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門人事調整公告 1

「主任!你怎麼今天還進辦公室啊?」

林靖培剛從桃園機場下飛機,一手拉著行李箱一手抱著在台灣還穿不上的羽絨外套,風塵僕僕地走進辦公室。

正要去茶水間倒咖啡的業務助理敏敏看到他嚇了一跳,林主任今天的飛機返台,大家都以為他明天才上班。

「想到還有事想用一下公司網路,就先繞過來了。剛好,這個妳幫我拿去分給大家吧。」

林靖培把手上的紙袋交給敏敏,她偷看了一眼就垂眉嘆氣,「又是機場買的巧克力喔?」

他被這小姐氣笑了,「還挑啊?不要還我,我一天就可以吃掉半盒。」

敏敏聞言旋即轉身跑得無影無蹤,林靖培聳聳肩,前往自己辦公桌的途中又收獲了幾個「主任你怎麼進公司了?」的驚訝,還有人連忙收起正在玩遊戲的手機裝忙。

害他越想越覺得自己不該進來,難得摳門的差旅部排了個週間出發,週間返台的班機給他,平常都得用休假六日當搭機移動日,這次總算可以「賺」個半天休息,然而,他還是進了公司。

今年四十有一的林靖培,肩上開始背負一些東西,是個就算放假也無法放鬆的年紀。而且,他覺得與其偷個半天假,還不如先進來把出差的報告、差旅費寫一寫比較實在,明天早上跟下午都有會,一定沒辦法抽空做這些瑣事。

林靖培一面想著接下來的工作順序,一面走到自己的位子上,行李箱與外套隨意掛在旁邊,打開筆電接上內網。

深吸口氣——就從收信開始吧。

搭了十幾個小時的飛機,在空中被斷網的途中累積的信件不少。林靖培看著未讀來信的數字,覺得現代人既活得便利也活得辛苦,可以為了幾個社群網站的關注而興奮開心,也可以為了未讀訊息的紅字憂愁難眠,他當然也不例外。

電子郵件發很大發不用錢,公司內一些雞毛蒜皮小事都會發信周知,他只得快刀斬亂麻地消除焦慮。

業務部門定期月報,自己寫的,刪;財務部門定期會報,應該沒啥新東西,刪;清冰箱通告,刪;盆栽植物管理辦法更新,刪;通勤路段天雨路滑提醒注意公告,刪;部門人事調整公告,刪……

將未讀來信清空至零,使林靖培無比清爽,不自覺地直起身伸了個懶腰時——發現正前方OA隔板上有個黑色的半圓。

可能是時差的關係,他過了五秒才反應過來——是一個人啊。

方才走過來的時候,他完全沒注意到應是空位的地方坐著一個人,可能還長得蠻高的,所以看得到他的頭。

林靖培起身要問清對方來歷時,就看到花蝴蝶敏敏一路發送巧克力,剛好走到那個人身邊。

「這是主任出差買回來的巧克力,給你。」

「謝謝,但我不吃甜的,妳拿給別人吧。」有禮貌卻沒什麼溫度的男中音從隔板後方傳來。

敏敏應了聲好,把巧克力收回,「對了,主任,你跟少裕打過招呼了吧?他上禮拜剛來我們部門報到。」

林靖培這才想起出差前副理的確有說課裡會調來一個新的業務,但當時他忙著出差的事,就沒太留意。

他走到新人的座位旁,這才完整地看到他本人。

是個約莫二十幾歲的男生,穿著看起來質料很好、沒有皺折的白襯衫與壓紋灰藍色西裝褲,鼻梁高挺,相貌堂堂。

林靖培特別注意到他的左臉頰顴骨上有顆咖啡色小痣,因皮膚白晰而特別顯眼,這點頗加分。對當業務的人來說,身材、長相、穿著、口頭禪、手勢,能讓別人印象深刻地方越多越好,所以他一直沒打算把自己鬢角的灰白髮染黑。

現在年輕男生的優點就是把自己打理得還不錯,也有品味,但缺點是對自己以外的事物較漠不關心。眼前這位亦是,他的眼神淡然,似乎對什麼事都沒幹勁的樣子,主管走到身邊都沒站起身就算了,好歹也應該問候一下吧。

「行政程序都辦好了吧,有人帶你嗎?你現在在做什麼?」

林靖培明明是在問他話,敏敏卻插進來回答,「程序都好了,之前是小謝帶他,不過今天他公出。」

小謝是林靖培一手帶大的得力助手,在部門暗地裡也有小主任之稱,基本上主任不在的話,小謝都能代勞代為做決定。

「那你現在在做什麼?」

「他應該在幫忙整理季報ーー」

「敏敏,我不是在問妳。」

敏敏比空氣清淨機的偵測功能還會讀空氣成份,察覺主任說話的音調轉到公事公辦頻道後,連忙夾起尾巴說要趕快把巧克力發一發不然會融化,就不著痕跡地飄走了。

他回過頭,第三次問道:「你現在在做什麼?」

對方淡漠的眼神沒有任何變化,也未開口,直指著筆電的螢幕畫面。是業績季報表沒錯,但內容是空的,仍是範本原有的樣貌,甚至還沒另存新檔。

直接開共享磁碟的檔案嗎?弄壞了還蓋過範本檔怎麼辦,裡面有重要的excel巨集耶!

林靖培是個成年人了,用「他才剛來沒多久」的理由,抑制住腦中各種想罵人的衝動,就只問這一句。

「你剛剛才打開檔案?」

他的音調提高、語氣也不再客氣,話音落下的瞬間彷彿對著辦公室按下了靜音鍵。在此時,所有人都盯著電腦螢幕,但是沒有一個人把心思放在工作上。

然而,成為眾所矚目焦點的那個人,卻對著主任慢慢地,搖搖頭。

林靖培終究還是壓不住脾氣。

「你是在打混還是不會做啊?你什麼時候開始做的?小謝教你什麼?你這幾天都在做什麼?你之前在哪個部門?怎麼不回答?」

「你問的問題太多了。」

「那就一個一個回答啊!」

「我忘了你前面問了什麼。」

新人最後話音落下的瞬間,彷彿對著辦公室按下了取消靜音鍵,敲擊鍵盤的聲音乍然此起彼落,看戲的觀眾們在公司內部通訊軟體裡沸騰著。

Tommy:『WOW我沒聽錯吧?』

田姐:『啊啊啊——』

怡君:『主任對新來的……』

Mark:『我對主任的敬佩又高上一層,連皇親國戚都敢罵。』

Tommy:『皇親國戚也很厲害啊,面對主任就說一句我忘了XD』

怡君:『人家有特權嘛ーー』

田姐:『主任應該知道新來的是總裁親戚吧?』

敏敏:『知道吧,都對全公司發信了。』

Mark:『我大主任待人處事不分身分跟官階的,我上次也看過他罵副理啊。』

敏敏:『那是因為副理欠罵。』

Tommy:『欠罵+1。』

田姐:『小謝這幾天把新來的當成老闆伺候的功夫全毀了,我們部門會不會因為得罪皇親國戚被裁撤吧?』

敏敏:『不會啦,頂多就是獎金被總裁砍掉吧。』

Tommy:『QQ不——不能只砍主任的嗎?等他沒飯吃時我們再救濟他!』

Mark:『啊啊啊!主任,在教他Excel……』

Tommy:『WOW!』

田姐:『怎麼了?!』

怡君:『出現了!本部門名物,主任的(地獄般)Excel教學課程!』

Tommy:『同一段操作反覆教到你會為止!』

Mark:『我就是這樣學會了樞紐分析表!』

敏敏:『看來獎金是砍定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