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裝家庭 19

何篤行吃著大麥克漢堡,雙手油膩,但眼鏡滑了下來,他只得用手腕推了推眼鏡,不願錯過眼前小男孩的第一次麥當勞體驗。

方才豆豆盯著櫃臺上方的各式菜單許久,遲遲無法作出決定;而繆繆則早早點好了麥克雞塊餐,在他旁邊添亂出主意。

「我不喜歡兒童餐,我喜歡麥克雞塊,那個很好吃喔,不過我也喜歡姐姐愛吃的麥香魚,爸爸跟叔叔都喜歡吃大麥克——」

過多的推薦選項讓豆豆的小臉揪著一團更加迷惘,於美君見狀忍不住出聲:「豆豆,快點選餐呀,叔叔要去點餐了。」

這可能是豆豆好不容易盼來吃速食的機會,對他而言應該是個重大決定吧。何篤行正想要說沒關係讓他慢慢挑,就聽到於美君當機立斷幫他點餐。

「豆豆跟繆繆一樣就好了,股長就麻煩你了。」

何篤行多看了豆豆一眼,這個六歲小男孩既沒提出反駁,情緒也沒有什麼起伏,似乎早已習慣這樣的模式。他也不好意思再問豆豆,便問美君自己要吃什麼,她笑著搖頭說不用了,果然是平常不吃速食的家庭。

等到他拿著全部的餐點回來時,於美君已機敏地占到了四人座位,才剛放下托盤,繆繆就迫不及待地伸手要拿雞塊。

「繆繆。」尾音微揚,是警告的意思。

繆繆急著把雞塊塞裡嘴裡,邊吃邊道:「剛剛阿姨帶我們去洗手了。」

「也不要邊吃邊說話啦,」何篤行打開糖醋醬,回頭對豆豆說:「豆豆要不要沾這個?」

豆豆聞言眨眨眼望向媽媽,媽媽沒有別的意見後,他才伸手拿雞塊沾一點醬。

何篤行以吃漢堡當掩飾,偷瞄著豆豆吃下第一口雞塊,婉若小木偶皮諾丘被施了魔法終於變成真正的小男孩,表情都活靈活現起來。他兩三口就吃完一塊,接著第二、第三塊,途中於美君要他別吃太快,他才稍稍放慢速度,發現只剩最後一塊時,他一小口一小口珍惜地慢慢吃。

何篤行見狀還有點心疼,正想問他要不要再來四塊時,身旁的女兒已早早解決掉餐點拉著他的袖子。

「爸爸我還想吃冰旋風——」

「妳不是才剛吃飽嗎?而且一個人吃整個套餐耶。」雖然繆繆把大半薯條都偷偷推到他這堆來了。

「甜點裝在另一個肚子裡啊。」繆繆賣弄知識得意揚揚地道:「書上寫說羊有四個肚子,我覺得應該是裝午餐,點心,水果跟水。不然,羊要那麼多肚子做什麼?我屬羊喔。」

何篤行早已經習慣繆繆的跳躍性思考及只對自己有利的邏輯,一旁於美君忍俊不住,笑完後向她解釋四個「胃」的原理。

繆繆都不惜用謬論爭取點心了,他看天氣也熱,便直接起身再去加購冰旋風,還直接幫豆豆買了一個,謊稱買一送一,讓於美君難以拒絕他的好意。

本以為小孩們吃飽後會想睡,但繆繆依然電力十足,拉著何篤行去兒童動物區逛,還把這裡當自家後花園似地,一一向豆豆介紹兔子、天竺鼠、羊駝、狐獴等動物。

兩位家長站在後方看著,於美君掩嘴輕笑。

「繆繆真是可愛。」

自家小孩最可愛,這是不變的真理,但何篤行自認站在客觀角度上看,繆繆真的很可愛,只是——

「但她有時候太任性了。」

「這倒也是,而且你太寵她了。」

他被對方一記直球嚇到,未料自謙之詞被原原本本地打了回來,還是個場外全壘打。

「股長不介意我講實話吧?」於美君的目光盯著前方的兒子,倒也沒想取得對方同意的意思。

「這我很清楚……」裴承飛也常常告誡他,但他本人並不想修正自己的方針。若自己不寵愛小孩,那還有誰會寵他?

「我跟你一樣,我自己也很清楚,我太控制豆豆了,但我覺得這就是單親的原罪吧。」

於美君瞥向詫異的何篤行,旋即又把注意力放回兒子身上,「我知道你可能不太認同,好幾次講到單親的事,股長你就瞬間冷了下來,很明顯噢。」

何篤行沒想到於美君竟然注意到這點,還以為她完全沒發現,他不自覺地撫摸右臉頰。不過,既然她都開門見山了,他想提出好奇。

「因為我覺得,強調單親很奇怪,我們跟雙親一樣,都是父母啊。」

「你覺得你給繆繆的,絕對不會比雙親少?」

「這是當然的。」

「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想這麼做啊,」她輕嘆了口氣,「但事實上,我們就是得承認單親跟雙親家庭不同。」

「為什麼?」何篤行激動地不自覺往前靠近對方一步。

「像是性別教育之類的,你沒發現我刻意請你帶豆豆去上廁所嗎?」

「有……不過這個我早就有對策了,也不擔心。」他跟裴承飛早早為了淇淇談論過這件事,結論是,家裡還有他姐姐跟兩個奶奶呢。

「好吧,那拿我自己的例子來說,豆豆從小就怕男人,當然這跟他爸爸也有關係,雖然發現之後慢慢開導他,但我無法讓他在日常生活中自然地與成年男性接觸,成效還是有限……」

何篤行有些驚訝,「可是豆豆並不怕我啊?只是早上還有點怕生,但這也算正常吧。」

於美君嘆了一大口氣,「那是因為我在這之前花了很大的力氣說服他,還拿股長你的照片給他看之類的。」

「啊?」

何篤行雖想問詳細,但她擺了擺手續道:「雖然今天還算順利,但明天後天呢?豆豆現在的幼稚園只有女老師,以後上小學還是會遇到男老師吧。」

「可是,既然妳都能讓豆豆接受我了,應該也可以讓他接受其他人吧?」

「那是因為股長你不一樣啊,我觀察你很久了。」沒等何篤行追問,於美君自己就招了,「我從梅娟那邊知道你的事情之後就一直觀察你,不過到上次喜宴才有機會跟你說上話,不過之後都還算順利——」

何篤行彷彿原地生根似地僵直不動,她看到也不意外,「你覺得我很可怕吧?但我跟你一樣,若是為了孩子好,什麼都願意嘗試的。」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