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門人事調整公告 2

副總第一次看到常少裕的感想是——孩子會長得比較像舅舅或姑姑的謠言果然不可信啊,他長得跟總裁一點也不像。

秘書小關還不知道他的身分,只知道眼前的年輕男子是總裁交代副總要好好「安排」的VIP人物,恭恭敬敬地請他坐在會客用的沙發區,並端上一杯手沖咖啡。

他的態度介於放鬆與謹慎之間,被別人服侍時的態度自然還會點頭示意,距離被寵壞的少爺有段距離,但也沒吃過什麼苦頭,這要放在哪個位置有點難辦了,總裁老是把麻煩丟給他。

副總從辦公桌移動到沙發區時,腦中不停盤算,卻也無法拿定主意,決定先聊聊再說。

「從家裡過來還好吧?」

「我搬到附近了,還好。」

副總和藹地問侯,接連問了幾個吃了沒、睡好沒的無關緊要問題,比樓下的警衛大叔還要沒話找話聊。小關站在一旁聽著尷尬癌都快發作,而且,這一點也不像副總啊。

「你舅舅這幾天出差。」假的,他在樓上懶得見你。

「嗯。」

「他要我好好幫你安排,你有沒有特別有興趣的事業群?或是有興趣的案子?」

「沒有。」

「想要什麼職位?」

「都可以。」

「那你為什麼要上班?在家閒著不是很好嗎?」

副總嘴角颯爽揚起,悠哉地翹起二郎腿。

小關卻僵直了背脊,但這才是他認識的副總,笑咪咪地一針見血、樂呵呵地捅你一刀。不過,話說回來,這個年輕人到底是誰?被諷刺了表情也沒變,不是個簡單人物啊。

「他們叫我來上班。」

「他們叫你來你就來?」

「反正,也沒其他想做的事。」常少裕聳了聳肩,這是他進房間以來第一次作了情緒性的動作。

副總撫著下巴笑得更開,「好吧,那就讓我幫你安排吧。」

送走常少裕後,副總直接交辦秘書安排他到業務部門去當業務。

解決了一件麻煩事,副總端著咖啡走到落地窗前搭配底下的通勤車陣風景,細細品嘗。

「他應該就是小關你上次說的那個什麼厭世代青年吧?沒有特別想做的事,也不期待未來,看起來對任何事都漠不關心。」

副總回頭覺得,其實常少裕長得跟他的總裁舅舅年輕時還是挺像的,但那時總裁眼裡充滿熱情,想做的事很多,更期待自己未來的模樣。

倒也不是說每個人都得為了工作或夢想嘔心瀝血,但拿得一手好牌卻沒有想玩的牌局也太浪費了。

「他一點也不積極的樣子的確有點像,但是——」他不是總裁的VIP嗎?厭世代的定義是因為低薪貧窮所以看不到未來吧。

小關正要好好再幫副總科普一次新名詞時,桌上內線電話響起,副總懶洋洋地伸手接起。

「嗯,安排好了,去業務二課。什麼?可是……好吧,我會叫他們發公告的。」

副總掛上電話後碎碎唸了幾句,「算了,隨便他……小關,人事異動公告下面要加上一段話。」

「喔,好。」小關急拿出筆記準備抄寫。

「總裁擔心大家會對他外甥太好不讓他做事,要大家把他的外甥當一般員工看待就好了……大意就這樣,你再潤成公告。」

「咦?那位是總裁的外甥啊!」

「對啊,差了快三十歲外甥,跟他年輕時還蠻像的。」

「原來總裁年輕時長這樣……呃!等等,副總,這公告發了大家不就知道他是總裁的親戚了嗎?」叫人家怎麼把他當成一般員工啊!

副總白了小關一眼ーー這還用你說。

「就當作我們總裁行事光明磊落,用人剛正不阿,從不走微服出巡那套吧。」

「是……」

小關心想,他跟我有關係,但你們要把他當作跟我沒關係,但出事了他還是跟我有關係。這……總裁真會折磨人。

「原本想說最近業務部挺忙的,便讓他過去好好地磨鍊一下,結果……好像讓他們更忙了。」

「那要換個部門嗎?最近剛好是行銷淡季——」

「不了,懶得再通知他了。小關,年底記得提醒我多發點獎金給業務二課他們當精神賠償吧。」

「不對。」

滑鼠往左滑,點了一下。

「不是,要複製是往右下角拉。」

滑鼠往右邊拉。

「剛剛不是才說過,直接拉的話是複製,要照數字排下來的話要先選上面那格。」

滑鼠游標不動了。

林靖培教了他快半小時,也有點累了,沒想到他竟遇到自小謝以來的最強敵人。

一分鐘前才教過的東西,馬上就忘,數字還常常打錯看錯,眼睛雖然盯著螢幕,但總是心不在焉。

「這不是Excel的基礎嗎?你大學都不用做報告嗎?」

「不會用這個做。」常少裕撇撇嘴。

「你大學什麼科系的?」

「哲學系。」

林靖培雙眼微睜,意外竟然會得到一個離好球帶這麼遠的答案,公司人資最近的進用還真是自由奔放啊,難道是因為在其他部門不合才丟來他們部門嗎?一定是吧,他們副理就是隻應聲蟲,什麼事都好好好,才收了個不能用的人……

不過,抱怨無用,總得試過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能用吧,小謝當初來的時候還不是兩手打字只用四根指頭。

「你再重新做一遍。」

滑鼠往左滑。

「不對,你的手怎麼這麼卡?我做一次給你看。」

林靖培走到他身後,手直接貼著他的右手,物理上的手把手教起。雖然姿勢有點怪異,但四十有一的大叔不會在意這種小事。

但二十才七的常少裕被忽然拉近的距離搞得整個人彆扭起來,這主管怎麼回事?一般而言這是正常的嗎?

他試圖抽出右手離開主管的「掌」控,卻馬上被抓了回來。

「我帶著你一起做,肌肉是有記憶的,只要多做幾次總會記得。」

此刻,周遭的同事們認真工作的同時,不忘關切這兩人。

怡君:『主任太天真了。』

Tommy:『正直限制了主任的想像力!』

田姐:『什麼意思?現在大學都不用做報告嗎?』

怡君:『田姐也很天真啊。」

Mark:『富二代怎麼可能親手做報告呢。』

田姐:『原來如此,不過他說他是哲學系耶,有錢人家才會選這個系吧。』

Tommy:『別醬子,我弟也哲學系的OAQ』

Mark:『那你弟在幹嘛?』

Tommy:『找工作……』

怡君:『是說,主任真的想把他教到會啊?』

Tommy:『覺得主任在崩潰邊緣了,直接抓著他的手教耶,小朋友學寫字嗎?』

Mark:『放心啦,小謝剛來的時候也很廢啊。』

田姐:『說到小謝啊,他剛來時主任有次叫他影印,結果他不知道按到什麼影印機停不下來,紙匣都拿掉了還狂印,害我們還被管理部警告。』

Mark:『我記得那次!管理部還說到年底前我們都不能再申請影印紙了QQ』

怡君:『但ーー人家是皇親國戚啊,印錯幾萬張都沒關係吧,他只要一個彈指我們部門就沒了耶。』

Mark:『也是,如果是一課的話,總裁還可能會看在業積的份上饒過,但我們二課……」

Tommy:『反正我們二課就只能撿一課不要的小案子,是個業積占公司零頭的部門……』

敏敏:『有大消息!!!!!!!』

Tommy:『什麼!我們部門要消失了嗎!也裁太快了吧!』

敏敏:『不是啦!』

同一時間,林靖培的手機響起,他站起身指示常少裕再把這頁整理一下,走到後方接電話時,聽到敏敏所講的大消息。

「小謝出車禍?等等,我馬上過去。」

林靖培抓了手機錢包跟車鑰匙,對Mark交代一聲就跑出門。

當整個部門因為車禍的消息鬧哄哄的時候,常少裕慢條斯理地拿起背包,下班走出辦公室,時間剛好五點整。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