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裝家庭 44

「前妻第二次再婚,難道你不會好奇不會想八卦一下嗎?上次是跟你個性完全相反的人,這次的對象不知道是怎樣的傢伙,要不要賭一下他能撐多久?喂、喂?你還在——」

裴承飛把Kevin的聲音掐斷在手裡,看著何篤行臉上的血色退去,雙眼逐漸無神。

在這安靜的幾秒間,氣氛瞬變,裴承飛跟何篤行兩人一動也不動地站在原地,唯有繆繆還堅持住自我,未受環境改變。

「叔叔,你可不可以跟爸爸和好?你們不要吵架了啦。」

繆繆水靈的大眼仰望著裴承飛,拉著他的手用力拖,想把他移動到爸爸面前。

裴承飛不得已只得順著繆繆走進室內,正想著要用什麼理由向她解釋現況時,就聽見她爸爸提高尾音叫喚。

「繆繆。」

「爸爸、叔叔,你們——」

「繆繆。」他再次揚高音調,這是警告的最高級。

原本裝聾的繆繆停下腳步作最後掙扎,她用半真半假的哭腔說:「我只是想要你們和好……」

「不要吵叔叔,繆繆,妳也該睡覺了。」

何篤行強勢地把繆繆帶進房間裡,全然沒跟裴承飛對上眼神。

裴承飛愣怔地看著房門關上,過沒多久後又再次打開,走出來的人卻是淇淇。

淇淇望向他身後,「爸,你陽臺的落地窗沒關喔。」

「啊,等一下。」

淇淇對窗戶很敏感,家裡的落地窗除了出入陽臺外總是關著,若是大開會讓她心神不寧。

他把窗戶關好,回頭就看到淇淇走到餐桌旁坐下,還替自己倒了杯水。

「叔叔正在陪繆繆看影片,雖然繆繆一點也不想看。」

他也走到桌邊要倒水來喝時,淇淇又道。

「是媽媽要再結婚嗎?」

裴承飛聞言故作平靜,但差點控制不住手中的冷水壺,倒了一杯挑戰表面張力的水,如同他現在心中的情緒。

「妳……還記得她嗎?」

他抿嘴咬唇,壓抑著心臟的暴衝,靜候女兒的回答。

淇淇輕鬆地說:「我那麼小,怎麼會記得。」

「也是。」

水倒太滿了,他不得不彎下腰以口就杯,以奇怪的姿勢喝水,惹來淇淇一陣笑。

她邊笑邊問,「那爸你呢?」

「嗯?」

「你還記得她嗎?」

裴承飛渾身僵住,方才從Kevin口中聽到消息時,他下意識地甩開這些,覺得不干他的事。但是,被女兒這一反問,再加上那雙與前妻相似的眼眸看著自己,那些藏在底層的真實情緒是否也被看得透徹。 

最終,他淡淡地說:「我跟妳一樣。」

淇淇不是很滿意這個答案地垂下頭,但下一秒又反射性地直起身子說:「可是,何叔叔好像跟我們不一樣。」

他雙眼微睜,有點意外女兒竟一語直指核心。

不過,他們的話題也中斷在這刻。何篤行忽然從房裡走出,如行屍走肉般,魂不附體的樣子吸走兩人所有的注意力。 

「繆繆睡了。

「牛奶沒了,明天早上要喝。

「我出去買。」

他的目光毫無焦點,自問自答地說完話,就打開家門往外走。

裴姓父女不約而同地互看一眼,都覺得何篤行的樣子不對勁,但兩人採取的行動卻截然不同。

「繆繆都睡了,妳也差不多該睡了吧,睡前別喝太多水。」他裝忙地整理餐桌雜物。

「爸,你不去找叔叔嗎?」

「他不是說去買牛奶嗎,一下子就回來了,快睡吧。」

「他的手機錢包跟鑰匙都沒有拿。」 

他被女兒敏銳的觀察力堵得啞口無言。

「爸,你去找他吧。」

「晚點他按電鈴我會幫他開門的。」

「萬一他不回來了呢?」淇淇的表情無比認真。

他愣了一下,「怎麼可能,他就只是出去晃晃,我們別去吵他。」

他才不想去安慰何篤行的情緒,更何況他們還在吵架、更何況他能用什麼立場跟角度安慰他、更何況他也是前夫——
緊跟在何篤行之後,繆繆抱著兔寶布偶走出來,扁嘴豎眉,不滿與怨懟似乎到了頂點。

「爸爸變得好奇怪喔,都不聽我講話還一直要我睡覺,還把兔寶放到地上,故事書都還沒唸完他就以為我睡著了還把燈關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