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裝家庭 40

通勤時間在大樓電梯前總人滿為患,噠噠的腳步聲交錯,像首不和諧讓人焦躁的進行曲。

於美君算準了時間悄悄站在電梯附近等待,卻遲遲看不到那個人的身影。

理論上,家裡有學齡兒童的話,每天早上的行程表應該都不會誤差太大,除非是小孩生病臨時請假……她越想越擔心,忍不住左顧右盼,時而還得閃躲熟識的同事,眼見快到了上班打鐘時間,只好放棄地走進電梯。

然而,就在電梯關門前,一道人影在大家皺眉的目光中擠了進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何篤行匆匆忙忙跑進電梯,全身是汗,外套穿歪了一邊,後腦勺頭髮亂翹,左腳的褲管甚至扎進了襪子裡,任誰看了都知道這個男人過了一個不怎麼按部就班的早晨。

「股長。」於美君用氣聲喚道,但音量卻蓋不過他尚未緩過來的喘氣聲。

她不死心地再叫一次,對方依然沒聽見,反而引來後面異樣眼光。

恰巧六樓也到了,於美君直接在電梯口前叫住他。

「股長!」

何篤行回望的眼神仍是茫然,就像政府部門的網站,過一段時間網頁才loading完成,認出她來。

「啊、美君,早啊。」 

本來想早點堵到何篤行私下問他的,結果計畫全亂了套,身在認識的同事來往的樓層,隨便多講話都會變成八卦。

於美君只得快步經過他身邊,留下一句話。

「股長,手機。」

起先,何篤行不知道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他的手機也沒掉,好好地握在他手裡。他渡過了一個混亂的早晨,腦袋還無法即時處理資訊並思考。

姐姐何蔚瑜起床後就急著開箱禮物給兩個小女生,還讓她們換上新衣擺pose她要拍照上傳炫耀,這壓縮了不少時間。何篤行暗示明示要姐姐收手後,就趕著她們吃早餐、換制服,總算全弄好了卻三進三出家門,一下繆繆是忘了帶聯絡簿、何蔚瑜忘了拿自己的行李,而他還差點忘了帶手機。

裴承飛全程沒參與這場混戰,準備好早餐,丟下一句他有事先出門。何蔚瑜說裴承飛脾氣來得快也去得快,卻只對了一半,那是對小事才如此,真的動怒的話,他會像現在一樣躲人冷戰。

何篤行剛坐到位子上,就被同事催著看兩份急件公文,這一弄就就過了一小時半。等到他終於喘口氣走到茶水間時,才想起,於美君這是叫他看手機訊息的意思吧!

前陣子他覺得手機通訊軟體的通知太多,已干擾到日常生活,況且真有緊急要事對方總會打電話來的。他便索性全設為不跳通知,除了裴承飛跟淇淇的帳號以外。

打開跟於美君的對話框,才知道她從昨晚不斷傳訊關心繆繆的狀況。

何篤行正要回傳「繆繆沒事了」的訊息時,身旁卻幽幽傳來一句。

「沒事就好了。」

何篤行看向於美君,又低頭確認自己的輸入框,訊息還沒送出啊。

「你剛剛邊唸訊息邊打字了,我爸也這樣。」於美君走到飲水機前裝水,「繆繆沒事就好了,我昨天還蠻擔心的。」

「抱歉,昨晚事情太多就沒看訊息——」

「股長,你有帶便當嗎?中午要不要一起吃飯?」

他們之前也曾約中午吃飯,通常是為了避同事耳目談事情,兩人會刻意走路十分鐘到較遠較隱密較不好吃的餐廳用餐。今天同樣也到那家餐廳,兩人異口同聲點了這家點還算能入口的咖哩套餐。

「繆繆的情況如何?」

「她昨天吃太飽又太激動就吐了,今天早上她狀況還好,我怕說要看醫生她又生氣,想說先觀察看看。」

「那關於我跟豆豆的事,她……」

一講到這件事何篤行的表情就暗了下來,繆繆驚恐放聲大叫的樣子就在眼前重播。

「我……還在想要怎麼跟她溝通。」

「繆繆對我的誤解蠻深的。」

於美君苦笑再三,他們之前也曾聊過要怎麼對小孩子講這件事,但沙盤推演總是崩塌,最後現實還賞給他們這尷尬的見面方式。

「慢慢來吧。」何篤行溫吞地吃著飯,但味道淡如水的咖哩卻讓他的心情更加憂鬱。

「昨天那位應該就是淇淇的爸爸?第一次看到。」

「呃,對啊,他是淇淇爸爸。」

「你們兩家感情挺不錯的,又住得近,還可以臨時請對方照顧小孩。」

「呃,是啊……」何篤行一直逃避著對於美君坦白裴承飛的事。

「他也是單親爸爸,一個人把淇淇帶這麼大很辛苦吧。你們是怎麼認識的啊?」

今天也許是個坦白的好機會,他是我前妻的前夫,一句話而已。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