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狐 16

「功二、功二……功二!」
雙頰被人用力拍打了好幾下,柴原從疼痛中猛地清醒過來,睜眼就看到本間的手還想往自己臉上招呼。
「等、等等——」
他趕緊出聲,本間才放下手,「太好了,我還以為你昏過去了。」
「我不是被雪埋……咦?」柴原用手撐著雪地坐起,神情恍惚地看著本間,又望了下四周,最後低頭盯著身上少許的片片雪花。
方才到底發生什麼事?雪崩只是自己幻覺嗎?也許是,因為連滑雪板都還好好地在自己腳下。
「剛剛真的嚇了我一跳,你怎麼忽然跌倒了呢?」
「我剛剛倒下去後,過了多久?」
「多久?沒多久啊,我滑過來拍拍你的臉就醒了,頂多一分鐘。」
柴原心想,自己才昏迷了一分鐘嗎?怎麼像昏迷了好一陣子,那被雪埋住、猶如鬼壓床的實感是怎麼回事?還有本間跟奶奶的對話——
「狐狸……」
「狐狸?你看到狐狸嗎?」本間聞言往後張望,「沒有啊,這裡怎麼會有狐狸。」
「不,不是我看到狐狸,而是——」柴原望向本間,也許是被方才的夢境或幻覺影響吧,覺得他真長得有點像狐狸,異常媚翹的眼尾,跟亦男亦女的身段。
「跌倒的時候撞到頭了嗎?」本間半開玩笑地說,「還是先下山休息一下吧?我扶你起來吧。」
本間好心地攙扶柴原,但他卻還滿腦子都在想狐狸的事情。
狐狸怎麼可能變成人呢,而且報恩的話,也是白鶴吧,怎麼會是狐狸——
「功二你自己不出點力的話,我也沒辦法扶你起來喔。」
「啊,不好意思。」
柴原在本間的攙扶下重新站起,鬆開雙腳與滑雪板的連結後,他試著活動一下四肢,只有左腳輕微扭到,其他地方並無大礙。他本來還想重新站上滑雪板直接滑到山下,但本間卻早一步搶走他的滑雪板,提案走回去搭纜車下山。
山上的風雪仍未停歇,本間兩手各拿著一塊滑雪板,腳步堅定地踏雪往前,柴原跟在後頭重新踩過他的足跡,看著他的背影,那句壓在心底的問句不知怎麼的就問了出口。
「奶奶真的說過……她最放不下心的孫子是我嗎?」
一說出口柴原就反悔了,他真希望呼嘯的風聲可以吹散這句話,不讓對方聽見,但前方的腳步卻事與願違地停下。
本間側著頭,柴原一時還出神地想著,他的鼻子也尖挺得像隻狐狸。
「你希望我回答什麼?那我就給你,你要的答案。」
「太狡猾了……」
「彼此彼此,」本間轉過身面對柴原,「如果我的回答可以沖散你的罪惡感的話,何樂不為?只是,你對千代的感情也就這樣而——」
柴原沒讓本間把話說完,就衝上前抓住他的衣領,但這個激烈的動作拉扯到左腳踝,如電擊般的刺痛讓他失去平衡,連著本間一起倒在雪地裡。
兩人之間靜默了數秒後,本間忽地仰頭大笑。
「這下子真搞不懂你是想揍我,還是想抱我了。」
——這傢伙總算露出狐狸尾巴了。
柴原又氣又惱地想站起,但整條左腿幾乎失去知覺,他只能試圖雙手用撐起全身的重量,欲往旁邊倒過去解除這尷尬的姿勢時,本間卻雙手一伸,壓下他的背,完成擁抱的姿勢。
——千代,他真的是你的孫子裡最麻煩的一個。
「你不是也看到了嗎,千代只是擔心你娶不到老婆,她從來沒有怪你們太少回家或不常陪她,你們回來她才累呢。別再自責了,她不會希望你用這種方式懷念她的。」
本間的話就像是一根針,刺破了柴原心中膨脹到極點,卻又無法釋放的情緒。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想起來,還是沒辦法起來,就這樣趴在本間身上,聽著他繼續說些自己平常聽了會揍人的話。
「她沒怪你,沒有人怪你的。別自己懲罰自己了——」
本間像在安撫小孩似地輕拍柴原的背,用溫柔的力道與固定的節奏,讓他卸下了防備漸漸地放鬆。
「別再堅持無謂的逞強跟男子氣概了,向別人示弱,或是承認後悔,沒那麼難吧?」
柴原感到身體緩緩下沉,彷彿自己不是趴在本間身上,而是在一團毛絨的毛皮上,蓬鬆、柔軟、橘黃色的——狐狸毛皮。
柴原原本已化為一灘爛泥的意識終於找回主權,緩慢運作起來,他想起剛剛本間有句話很奇怪。
——你不是也看到了嗎。
是指他跌倒時看到的幻覺嗎?那本間怎麼會知道他的幻覺呢?
柴原欲張眼開口詢問時,耳邊傳來本間的氣聲。
「都叫你別再堅持了,為什麼還要細究呢?」
伴隨著本間的笑聲,柴原的意識又陷回了黑暗之中。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