木跟小笠原把身上的雪弄乾淨上了車,新垣也乖乖地搭上本間的車,柴原見人都到齊便先按下疑問,開車出發。
其實民宿離滑雪場頗近,他們花不到十五分鐘就抵達目的地。
柴原拿著裝備到滑雪山莊大廳整裝,其他人則去租借雪衣雪褲跟雪具。來得還算早的關係,柴原準備好的時候,其他人也都穿好裝備,拿著雙雪杖與雙滑雪板,但本間卻租了跟柴原一樣的單板滑雪板,一般初學者都拿雙杖雙板,單板算是進階班。
柴原見狀驚訝,新垣拍了拍他的肩。
「我跟他講過了,他堅持要租單板,說自己運動神經還不錯。」
一行人走到屋外,先找個空地試著穿雪板走路看看,六人中稱得上有滑雪經驗的只有柴原跟小笠原兩人,他們忙著指導其他人如何穿雪鞋扣上雪板時,卻沒發現本間一個人搭了纜車上山。
待眾人再見到他時,本間已從初學者的滑雪道順暢地溜下,最後還轉了一個大彎停在柴原旁邊。
本間把滑雪鏡拿下,甩了甩長髮馬尾,看著柴原微微一笑。
「其實還蠻簡單的啊。」
柴原被嗆得說不出話來,連小笠原也大感驚訝,因為他雖然會滑雙板,但單板不那麼在行,可是本間第一次滑雪就滑單板,而且表現毫不像生手。
「師傅,我也想從上面滑。」青木看到本間從上面滑下來舒暢的模樣也躍躍欲試。
新垣聽了便道:「那大家一起搭纜車上去吧,反正不會滑就滾下來嘛。」
柴原跟和田不約而同地白了他一眼,滑雪是很容易受傷的運動,每年都有人摔倒骨折,若運氣不好也有可能遇到雪崩遭難。不過,通常滑雪場都會巡邏檢視雪山的狀況,只要不偏離路線太遠都算安全。
柴原覺得這裡的初級滑雪道還算平緩,只提醒大家一些注意事項後,便兩兩一組搭纜車上山。
搭乘纜車的途中,方才稍事停歇的細雪又隨風飄落,從高處往下望去,底下是一片銀白色世界。
「這邊讓我想起了北海道。」本間看著遠方山頂,不經意似地說。
柴原不願承認自己也有一樣的想法,硬著嘴皮子反道:「北海道才沒有這麼漂亮的連峰呢。」
本間笑著點頭,「也是,這裡也沒有像北海道那樣一望無際的雪原啊。」
經對方一提及,柴原眼前就浮現廣闊無邊的雪地,冬日暖陽灑下,白雪還會像寶石一樣閃閃發光,雖然奶奶總罵他笨,看著雪看久了可是會瞎掉的,但死小孩總是講不聽的,他還是喜歡盯著看,因為,美麗的事物總有股吸引人的魔力。
柴原望向本間的側臉,輪廓線就像遠方的山稜線般凹凸有致,細雪落在鼻尖上,轉瞬即融的剎那叫人目不轉睛。
纜車抵達初級雪道起點後,小笠原先試滑一小段給大家當範本,柴原則裝備好滑雪板站在一旁,若有什麼狀況他可以隨時支援。
他心裡正想著,一團裡有好幾個初學者,果然變成了滑雪教室時,青木卻表現出奇佳的平衡感,順利地用Z字型滑到小笠原身邊,就連看起來文弱書生模樣、比較不擅長運動的和田也滑得還算不錯。倒是前王牌投手的新垣滑沒三兩下就跌倒在地,弄得全身是雪,連撐著雪杖要重新站起時,都跌回原地好幾次。
「你的重心完全往後傾了,」柴原滑到新垣跌倒處提醒他,「跌倒的時候要往旁邊,像你這樣往後跌手很容易受傷。」
新垣苦哈哈地回道:「滑雪好像……沒有想像中好玩耶。」
「剛開始本來就要經過一段學習歷程,我可沒逼你來啊。不過——」柴原望向快滑到終點的青木跟和田,「到底是你比較不正常還是他們不正常?」
他抓了抓頭尷尬地乾笑道:「應該是我比較不正常啦。」
隨後柴原送佛送上西,陪著新垣跌跌撞撞,總算滑到終點,和田恰巧也滑了第二趟下來,見新垣扶著腰,表情有點痛苦。
「跌倒了嗎?」和田關心道。
「跌了幾次我都懶得幫他數了,和田你幫忙看著他吧,我都還沒好好滑一趟。」
和田點頭接棒照顧新垣後,柴原便拿著滑雪板,直接搭上前往進階滑雪道的纜車,而一直跟在柴原身後的本間,也隨後搭上了纜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