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裝家庭 47

——你還要逃嗎?

——連何篤行都硬起來嗆你了,難道你還是不願意面對嗎?

離開便利商店走沒幾步,裴承飛停在馬路上,耳邊雜音交錯。

同住近七年以來,何篤行總唯唯諾諾,即使明顯是他做錯了,也不出言指正。

有次他們從不開伙的何蔚瑜那裡收到一只琺瑯鑄鐵鍋,裴承飛興奮地開鍋料理,卻不諳鑄鐵鍋特性,讓乳白色的鍋面染上焦黑汙點,怎麼洗也洗不掉,他拉不下臉承認錯誤,索性不再用。過了很久以後他才發現何篤行偶爾會拿鑄鐵鍋燉煮,不但鍋子用得好好的沒再吃色外,連原本的汙點都設法清掉了,卻默默地一句話都沒說,反讓裴承飛覺得很不好意思,因為他總是當下指出對方在生活上的小失誤。

因此,當對方態度強硬地說出那句事實時,他羞愧加倍,而且,他甚至立即感受到何篤行的懊惱情緒,他把何篤行逼到最底,逼他做出連自己都吃驚、後悔的事,最後還賭氣地逃走了。

他總愛暗自罵何篤行是不是男人,其實他自己才不是個男人吧。

何篤行有他的問題,而他自己也有自己該面對的事,還要再自欺欺人下去嗎?

只要他人一提到前妻,他就避而不談或是生氣,誠如剛剛何篤行所說的,最好這樣算走出來。

一定要面對嗎?不去解決的話對生活也不會有任何影響啊,他才不會像何篤行一樣失魂落魄……不對,光有這個想法就是一種影響了吧。

他不得不承認,因為馥純的關係他對女性滿懷成見,決心要一個人照顧好一家老小,不靠任何人。然而,最後還是不得不求助何篤行幫忙,表面上說是共同合作、互相照應,但裴承飛心裡自己很明白,何篤行就算沒他幫忙指導也可以花錢上育嬰課或請保母,最後還有個摸摸鼻子回老家的選項,而自己那時候離撐不下去就只差一步,沒有任何備案。

難道這次也可以如法炮製,打個「團體戰」嗎?

思及至此,裴承飛冒出一個大膽的想法,靈感的來源竟是來自Kevin。

Kevin在前一段感情裡愛得很深,他把人直掰彎後熱戀獻出身心靈,但沒想到對方還挺有彈性,彎又彈回直的,還能分岔劈腿。Kevin跟對方鬧了很久,最終自己選擇退場,但就跟裴承飛一樣對任怨氣很重,裴承飛是打死不提,Kevin則是照三餐罵家常便飯,心裡同樣都塞不下任何東西。

直到Kevin收到前男友的喜帖,帖裡還夾著新郎抱著新娘,新娘抱著嬰孩的婚紗照,名為Kevin的壓力鍋徹底炸開。

火爆狀態的Kevin讓朋友都退避三舍,而裴承飛彼時剛與對方重逢相認,還沒搞清楚狀況就被拖去參加他前男友的婚禮,但他們只吃到第三道菜,Kevin什麼都沒講又把他拖出會場。

「他不只是你的『朋友』吧?」

裴承飛當晚只說了這句話,其他都是Kevin說。

「我就只是想來看看,當然說要搞破壞的心態也有。

「光看宴會廳門口他們一家三口幸福的照片,我恨死了,恨不得跳到臺上把他之前錄給我的影片都播出來。

「我真的想這麼做,真的。

「但看到他穿新郎服走出來,牽著她的手,我也不知道怎麼了,忽然就想開了。」

Kevin那如釋重負、海闊天空的笑容讓他印象深刻。

他本來以為長大了、當了父親、成為一家的棟樑就可以有勇氣面對任何事,以為自己用勇氣出過往,卻只是逃避成了習慣。

就用這次機會試一次吧。

當他把這個決定告訴Kevin,Kevin的音量幾乎可以不靠手機直接從臺中傳到臺北。

「你瘋了嗎?你要跟他一起去前妻的婚禮?你們是想上電視嗎?」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