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裝家庭 25

何篤行比裴承還要早認識蘇馥純,他們曾是國小同班同學。

每當何母唸著繆繆跟她的媽媽長得很像的時候,何篤行總無法反駁,因為他看過蘇馥純小時候的樣子。白皙鵝蛋臉、渾圓靈巧大眼、微微上揚的菱角小嘴,再也不能更像了。

小時候的蘇馥純長相可愛,個性活潑,是當時班上的核心人物。何篤行因發育較晚,是全班男生裡最矮最瘦的那一個,而且他視力不好,從小學三年級就戴上眼鏡,粗框與厚鏡片遮住了他大半張臉,導致老師同學對他的眼鏡的印象比他本人還深刻。

何篤行跟當時班上大部分男生的初戀都是蘇馥純,但他沒辦法在某個領域鶴立雞群,也無法壞心惡作劇吸引她的注意。同班那幾年,就只能默默地注視著蘇馥純綁著公主頭的背影,迎接沒有結局的單戀。

小學畢業後,何篤行在母親的安排下就讀較遠的私立學校,蘇馥純則跟班上大部分的同學一樣到附近的國中就讀。不過,雖然他們倆不同國中,但何篤行仍時不時會見到對方,或者應該說是,去碰運氣看能不能看到她。

蘇家在街上經營一家自助餐店,專做附近辦公大樓上班族的生意,就算後來捷運站通車,熱鬧的區域轉移,左鄰右舍倒了幾間,蘇家的自助餐店仍像個地標似地屹立不搖。不過,何篤行跟蘇馥純離婚後也沒再去光顧過了。

國中時何母沒有煮飯或不在的時候,何篤行總不辭辛勞地騎腳踏車到蘇家的自助餐店買飯。蘇馥純偶爾會在店裡幫忙,但工作時總噘著嘴一副不情不願的樣子,何篤行有好幾次光顧巧遇,蘇馥純都沒認出他來。他只好自我解嘲,應該是自己換了副眼鏡的關係吧。

何篤行高中考上男校,雖然他還是常去自助餐店,但蘇馥純卻幾乎不在店裡幫忙了。某次聽蘇母工作時與客人閒聊,他才知道蘇馥純到隔壁縣的高中就讀。

爾後,雖然不期望能遇到蘇馥純,但蘇家自助餐店就是個懷念的味道,何篤行偶爾會來嚐嚐,終於也被蘇母記住,成為她口中總是夾滷雞腿跟茄子的常客。

何篤行的大學四年不鹹不淡地渡過,大二時與同一口琴社的女生短暫交往,過了個暑假就無疾而終,分手原因他至今仍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

大學畢業後,何篤行因視力問題免役,何母不希望兒子做太辛苦的工作,要他考個公務員工作,安分守己就好,何篤行自己對就職方向也沒主見,便隨波逐流。當時公務員報考率並不太熱門,何篤行準備一年就考上,雖然只是個地方特考五等,但足以讓雙親放心。

何篤行恰巧分發到自家附近的戶政事務所,便仍住在家裡,每天上班下班兩點一線,跟他的學生時代沒什麼不同,平淡無味。

直到某天,他與蘇馥純在戶政事務所再次相遇,她與她結婚兩年的丈夫來辦理離婚。

「哇,你登場了耶,然後呢?」

Kevin的雙手已完全停擺,專心地聽裴承飛講故事。

「其實那天馥純也沒認出他來。」

裴承飛記得很清楚,直到離婚那天他們倆都還在吵架,當場蘇馥純跟他還有口角,戶政事務所的人還出言相勸,但他不記得對方就是何篤行。

「是喔,那他們後來是怎麼重逢結婚的啊?」

「好像也是在她老家那間自助餐店。」

「果然,戲棚下站久了就是你的,守得雲開見月明啊。」

Kevin誇張地亂用諺語,惹來裴承飛好幾個白眼。

「算一算他們也很快就結婚了耶——」

裴承飛再送他一個大白眼,「我知道你想講什麼,這是不可能的。」

若是七年前他剛認識何篤行的時候,可能還會有這種疑慮,但七年後,依他對何篤行的了解,外遇什麼的,如果有這種衝動或膽量的話,小學時何篤行就該把蘇馥純追到手了。

「是喔——」Kevin的語氣活像是電影裡精采段落被剪掉般失落,但他隨即又想起另一段高潮點,「那他們後來是怎麼離婚的啊?」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他沒跟你說嗎?」

「我們不談她的事。」

「騙誰啊,那剛剛那些事是誰跟你說的?」

「他姐姐。」

「那你不會順便問喔?」

「他姐姐那時候不在國內,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何篤行的姐姐回國後,發現何篤行不但跟妻子離婚,還帶著女兒離開老家,何母直罵何篤行不孝,卻沒說明原委。找到何篤行後,問他發生什麼事,他只說自己對不起妻子,會負責好好照顧女兒。

Kevin吐了口氣,終於重新開始修剪起頭髮,「我猜,他應該還是蠻喜歡馥純的。」

「怎麼說?」

「他不想說對方的壞話啊,而且,如果到處說離婚的事,之後要復合不是反而會變成絆腳石嗎?」

裴承飛聞言,不同意對方的論點,眉間皺起深谷,Kevin看到鏡中的他直發笑。

「我知道,你想說,『我也沒講馥純的事啊,而且我不想復合』對吧?欸,別搖頭,會剪歪喔。你不想講,只是因為那件事對你而言太痛了,你不想扒開再次經歷罷了。」

他不以為然地閉上眼,「都給你解釋就好了。」

Kevin挑了挑眉,心想,我一定要把你剪到連你女兒都認不出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