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門人事調整公告 3

「想說你碩士唸完有想做的事就去做,但你也沒有又不想繼續唸書的話,那就去上班工作吧。」

「工作也不是為了賺錢,成天在家沒事做,整個人會爛掉的,就像房子很久沒住人那樣,氣場沒有流動啊。」

「就這樣吧,過年後去你舅舅那邊上班,叫他隨便讓你做點事再看看吧。」

常少裕是別人口中的富二代,就算不工作亂花錢,光靠銀行裡的存款也可以活好幾輩子的那種。但他是個非典型富二代,既不紈褲也不玩車,更沒有事業心,如同家中長輩對他的評價,什麼都沒在想,整天無所事事,毫不關心。

回到公司附近的新居,常少裕原本坐在沙發上,身體卻逐漸往下滑動,變成半身躺在上頭——原來工作真的會累啊。

朋友總說他是因為想要的東西隨時都能拿到,導致他一無所求,但他本人否定這個看法,像是當上總統、成為萬人迷、飛天遁地,或是彈指就能讓他人消失的能力,他都辦不到啊,而他也沒有想要的欲望。

朋友最後用『哲學系就是愛詭辯』的刻板印象大法,結束這個話題。

他事後把這個理論再拿出來檢討,反過來想,其實是因為想要的東西怎樣都不可能拿到,才導致他別無所求吧。

常少裕抽出口袋裡的手機,翻開相簿裡某張翻拍照片,照片的背景是東京迪士尼樂園的灰姑娘城堡,爸爸與媽媽摟著小男孩笑得開心。

驀地手指一鬆,手機掉到地毯上發出一聲頓響。

他的右手還停留在空中,抓著虛無,但食指卻無意識地點了一下,按住往下滑——複製儲存格。

他訝異地坐起身來,那個林主任說過的話似乎在耳邊迴盪。

「肌肉還真的有記憶啊……」

「主任啊——真對不起你啦,還害你跑這趟!都是我兒子的錯啦,騎車都不看路的。」謝媽媽說著說著,伸手打了小謝的肩兩三下。

「謝媽媽別這麼說,據我目前了解,好像是對方闖紅燈在先……」林靖培緩緩移動到謝媽媽身旁,將她與小謝隔出個安全距離,小謝感激地用口型對主任道謝。

「是喔,那我們家要不要賠公司什麼啊?」

「不用啊,小謝是因為上班時間拜訪客戶時出車禍,反倒是公司要賠小謝錢喔。」

謝媽媽聽到不用賠公司,反而還有錢可以拿,鬆了一口大氣,連忙謝謝林主任好幾遍。林靖培臨走前要小謝好好休息復健,不用擔心公司的事。

處理完這件事情回到公司時,已接近晚上九點,還沒走到自己位子,看到常少裕的位子上沒關機沒收好的筆電,他瞬間就被惹怒了。

下班關機收好筆電是基本中的基本吧,小學也教過下課要收書包吧!小謝怎麼教的啊,還是教了他又沒記住啊?

林靖培忿忿地替他關機收拾好筆電後,才忿忿地拉著行李箱回家,明明才上了半天班卻疲累不己。但因為倒時差的關係,晚上還睡不著覺,隔天一早開例會,只得吊著半條命靠精神力撐過去。

「你還好吧?剛回來這麼累啊?」

走出會議室時,業務一課的崔主任走過來搭話,兩人是同期進公司的,雖然稱不上有什麼革命情感,而且崔主任為人處事有點油條,但整體來說,林靖培對這個人還不到討厭。

「出差還好,是回來後一堆事。我們家小謝昨天出車禍,大腿跟右手骨折,得住院加復健三個月。」

「我昨天在群組裡有看到行車記錄器影片,真是太倒楣了馬路三寶能閃遠就閃遠點啊……」

再聊幾句後,崔主任話鋒一轉,打聽他最想知道的事,「那一位還好吧。」

「哪一位?」

「你們新來的業務啊。」他極想知道林靖培要怎麼對待總裁的外甥。

他聞言嘆了口大氣,「別說了,還差得遠呢。大概還得訓練個一年才能像現在的小謝一樣吧。」

「你要把他練得跟小謝一樣?」這什麼邏輯,崔主任被搞迷糊了,皇親國戚不是供起來放著照三餐請安嗎?就算不好好放著,也用不著「訓練」吧?

「至少要是個可以獨當一面的業務。」

「你……認真的?」難道這是什麼厚黑學的逆向操作嗎?訓練總裁外甥來引起總裁的注意?

崔主任的質疑反而讓林靖培不悅,主管的職責就是教育部屬啊,就算是別的部門不要踢過來的,放著不管也是占個缺,而且他們副理也沒機靈到可以把沒用的人攆走,那不就只能練練看成不成器了嗎?

「你等著看吧。」

林靖培丟下這句話後,走進電梯。

崔主任站在原地乾笑了兩聲,等著看的「看」,想必是看好戲的「看」吧。

林靖培剛對崔主任放完話,滿懷鬥志地回到辦公室,正準備驗收早上交代工作的成果時,卻看到Mark坐在常少裕的位子上打電腦,而他本人卻站在一旁玩手機。

「Mark,你在幹嘛?」

「啊,主任,」Mark轉頭乾澀地笑道:「少裕他剛剛問我問題,我就過來幫他。」

林靖培回頭問常少裕:「Mark不是要教你嗎?怎麼不過去看?」

「他說這些他做就好了。」常少裕實話實說。

Mark心裡暗叫苦,雖然早上主任交代他要看著常少裕,也叫常少裕有問題可以問他。但常少裕真的問了,Mark也教了,但講了三遍他都學不會啊,又不可能罵他,只能拿過來自己做比較快啊。

「呃……我想說就剩一點點我弄比較快。」

林靖培無奈搖頭,Mark人善心軟,在業務談判上也總是這樣。

「你這樣他永遠學不會啊。」

「可是……」教爛泥扶不上牆的太子讀書,臣妾辦不到啊——

他本來想說說Mark,隨即想到把常少裕教到會並不是他的工作,便揮了揮手。

「算了算了,你回去做你的事吧。」

Mark開心地領旨離開後,林靖培要常少裕坐回座子上,把剛剛Mark幫忙做的部分全恢復原狀。

「他不是都做好了嗎?」

「但你沒學會啊,全部重來。」

林靖培站著看著螢幕上的滑鼠緩慢地移動到左上方選單,跳出子選單後,一格一格地往下滑,心中的煩躁指數沖到頂點。

「用快速鍵啊,Ctrl加Z。你平常是不是很少用電腦啊?」

「的確不太用。」他實話實說。

林靖培想起前陣子看過的報導,因為手機太方便,日本年輕人不常用電腦的比例很高,沒想到國內也這樣。

他耐著性子把常用的快速鍵說了一遍,常少裕就只望著他,像個銅像一動也不動。

「你聽一遍就記得了嗎?不用拿個筆來抄嗎?」

「這要記下來嗎?」

Mark就坐在兩人後方,把對話聽得一清二楚,通訊軟體的對話框裡,紛紛跳出訊息。

Tommy:『皇親國戚根本是惹怒人的天才!』

怡君:『Mark!主任如果忍不住要揍他的話,你一定要第一個衝上去用肉身擋拳啊!』

田姐:『為了部門的將來!』

敏敏:『我們會懷念你的!』

「什麼跟什麼……啊,主、主任。」Mark忽地發現主任領著常少裕走到他位置旁邊,還好他熟練縮小全部應用程式的快速鍵,應該沒讓他們看到對話框。

「我跟少裕去會議室一下。」

「喔、好好。」

Mark看著他們倆的背影,猶豫幾秒,還是決定為了部門的將來努力一下,忍痛犧牲他最重要的工作伙伴。

「主任,這個給你!」

Mark抓起放在電腦椅上的土撥鼠造型靠墊,塞進主任的懷裡。

「不開心的話,可以揍它。」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