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狐 15

隨著纜車往上爬,高度緩緩攀升,風雪竟也跟著增強,當柴原抵達進階雪道起點時,能見度已大幅度降低,若不是有纜車設施等人工建築物當標的,眼前就是一片分不清東西南北的雪白。
柴原跳下纜車行經工作人員身旁,聽見他們在討論待會要不要封閉雪道,讓他不自覺地加快腳步,要是還沒滑到就被趕下山那就太吃虧了。
柴原就定位準備把腳固定在滑雪板上,戴上護目鏡,正要往前滑動時,就聽見本間的聲音。
「連路都快看不到了,好像有點危險啊。」
柴原轉頭看到不知何時跟了上來的本間,還自詡為保護者的模樣,便賭氣似地道:「這點風雪沒什麼啦。」
他沒多想,下一秒就使勁往前滑動,整個人衝入遍布雪花的滑道中。
以往在滑雪的時候,柴原是很放鬆的,放空腦袋享受在雪地上電掣風馳的速度快感,但是,今天才剛起步他就聽見本間隨後跟上的聲音,背後有個巨大的存在感正追著自己。
他的耳邊呼呼的風聲裡,夾雜著和田說過的話——這個故事的重點,不是『誤會』,而是『後悔』。
那天在休息站解開柴原他對本間的誤會後,看著本間說要『照顧』自己,還鍥而不捨地跟了過來,現在也緊緊地尾隨身後,讓他心中的煩悶感終於升到最高點,讓他不得不直視自己內心的『後悔』。
三年前奶奶車禍後,柴原曾猶豫著要不要回北海道照顧奶奶,躊躇不決時,本間留在農場與奶奶一同生活,讓柴原心中放下大石,有人陪伴在奶奶身邊,他也比較放心。
不過,現在回想起來,這些都是他不願放棄一切回老家的藉口啊。
當奶奶過世,本間離開時,他也是一昧地選擇責怪、懷疑本間,只因為這樣就可以讓他逃避『後悔』,後悔當年沒選擇回北海道。奶奶是他生命中重要的親人,他卻如此不孝,還自以為放心地交給外人照顧,而且,這位外人還死守著與奶奶的約定,說要『照顧』他。
柴原往後瞥了一眼,本間仍跟在他身後,而且在進階滑道上仍身手矯捷,完全不像個新手。
他只要看到本間,內心的自責與後悔就不斷發酵,不停地提醒著——奶奶連離開了都還在關心著你喔,可是你卻……
「功二!」
柴原一時分神,偏離了滑道,當本間大聲喚著他的名字時,他已不醒人事地被落下的層層白雪覆沒。

不知道昏迷了多久,柴原漸漸恢復意識,但四肢卻動彈不得,就連睜開眼皮也沒辦法,他聚精會神在其他感官上,但四周萬籟無聲,唯一感受到的是寒冷不斷從身體各處蔓延而上。
柴原雖然沒有山岳救難的經驗,但曾聽長野縣警察分享過相關山難案件,他說遇難時最怕就是失去冷靜與求生意志,病急亂投醫只會導致無法挽回的後果。柴原告訴自己要冷靜,方才本間就跟在他身後,一定看到他跌落山丘被小雪崩埋住了,他會去找人求救的。
思及至此,柴原忽覺自己可笑,結果自己還真的要靠本間「照顧」。無論如何,還好剛剛本間跟在自己身後,若是獨自一人滑雪遇難,他可能不久就會失去求生意志,被掩埋在這片白雪裡吧。
……好冷,好像越來越冷了。
柴原雖然無法動彈,但凍如刀割的痛感仍讓他難耐,讓他想起不孝之人在死後會墮入寒冰地獄,接受無窮無盡的酷寒之刑。該不會,這就是上天給他的懲罰吧?
他忽地意識到自己一逕地負面思考,嘗試轉移注意力時,眼睛驀地能睜開了,但眼前卻不是層層白雪,而是老家的北海道農場。柴原接著發現自己沒有形體,有點像是做夢一樣,用上帝視角看著自家農場。
他懷疑自己核心體溫過低產生幻覺,但眼前出現的人卻讓他幾乎把自己遇難的事情拋在腦後。
奶奶走到屋外坐著曬太陽,左腳明顯不太靈活,前方不遠處,本間剛做完農務,把農具放好後擦了擦汗,走到奶奶身旁。
「今天比較舒服了嗎?」
「是比較舒服了,但就是提不起勁呢,」奶奶苦笑,「我一輩子忙活了這麼久,還是第一次不想工作啊。」
「千代只是需要休息一下。」
「可是對我來說,不做事的話,就跟死了也沒什麼兩樣。」
「但千代妳還不想死吧?」
「與其說想不想,倒不如說還有掛念的事啊,我還有個孫子還沒結婚啊,也不知道之後會不會有人照顧他。」奶奶扶著膝蓋,緩緩站起,「所以啊,在他成家之前,我可不能倒下。」
本間望向她,嘴角輕揚,「這只是千代你不想退休的藉口吧。」
「我是真的很擔心他啊,要是我先走了你可要幫他找媳婦啊——」奶奶俏皮地眨了眨眼。
「這可麻煩了,」本間裝出一副懊惱的樣子,「要幫功二先生要成家不簡單啊。」
「是啊,他好像不太受女孩子歡迎啊,長得很普通,個性沒特色——」
細數了孫子的各種缺點後,奶奶與本間相視數秒隨即放聲大笑。
柴原也笑了開來,眼前看到的事情如果是真的就好了,說要照顧他只是玩笑話,不是臨終遺言啊。
本間牽起千代的手,「總之,千代妳一定會長命百歲的,還要讓我報恩好幾十年啊。」
「這麼久啊,你不膩我都嫌膩了。」奶奶一臉嫌棄,逕自向前走進玉米田中,本間亦隨著腳步跟上。
「千代妳救了我啊,不管多久我都要回報這恩情。」
「真要說的話,是你救了我吧,要是沒有你用狐狸毛皮為我取暖,我在那邊真的會凍死。所以我們真的互不相欠,真的不用綁在我這老太婆身旁。」
「可是,我會變成這樣都是千代妳的關係啊,妳不收留我的話,我就沒地方去了。」
奶奶看著撒嬌似的本間,一副拿他沒辦法的樣子,「如果你還是狐狸的樣子就好了。」
「妳又開始嫌棄我了。」本間撇撇嘴。
「我只是比較喜歡狐狸。我小時候看過一隻毛色漂亮的狐狸,那時候好想養一隻狐狸啊。」
「哎,那隻說不定是我呢,千代我們真有緣。」
奶奶噗嗤一笑,「怎麼可能是你,都過幾十年了……」
「怎麼可能不是我?」本間狐媚地笑,「我都能變成人來找妳報恩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