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裝家庭 41

每每回想起跟裴承飛第一次見面的那天,何篤行都覺得那是各種巧合、誤解與慌亂造成的奇蹟。

他無助地抱著繆繆來找裴承飛,只是想要得到獨自扶養小孩的勇氣或是可以理解自己的人,卻選了一個最不該傾訴的對象。

「我沒有時間想這些事情。」

裴承飛冷淡回應後,舊公寓斑駁的紅色鐵門應聲關上,彷彿一巴掌拍在何篤行的鼻梁。

他頓時清醒過來,是啊,他在做什麼?怎麼會在這裡呢?他暗罵自己是個蠢蛋,水都淹到膝蓋了,還不知道要去關水龍頭,照顧女兒都沒時間了,還在這裡做什麼。

裴承飛應該沒想到他最後還是給了對方鼓勵,有時間擔心怎麼照顧小孩的話,不如把時間花在照顧小孩上。

何篤行整個人都亮了起來,連原本蜷縮彎曲的腰桿都挺直了,他抱緊女兒,盤算著要趕快回家,照女兒這幾天的習性,也差不多該醒了,可以餵她喝奶,今天都還沒喝到量——

忽然,憑空降下一記悶雷,何篤行反射性地抱緊女兒躲到公寓門邊,隨後滂沱大雨落下。

他抱著女兒一時之間手忙腳亂,就在他第三次按錯計程車行電話無法撥通時,公寓的門碰地被打開,其聲響毫不亞於方才的雷聲。

何篤行看著方才冷酷走上樓的裴承飛匆匆忙忙跑下來,傘也沒撐,站在路中間東張西望,像在找人,但這雨來的又急又大,一眨眼他全身都溼透了。

裴承飛眼角餘光隨即發現何篤行,並直直地朝著他走過來。

何篤行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聽間對方大聲道。

「可以請你幫忙嗎?拜託你!」

事態緊急,何篤行點頭答應後,裴承飛沒交代幾句話就把女兒跟家裡交給他,帶著母親跳上計程車趕往醫院。

何篤行事後才知道,那天是裴母第一次發病。

裴承飛還沒進家門,就聽到淇淇大聲哭叫著奶奶,打開門後就看到裴母跪臥在地上,雙手抱腹,表情痛苦,冷汗直流。

裴承飛當機立斷要帶裴母去醫院,但淇淇才五歲不可能放她一個人在家裡,隔壁鄰居阿姨又不在,這附近還有誰可以幫他看顧女兒呢——他隨即跑到樓下看何篤行有沒有走遠。

何篤行也慶幸自己的動作跟個性一樣溫溫吞吞,讓他得以在這緊急時刻幫上一點忙。

在陽臺邊目送計程車燈消失在大雨中後,他才暫放下心地走進屋裡。

客廳除了明顯兩袋裴承飛剛剛丟下的食材及日用品外,其他東西都整整齊齊皆在正確的位置上,就連玩具都收得好好的,雜物也不多,實在看不出來家中有個五歲孩童。

但那個五歲孩子就坐在沙發上,她留著齊肩頭髮,薄薄的瀏海用小黃花髮夾夾在左邊,露出小巧清秀的臉龐。

不知是被剛剛的情景嚇著,還是害怕陌生人,她面無表情直盯著他看。何篤行從來沒跟這麼小的小孩子獨處過,被看得緊張了起來。

「妳就是淇淇吧?」何篤行輕手輕腳地走進客廳,打算慢慢拉近雙方距離,「妳爸爸帶奶奶去看醫生,很快就回來了。」

淇淇沒有任何反應,就像尊人偶一樣,她雙手放在膝上,抬頭挺胸,坐姿可能比他平常還要正確。

何篤行隨後又哄了幾句話,但還是得不到任何回應,他半沮喪半放心,想著只要淇淇不要吵鬧就好了。

但過不了一會兒,自己的女兒卻嚎啕大哭起來,何篤行脫下外套跟包巾,連換了好幾個姿勢安撫哄騙,女兒的哭聲卻未減少一分一毫。

時間也不早了,正當他擔心會不會吵到裴承飛家附近的鄰居時,淇淇忽然開口。

「她……會不會是肚子餓了?」

「啊——對對,應該是餓了。」

何篤行暫時把女兒放在不算太高,平面也夠大的沙發上,從隨身包包裡拿出奶粉跟奶瓶,並在淇淇的指示下找到熱水壺跟冷水瓶。這件事一直到後來繆繆五歲了,他才驚覺當年的淇淇有多聰明穩重。

總算泡好牛奶了,何篤行坐在沙發上抱著女兒餵奶,女兒真的餓了一抓到奶瓶就吃個不停。他總喜歡看著她眼睛瞇成月牙狀,雙頰一鼓一鼓地喝奶,就像隻貪吃的小倉鼠,可愛極了。

「她真可愛。」

淇淇不知道什麼時候走近他身邊,跟他一樣著迷似地看著女兒進食的樣子。

「她叫什麼名字?」

「她的名字叫繆繆。」

淇淇靠在她耳邊,輕輕地說:「繆繆,妳好,我是淇淇。」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