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狐番外 美女、詐騙和油豆腐烏龍麵 5

「打擾了。」

柴原看著本間走進門,在自家玄關處把彎著腰脫掉高跟鞋,領口露出白晰且平坦的胸前,才醒了過來,忽然有種這個人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的感覺。

但本間毫不在意柴原的呆滯,走過他身旁在公寓裡好奇地逛街。

「有2LDK(註)耶,還蠻大的嘛——」

進門後就是廚房,柴原不常開伙所以還算整齊,本間再往前走,客廳桌上凌亂看不到桌面,以沙發為中心的一公尺半徑內全都是啤酒罐與垃圾,只得委婉道:「很有單身男子的生活感。」

「你先坐餐桌那邊吧。」

柴原快步走了過來收拾客廳的殘局,他有點緊張,不知為何,他不想被看到自己這幾天調查對方的資料。

本間順從地坐在餐椅上,抱著一絲絲可能性問道:「你家有吃的嗎?」

「有泡麵之類的,你餓了?」

「工作完能不餓嗎?」

本間此時的坐姿與他在Lady MaMa上班的模樣判若兩人,一手隨意撐在椅背上,雙腿粗魯地大開,終於跟這個『單身男子』的公寓背景融合在一起。

「泡麵在最左邊的櫃子裡,也幫我煮一碗吧。」

柴原把搜查的資料藏到房間裡,其他東西拿了個垃圾袋隨便亂塞,弄好之後抬眼看到餐廳桌上已放著兩碗蓋著一疊報紙的泡麵。本間不知何時換了上男裝,輕便的淺黃色T恤與棉褲,長髮也束起馬尾,雖然臉上還殘留著彩妝,卻也不突兀,可能只要人長得好看,穿什麼扮什麼都有型吧。

「麵快泡好囉。」

柴原討厭泡得太爛的麵,最好是還留有硬度的那種。他火速洗手就座,兩人不約而同地打開泡麵蓋。

一時之間熱氣蒸騰,柴原透過霧氣看向對面,想起不久之前的熱門泡麵廣告,前輩還很著迷廣告中的女星,每天都要用手機看好幾次。

泡一碗油豆腐烏龍麵,等三分鐘,霧氣漂散而去時,眼前出現一名長著狐狸耳朵跟尾巴的絕世美女,夢幻般的廣告劇情撫慰了冬天裡每個孤獨男子的心。

柴原心想,眼前的情況,似乎人事時地物都吻合了,但心情上卻大相徑庭。

「不趕快吃的話麵都爛囉。」本間提醒道。

他暗叫一聲,大扒了幾口,確實有點爛了。

「雖然札幌拉麵泡麵也不錯,但我還是比較喜歡屯兵衛啊。」

「因為有油豆腐?」果然是狐狸。

「你這是刻板印象,」本間賭氣似地撅嘴,「因為屯兵衛是最好吃的。」

「札幌拉麵在我心中也是最好吃的。」

兩人在泡麵上無法達成共識,卻很有默契地結束話題安靜吃麵。

本間真的餓了,沒兩三下就吃得麵底朝天,滿足地發出喟嘆聲。

「先不論泡麵口味品牌,發明泡麵的人類真是天才啊。」

柴原沒回他的話,一心想著要怎麼開口。本間找泡麵的時候把廚房摸熟了,倒了兩杯啤酒回來。

他啜飲一口後,舒舒服服地瞇起眼,享受啤酒過喉的快感,總算是吃飽喝走了,才慵懶地開口。

「我猜你有很多話想問我吧?我也有些問題想問你呢,不如就我先來吧,」本間的右手肘靠在桌上,歪著身體,直勾勾地看著他,「你為什麼不懷疑呢?」

一般人遇到非常理可解釋、難以置信的事情,總會先懷疑不相信,但柴原卻跳過程序,接受了設定。

「你不是讓我看了嗎?你跟奶奶的畫面。」

雖然包裝得像是柴原自己夢到的,但夢境的基礎仍是作夢者的認知與潛意識,他不可能無緣無故夢到一個超乎他認知的東西,再加上還有和田幫本間背書。而且,推理小說都說了,排除掉一切不可能,剩下的事再怎麼離奇也是真相。

「我還以為要露個尾巴之類的才能嚇到你呢。」

「你能露出尾巴嗎?」

本間看到對方瞬間閃過期待的神情,難忍笑意。

「你想看的話也不是不行啦——」

柴原察覺到自己的失態,連忙裝起正經。

「還是算了吧,我不喜歡毛絨絨的東西。」

註:LDK分指起居living、餐廳dinning、廚房kitchen,2LDK指兩房一客廳一餐廳一廚房規格的住所。

從滑雪之旅以來,柴原再次見到本間,看過他各種樣貌,被冤枉楚楚可憐的、像母親般溫暖的、鄙視一切的、奸巧詭詐的、溫柔可人的。雖然不知道哪個才是真正的他,也或許真正的他根本不存在這些形象之中,但眼前這個本間無疑是他覺得相處起來最舒服的一個。

兩人像老友似地喝酒聊天,面對柴原的問題,本間知無不答,也修正了一些說法。

奶奶過世後,他開車離開北海道到處流浪,有錢就繼續移動,沒錢就停下來打工,本來沒想到京都的,卻因為一些小事越開越近,那次在休息站遇到柴原是某種牽引吧,就像這次一樣。

「像這次一樣?什麼意思?」

「我不是說了,mini cooper拿去抵押借錢了,藤井組開的借貸公司雖然給錢爽快,但缺點就是利息太高。我想說來京都這裡錢賺得比較快,就在木屋町打工,還想著會不會遇到你呢——」

柴原知道藤井組,是在北陸一帶勢力頗大的黑道組織,本間的話聽起來沒什麼破綻,但他還是覺得哪裡怪怪的。

「看你一副不相信我的樣子,只好帶你去找藤井組,讓他們替我證明了。」本間無辜地道。

柴原想都沒想就應好,目光如炬地盯著本間的反應。

「還真的不相信?功二真把我當嫌疑犯了,我頂多只是捉弄你一下,可沒犯罪喔。」本間擺擺手,「而且話說回來,我不算是拯救你的恩人嗎?」

「這件事跟那件事是兩碼子事。」

柴原把啤酒一飲而盡,其實剛剛看到本間後,他才開始懷疑自己,到底是為了找奶奶的車,還是為了想再見他一面。

「好好好,柴原巡查長大人要勇闖藤井組,我就奉陪。」

本間再去冰箱拿了兩罐酒,柴原看時間都快凌晨五點了,本來不想喝了明天還是得上班,但對方卻早一步斟滿他的杯子。

他心想,那就再喝一杯吧。

再一乾而盡後,抬眼看到在模糊的視野裡,有隻冒出尾巴的狐狸得意媚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zc-KVxZScU

好想吃屯兵衛喔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