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裝家庭 5

他立即衝向浴室,差一步就要開門時,與裴承飛約定的事項像道無形令牌一樣阻擋在面前,縱然再急也只得先敲門。

「淇淇怎麼了?妳們沒事吧?」

「繆繆她……全身過敏紅紅的!」

「過敏?怎麼會?」

何篤行指示浴室裡的淇淇幫繆繆包好浴巾、穿好自己的衣服後,他才打開門走進。

繆繆看到爸爸後,傻笑指著手臂,「紅紅的。」

他仔細一看,果真跟三年前繆繆發生過的過敏一樣,那次是吃到姐姐日本旅遊帶回來的蝦仙貝。

他接著檢查繆繆身體各處,除了四肢有紅腫外,其他地方尚無異狀,問繆繆會不會癢,她也搖搖頭。

何篤行暫決定觀察看看,快速幫繆繆洗完澡後,用毛巾沾冰塊水幫她冰敷。他回想今天的喜宴菜色,出現過敏源的只有一開始的冷盤,跟——

他眉頭皺起,似乎找到兇手了。

「爸爸有沒有說過,螃蟹、蝦子,有殼的妳都不能吃,會起疹子。」

繆繆嘟著嘴,「我又沒有吃。」

「那米糕好不好吃?」

「好吃!」

「米糕好吃,但妳不能吃啊,上面有螃蟹。」

「可是姐姐說過米糕好吃啊……」

淇淇聞言往後退了半步,剛洗完澡的臉竟上毫無血色,但何篤行全心全意放在女兒身上,沒意識到她的變化。

「爸爸有沒有說過,跟螃蟹、蝦子放在同一個盤子上的也不能吃啊。」

「我又不會癢。」

「繆繆,爸爸有沒有說過?」

繆繆別過頭,「有……」

雖然之後繆繆沒鬧發癢,也沒有其他症狀出現,何篤行仍擔心了一整晚,半夜還起床到小孩房查看。

小孩房是公寓裡最大的房間,早在四年前搬進來時,他與裴承飛就決定把它當作淇淇與繆繆的房間使用,那時候繆繆還小,吵了一個月才學會跟爸爸分房睡。

房間裡左右各有一張單人床靠牆,中間則放著一張長桌當書桌與矮隔間,長桌是特別訂做的,可以坐得下他們兩大兩小,讀書或玩桌遊都很方便。它也是何篤行的小小堅持,他覺得如果有了兒女,一定要有張大書桌陪他們看書寫字。不過,繆繆上了小學之後,淇淇理所當然接下伴讀指導的工作,而且做得還比他好上百倍。

他一走進房間,就聽見還沒入睡的淇淇用氣聲說話。

「繆繆沒有喊癢,她睡著了。」

房裡的小夜燈反射著淇淇臉上擔心的表情,何篤行先走到她的床邊。

「謝謝妳幫叔叔注意,妳也早點睡吧。」

他幫淇淇把棉被拉到下巴,最後再輕輕地拍兩下被子。淇淇不知道這是爸爸跟叔叔講好的動作,還是他們無意識下的默契,不管是誰走進來查房時都會這麼做,她很喜歡,有時候還會裝睡悄悄期待這個儀式。

何篤行接著走到女兒床邊,相較於淇淇的床上只有一顆地球抱枕,繆繆的床上根本是動物園加公主嘉年華派對,從北極到赤道再到南極,各類動物靠著牆排排站好,公主們則身穿華服坐在床頭櫃上,優雅微笑守護著正熟睡的小公主。

繆繆抱著她最喜歡也是年資最長的布偶兔寶,鼓著腮幫子熟睡,他每每看到這一幕,都不會後悔自己做下的任何決定。

他輕掀開棉被,查看繆繆身上的紅腫處沒有蔓延開,鬆了口氣。就像剛剛一樣幫她把棉被拉好,輕拍兩下。

然而,隔天一大早起床後,何篤行還是不放心,跟長官請了兩個小時的假,打算送淇淇上學後帶繆繆去看醫生。

不過,要帶女兒去看醫生不是件易事,她小時候體弱多病常出入醫院,可能因此留下了陰影,隨年紀增長有了自主權後,便使出各種手段拒絕就醫。

就連今天要去看醫生的事,也是何篤行像平常一樣帶她出門讓她以為只是上學,直到校門口前才吐實。

「我不要看醫生!」繆繆雙手抱胸站在小學門口前大發脾氣。

他蹲在地上耐心講道理,「妳手上的紅點還沒有消,等下會痛還會癢喔,所以我們先去看醫生——」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

繆繆任性地大叫甩頭,全身抖動,就連何篤行也治不住她。

「繆繆,你不去看醫生的話,可能會變成花花臉喔。」淇淇彷彿是驅魔師,一句話就鎮住了像被邪靈附身般抓狂不已的繆繆。

何篤行聽了才想到還有這招,繆繆天生愛漂亮,任何事都阻擋不了她愛美的心。他在心中讚嘆淇淇冰雪聰明,總能看穿事情的本質。

這下子縱使繆繆百般不情願,最終還是點頭答應看醫生。

一大一小轉身離去前,站在不遠處的淇淇喚住何篤行。

「叔叔,你可以過來一下嗎?」

他跨幾步走到淇淇身邊,「怎麼了,有什麼事?」

淇淇踮起腳在他耳邊說了一句話,聲音很輕,情緒很重。

「對不起,繆繆會過敏都是我害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