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狐番外 美女、詐騙和油豆腐烏龍麵 1

幾乎沒有男人討厭《魯邦三世》中的峰不二子,她擁有無人能敵的魅力與性感,就算被她騙被他背叛九千次也甘之如飴。
但是,若真的遇上了她,這杯甜膩的毒酒可不是每個人都喝得起。

據日本警察廳統計,每年向警察機關提出失蹤協尋的人口近九萬人,從平成二十六年以來更連續三年增加成長。若失蹤人口已成年,亦無刑事案件可能性的話,警方並不會積極大規模協尋,換句話說,要從現代社會裡人間蒸發,並沒有想像中得那麼難,在日本,每年都有上萬人消失。
「我知道了,謝謝你的協助。」
柴原客氣地感謝對方後,掛上電話,在A4紙上的表格最後一格裡打叉,即完成一份畫滿叉叉的表格,他把這張紙放到另一疊同樣打滿叉的表格紙堆上,半無奈半生氣地右手握拳敲桌。
找不到奶奶的深紅色mini cooper,也找不到人。
那次長野滑雪回來後,柴原連車子都沒開去檢修,就投入尋人活動。從本間實似真似假的話裡,挑出最有可能為真的資訊,像刑事劇警察一樣,進行單調又枯燥無味、但在實務上其實很有用的搜索。
柴原相信本間對奶奶的情感,覺得他不可能把mini cooper賣掉,極有可能如他所說在放在修車廠,所以柴原從北到南一間間打電話詢問找車。
mini cooper不算是常見的車種,接到電話的修車廠幾乎不用調資料就可以回答柴原的問題,其中雖然找到幾台與奶奶的mini cooper同樣的車款,但最終都與奶奶的車牌不符,白高興了幾分鐘。
柴原用下班時間或工作休息時間,花了近一個禮拜打完電話,一無所獲。
難道本間無情地把車賣了嗎?還是放在別的地方?那為什麼要丟下這台車開別的車?
他不自覺地抱頭思索其他可能性,專注到連前輩來交班了都沒發現。
「喂,柴原。」
柴原被他的聲音嚇得直起身,前輩見狀笑道:「發什麼呆啊?」
「啊不……不好意思。」他有點心虛地抓了抓頭。
「別抱歉啊,反正也沒什麼事,今天的京都還是一樣和平啊。」
柴原跟著前輩一同望向窗外的冬末暖陽,今天的確沒什麼事,早上也只有一組外國人來問路而已,所以他才偷閒把最後幾組電話打完。
柴原把那疊A4紙整理收起,準備向前輩打聲招呼下班時,看到對方打了個大大的哈欠,他這才注意到前輩臉上掛著兩個濃濃的黑眼圈。
「前輩昨晚沒睡好嗎?」
前輩揮了揮手,「昨天跟老同學在木屋町喝了一晚,年紀大了熬夜什麼的還是吃不消啊。別說我,你自己這幾天也很累的樣子,晚上幹嘛去啦?」
柴原頓了一下,解釋起來實在太麻煩了,他便選擇模糊過去。
「在整理家裡的東西啦。」
前輩雖然點了點頭,但他警察的直覺早就聞到不對勁的味道,柴原想匆匆逃離現場,不讓對方再多問。
「那我先走啦,前輩。」
柴原剛要拉開更衣室的門,就聽到前輩在身後喊著。
「婚假要在一個月前提出申請喔。」

如果真的是追女朋友之類的搞不好還比較簡單,他現在可是毫無頭緒啊。
柴原多花了五分鐘向前輩解釋才離開派出所,走到停車場的路上他仍在思考下一步要怎麼做,可能得回北海道一趟,老家應該會有一些線索。
初步擬好計劃後,柴原坐上車發動引擎,車頭大燈一開,他同時被擋風玻璃前的畫面嚇得差點叫出聲音。
有個人趴在他的引擎蓋上!
若不是才剛發動車子,柴原可能還會以為是自己撞到了什麼。眼見那個人像電影慢動作似地緩緩地抬起頭來,咧開滿是鬍渣的臉頰,對他傻笑。
「還好有堵到你啊,柴原!」
新垣前五分鐘到派出所找柴原撲空,從他的前輩口中知道他才剛離開,可能還在停車場。新垣用高中畢業以來就沒再使用過的跑壘速度,把柴原的車子引擎蓋當本壘板,成功地上撲壘得分攔到人,雖然緊接著就被柴原狠罵了一頓。
「你在幹嘛!快下來!車子都被你刮花了!」
新垣邊爬下車邊回嘴,「怎麼可能,板金哪有這麼脆弱——」
「我回去就拿放大鏡好好檢查,到時你等著收重新烤漆的帳單吧。」
新垣哇了一聲,拉著他叫道:「巡查長大人!我錯了!對不起!」
柴原最煩新垣的就是這點,偏偏他還長得又高又壯,卻動不動就低頭,不像個男人。而且他現在看到新垣更加煩躁,
之前,為了尋找本間,滑雪回來後他曾逼問新垣,要他把跟本間聊天的內容一五一十交待。新垣的確也老實這麼做了,但內容實在太沒用太沒營養,比高中生搭訕女孩子還無聊。
他當時還問一旁的和田,「他這樣你還要跟他交往?」
「我跟他沒有在交往。」從滑雪回來那天起,和田始終否認兩人關係。
「篤!我錯了!對不起!」
總是這樣,新垣變不出新把戲。
看著眼前又使出一樣招數的窩囊男人,柴原懶得搭理他,直接問來意。
「你找我?」
新垣猛抬起頭,「對對對,我有一件應該得報警,但又不能報警的事情想請你幫忙!」
「外遇不用報警啊(註),不過你們也沒結婚就是了——」
「我沒有背叛和田啦!」
「那還真是意外啊。」柴原的話跟他的表情有著巨大的溫差。
新垣哭笑不得,「至少這句話要相信我啊!」
「好,我信。所以你其他的話我都不用相信了,那我走了。」
眼看柴原轉身就要走,新垣才急中生智,想到一件會引起對方興趣的事。
「對了,我有看到本間喔!」


註:日本在一九四七年即廢除通姦罪的處罰規定。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