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狐番外 美女、詐騙和油豆腐烏龍麵 2

木屋町位於鴨川旁、運河高瀨川側,有著小橋流水的景致,沿岸種滿櫻花,亦是著名的賞櫻地點。然而,到了夜晚,此處搖身一變,成為京都的歌舞昇平、醉生夢死的不夜城。
柴原曾在居酒屋聽一旁的酒鬼大叔這麼形容:「木屋町啊,白天是個矜持的和服美人,晚上就變成輕佻騷包酒家女哦。」
柴原本來不以為然,直到他受命支援木屋町轄區,才不得不認同這種說法。到了晚上,酒客們被木屋町酒家女迷得神魂顛倒,聚眾滋事,警察則不得不熬夜處理善後。
木屋町總讓柴原想到工作上的煩心事,平常能不走這裡就不走這裡,喝酒的話也偏好其他地方的居酒屋。
所以當新垣說,要到木屋町的酒店找當事人時,他不禁皺起眉頭。
木屋町附近難停車,故他們從出町柳沿著鴨川往南走,過了丸太町後繞進去,再沿著高瀨川繼續往前。接近木屋町時,途中的風景也從一般民家變成各色招牌林立的歡樂街。不過,京都有著古都的驕傲還是比較含蓄點,其他地方的花街柳巷宣傳燈箱都更露骨得多。
「那間『巨乳專科』你有去過嗎?」新垣莫名興奮地問道。
柴原瞥了眼那四個字,覺得這應該是京都招牌的極限了吧,他聳聳肩道:「處理酒客糾紛時去過一次。」
新垣怪叫了幾聲,說不愧是巡查長大人之類拍馬屁的話。
「話說,今天又不是『白兔』的公休日,你怎麼有空出來?」
「今晚掛臨時休息啊,和田有事去小笠原家一趟。」
說到小笠原,他自滑雪回來後柴原就找不到人,還聽家長說他的劍道教室停課了好幾次,就算打電話過去,也是他的弟子青木接的,結結巴巴地說師傅正在修行。柴原才正想著這兩天要找時間過去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沒想到和田先過去了,是跟『那個』有關係嗎?
「和田為什麼要去他家?」
「拜訪朋友很正常啊。」
「特地店休去拜訪?是跟『那個』有關係嗎?」
「『那個』是哪個啊?」
柴原從和田跟本間的對話推理得知,和田可能也不是一般人,他亦抓來新垣問和田的事,但這傢伙平常看起來沒什麼腦,守密裝傻倒是一流,不管怎麼逼問新垣都像個軟棉花。
柴原停下腳步,「你再不說的話,我就不過去了。」
「那我也不跟你講本間在哪囉——」
他暗罵了一聲,憤憤地繼續往前走,新垣則笑咪咪地跟在後面。

柴原仰頭看著幢外觀髒汙的複合式舊大樓,心裡有不祥的預感。
「就是這幢?」
新垣頷首,指著上方由好幾個長方型小招牌組成的霓虹串,整幢樓幾乎都是酒店或酒吧。
「二樓,店名叫Lady MaMa。」
又Lady是又MaMa,令人煩躁,但最讓柴原煩躁的是店名下面的那一小行字——人妖酒吧。
「如果不是什麼正經事,我就把你丟進鴨川裡。」柴原惡狠狠撂話。
「真的是很正經的事啦,上樓吧!」
也許是急於證明自己的話,新垣三步併成兩步飛快地上樓,柴原走到二樓時,他正站在門口跟Lady MaMa裡的人講話。
「哇嗚——阿浩,你真的帶刑警來了啊!是搜查一課嗎!」
「柴原雖然不是搜查一課,但也是很厲害的警察喔!」
如果柴原會隨身帶著針線的話,一定馬上把新垣的嘴給縫了。
他走到新垣身後才正想罵他幾句,幾名化妝得妖嬈、穿著暴露的男大姐忽然聚集到門口,像八爪章魚似地把他們兩人扒進窩裡。
柴原被塞進一個過分柔軟的粉紅色沙發裡,左邊是綴滿亮片藍色小禮服,右邊是橘紅色露肩連身裙,兩個男大姐把他夾在中間。
「看起來不像太刑警啊。」
「但是個好男人喔,我可以。」
「螢姐姐,別老是跟我搶嘛——」
一左一右兩人邊對話邊更貼近柴原,他不知道自己會先被擠扁,還是被濃郁的香水嗆死。
「兩位大姐先放過我朋友一馬吧,他今天是來辦案的。」坐在面對的新垣雙手合十,苦求兩位姐姐。
「好吧,那先放過你。」藍色小禮服在柴原耳邊呵氣,還舔了一下他的耳垂。
「刑警先生,等等再來找你玩。」橘紅色連身裙則用力在他的臉頰親一口,留下光亮的口水漬。
饒是柴原也傻了半晌,才用袖口用力擦耳朵跟臉頰。
「不好意思啊,『姐姐們』就是比較熱情——啊啊柴原你別走啊——」新垣死命拉住起身想離開的柴原,「你不想知道本間在哪嗎?」
「我自己找就好!」
「別這樣啦——都來到這裡了,先坐一下,姐姐們不會過來了啦。」
當新垣死纏爛打地拖住柴原時,一名穿著黑色華美和服,看似個四十歲上下、雍容華貴的貴婦端著酒菜緩步走到桌旁。
「真是對不住,我們家的看到好男人就這樣。」他出聲後,柴原才發現他也是男的,聲音雖然低沉,但卻是一口標準婉約的京都腔,意外地呈現某種風情。
「MaMa你應該早點來啊。」新垣抱怨道。
MaMa呵呵地笑了幾聲,「這樣吧,今天的酒都算是本店招待,警察先生就儘管喝吧。」
柴原瞄了眼桌上那罐酒的酒標,還剛好是他喜歡的日本酒,MaMa很有眼色地斟酒到他面前。
「怎麼稱呼呢?」
他接過酒緩道:「柴原。」
「柴原先生,那谷川先生的事就多麻煩了。」
MaMa身上雖然也有香水味,但不似方才那兩位那麼嗆鼻,柴原才沒排斥對方的接近。
「欸,MaMa,谷川他人呢?今天沒來嗎?」新垣問道。
「剛剛還在的,好像跟冬美出去一下吧。」
「冬美是誰啊?他們該不會不回來了吧?」
「冬美是最近才來的,你還沒見過吧,」MaMa一手撫著下額,「會不會回來——這我也說不準呢。」
「谷川那傢伙,我都把人帶來了——」新垣不敢回頭看柴原的臉色有多難看,要是叫他能不能明天再來一趟,肯定會被丟到鴨川吧。
所幸,新垣的擔心沒維持幾秒,Lady MaMa的開門鈴聲響起,MaMa回頭望了一眼,開心地回報他們回來了。
柴原與新垣跟著轉頭一看,一名穿著西裝,頂上沒剩幾個毛的中年男子醉醺醺地走進門,攙扶著他的是一名穿著白色連衣緊身裙,露出白晰長腿的長髮女裝男,雖然他扮相近乎完美,比女性還姿媚悅人。
柴原瞪大眼脫口喚他,「本間!」


京都真的有間巨乳專科…XD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