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裝家庭 32

「繆繆,今天要洗頭喔。」

何篤行正拆著女兒的辮子,說完卻有點意外竟然沒聽到抗議聲。

繆繆討厭洗頭髮,常常跟爸爸討價還價說不髒不髒明天再洗,但今天的她卻毫無反應。

「等下要洗頭髮喔。」他以為繆繆沒聽到彎著腰再說一次。

「我知道啦。」繆繆雖若有所思,但可沒漏聽,回頭應話後即匆匆跑進浴室裡。

最近繆繆都跟姐姐一起洗澡,吃完晚餐後卻拉著爸爸的衣角,主動說要跟爸爸洗,何篤行聽了臉上難掩喜悅,上小學後女兒撒嬌次數漸少他正感到有些落莫,這下總算可以補滿「來自愛女的能量」。

「爸爸——快來洗澡——」

「來了來了。」

何篤行走進浴室裡,繆繆已乖乖地坐在小凳子上等待,他拉了凳子過來坐在她身後。

「咦?妳的洗頭帽呢?」要擠洗髮精前,何篤行才注意到這件最重要的事。

繆繆討厭洗頭髮的原因就是怕水流進眼睛裡,後來他買了一個中間鏤空,設計用來給兒童戴的洗頭帽,才讓她不至於完全拒絕洗頭。隨著繆繆長大,還換過好幾頂,有時候出遠門過夜忘了帶,繆繆就吵著不洗頭了。

「爸爸,我早就不用洗頭帽了。」繆繆的語氣無比老成,彷彿是個看破江湖世事的劍客。

「什麼時候開始不用的?爸爸都不知道……」

「之前跟姐姐一起洗澡的時候就不用了啊,她教我不用怕洗頭我就不怕了。」

何篤行聞言茫然若失,自己從女兒出生以來就未曾缺席她各個人生重要階段,今天卻少參加了「克服洗頭髮,戒了洗頭帽」這件事,失落重重地壓在肩上的同時,又想到以後這種事情會越來越多吧,他對未來感到悲觀。

「爸爸,好冷喔,快點洗啦。」繆繆脫掉了外衣只著單薄內衣,等半天不見洗頭小弟動作,忍不住抱怨。

「好好好,要洗囉。」

何篤行在繆繆的頭上搓起泡沫,他本身有自然捲頭髮又粗硬,可是女兒的頭髮卻又細又軟又直,像媽媽一樣,留起長髮特別好看。雖然日常洗、吹、綁都很費時,但他樂此不疲。不過,最主要還是繆繆本人也喜歡留著長頭髮。

「爸爸。」

「怎麼了?洗太用力了嗎?」

「不會太用力。」她抿抿嘴,終於決定把今天壓在心底許久的話說出來。

「爸爸,我們能不能永遠跟姐姐叔叔他們住在一起?」

發現何篤行停下手,繆繆轉身急追問:「我們不能跟他們住在一起了嗎?」

「什麼會這麼問呢?」他猜想是不是繆繆在學校聽到了什麼生離死別的事。

然而,繆繆低頭不發一語,何篤行只得把女兒頭上快掉下來的攏一攏。

「爸爸沒辦法答應妳永遠都跟姐姐他們住一起,因為就算是爸爸也可能不會永遠跟繆繆住在一起啊。」

「大家都會分開住嗎?」

「這……爸爸也不知道,可能是繆繆長大以後不想跟我住了喔。」

「長大以後……所以還要過好久好久嗎?」

「對啊,等繆繆長大還要很久。」何篤行苦笑,說是很久,在作家長的眼中就一瞬間的事吧。

「那就好了,還要好久好久。」

繆繆得到這個答案後,心滿意足地坐正,等著把頭洗完。反倒是何篤行講的小心眼的話沒被女兒接球,不死心地繼續問。

「繆繆長大後還會想跟爸爸一起住嗎?」

「我不知道耶,爸爸你趕快沖水啦,泡沫都快掉下來了啦。」

洗頭小弟認命地幫繆繆洗完頭洗完澡,她就開心地穿好衣服跑去要姐姐幫她吹頭髮,留下何篤行在浴室。

他脫下溼透的衣服邊洗澡邊整理浴室,在角落地的水桶裡發現被棄置許久的洗頭帽。

何篤行拿起彈性泡棉製成黃色的洗頭帽,想起繆繆小時候拿著它玩的樣子。

她把臉放在鏤空的帽子中間,對著爸爸燦爛一笑。

「爸爸——你看我是向日葵。」

昨天的小向日葵,今天已是個不怕水的小學生了。

看著女兒飛快成長,何篤行一直思索自己究竟能她什麼、該給她什麼。

今天繆繆遇到了離別的問題,明天、後天,未來還會遇到其他的問題吧。性別問題、同儕認同問題、單親教養衍生的其他問題……

若是為了孩子好,是不是該下定決心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