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門人事調整公告 9

──如果他出去有什麼事的話,你要全權負起責任!

林靖培看著身旁的常少裕,身穿不保暖的西裝,唯一能依靠的只有外頭那件毛料大衣,因為圍巾捐獻出來墊地板了。他雙手焐著剛剛從販賣機搶到的最後一罐熱飲,彷彿那是天寒地凍世界裡剩下的唯一希望。

想到前天臨行前,他還嘲笑副理說的話,人真的不能隨便取笑別人,報應來得比高鐵還要快。

「結果你這次跟我出來睡不好、吃不飽還穿不暖,覺得對你還真不好意思。」林靖培無限後悔著,為什麼自己出門的時候就沒多帶件外套或圍巾?

「但……這又不是主任你的錯。」

「搞不好是我帶衰啊。」

「主任也太高估自己的影響力了吧。」

「說得也是,能控制天氣的話,我還需要當上班族嗎?」

兩人相視而笑,常少裕順便從中聽出一點語病。

「你的意思是,你如果擁有什麼的話,就不會當上班族?」

忽然直球丟過來的問題,林靖培被問得一愣。

「如果中了樂透、變得有錢了,就不會想來上班了吧,大家都是一樣的吧,工作就是為了不工作。你不是嗎?」

「不是,我是家裡叫我來上班的。」

「我懂、我懂。」

他乾笑幾聲,以為常少裕跟時下年輕人差不多,剛出社會還有家裡養著當然不愁錢也不著急,急的反而是爸媽,所以他就被趕出來上班。

「可是,我覺得主任不像是為了不工作而工作……」你明明很努力啊,很努力地想做好每一件負責的事。

林靖培沒想到相處沒幾天,這傢伙還真有點瞭解他。

「是啊,我喜歡那種達成感嘛,所以搞不好我中了樂透,也還是會繼續工作吧……」

「沒有比工作更想做的事嗎?」

林靖培聞言驀地閃神,一道回憶撕開心裡的舊傷,他扯了下嘴角。

「我最想做的事情已經做過了。」

常少裕看著對方忽然被陰影籠罩、黯淡無光的眼神,雖然很好奇到底是什麼事,但也知道自己好像不該再問下去。

成熟的大人不該老是想起往事,林靖培轉換話題地說:「你那罐飲料再不喝都涼了啦。」

「主任,這個給你吧。」他把手上的飲料遞給林靖培後站起。

「咦?你不喝嗎?」這是他含怨瞪著排在前面的金髮碧眼外國人,對方才同情地留最後一罐飲料給他投的耶。

「這是紅豆湯,我不喜歡甜的。」

接近下班時刻且主管不在家,辦公室裡人心渙散,大部分的人盯著電腦,但心思都不知飛到哪裡去了。

等下班的怡君無聊地看著網路新聞,眼前飛進一條快訊,連忙打開公司內部通訊軟體。

怡君:【你們有看到新聞嗎?成田機場大雪封閉耶。】

Mark:【主任他們不是今天下午回來的飛機嗎?有趕上嗎?】

Tommy:【有人知道班機號碼多少嗎?可以查查。】

敏敏:【我知道──我來查!】

Mark:【為什麼妳會知道班機號碼……】

怡君:【開玩笑,她是敏敏耶,連皇親國戚住哪都知道吧。】

Tommy:【什麼,敏敏的目標從K公司的少東換成新同事了嗎?以後我們要叫她老闆娘了嗎?】

敏敏:【喂!別當我死人好嗎,常少裕不是我的菜。而且,聽說他跟總裁關係不好,應該不會接公司吧。】

怡君:【是不是妳的菜不重要,會不會接公司才重要。】

敏敏:【嘿嘿,還是小君瞭解我。】

Tommy:【那皇親國戚到我們部門真的只是來打混的?】

敏敏:【是啊,你用膝蓋想嘛,要是總裁把他當接班人,怎麼可能放在我們這裡?要也是去一課。】

Mark:【所以,我們怎麼對皇親國戚都沒關係囉?我還在想主任跟他出差會不會又好好「教育」他咧。】

敏敏:【拜託,你們都沒看宮廷劇嗎?人家就算不是東宮太子、就算不得寵,但好歹也是個王爺,我們還是要把王爺伺候得服服貼貼的。】

怡君:【是的娘娘──】

Mark:【娘娘說得好。】

Tommy:【娘娘什麼時候升K公司的太后?】

敏敏:【哼!關你屁事喔。重點是,主任他們兩人明天應該回不來了,班機取消了。】

怡君:【哇……他們真的被困在機場了耶。】

Mark:【總覺得敝部門好像需要去拜拜,一下子有人車禍、一下子有人受困機場。】

Tommy:【好像是從那位來了之後開始的……】

敏敏:【你們應該知道資訊部可以看大家的通訊對話記錄吧?聽說講總裁壞話的都會被記錄下來喔,至於──講他外甥的壞話,畢竟人家也是個王爺……】

Tommy:【對不起我錯了!王爺吉祥、王爺萬歲!】

機場封閉後五小時,窗外的大雪未歇,眾人都做好了要在機場過一夜的準備。

「我知道、我知道,我會好好照顧少裕的,是、是……啊!副理,我手機電量不夠了,先掛了。」

林靖培打電話給副理,報告商談的結果以及他們倆明天前回不去臺灣,得多申請一天公假。

然而,副理聽到他們受困,著急地問常少裕人有沒有怎樣,並警告他千萬別讓常少裕挨餓受凍,否則後果自負,害他開始認真地懷疑常少裕是不是副理的私生子?

話說回來,他怎麼還沒回來呢?

林靖培踮起腳跟引頸翹望,方才對方把紅豆湯丟給他就說要出去晃一圈看看,也過了一個多小時了吧,跑哪去了?

「主任!」

常少裕的聲音從另一頭傳來,林靖培回頭看到他拿著兩團黑黑的東西走過來。

「你跑哪去了,這是什麼?」

「這是睡袋,我在想,機場差不多該發過夜用品給旅客了,就去找找看,剛好開始發就馬上拿到,現在去的話已經大排長龍了。」

對方設想周到,讓林靖培瞪大眼吃驚。

他補充道:「之前曾遇過兩、三次大雪封閉機場,有些經驗。」

「原來……」 

正當兩人高興地確保了今晚的過夜道具,準備鋪在腳下的小小領地時,旁邊連續好幾個噴嚏聲吸引了他們的注意。

有個日本媽媽帶著兩個小男孩,小的那個應該還沒上小學,大的可能還只是個低年級生。小的不停打噴嚏,媽媽幫他把外套拉好,還把自己身上的圍巾讓他圍著,一旁大的那個抱著雙臂,堅強地像在忍耐什麼,卻掩飾不了蒼白的嘴唇。

林靖培毫不猶豫地把手上那個睡袋拿給日本媽媽,但對方表情錯愕,似乎聽不懂他的英文。

正想著要怎麼解釋時,常少裕走向前用流暢的日文說明,並把自己的睡袋也給他們。日本媽媽推辭了一陣,聽到小孩又打了兩個打噴嚏,才不停道謝後接受。

「你怎麼跟她說的?」

「我說『妳先收下吧,我們會再去拿睡袋的』。」

「反正就排隊嘛,閒著也是閒著,這次換我去拿吧。」

林靖培照著常少裕的說明來到發放地點,卻沒看到任何機場人員,問了旁邊的臺灣同鄉,才知道剛剛幾千個睡袋都發完了,也不知道還會不會再發。

他不死心地逛了一整圈機場,只得到令人失望的消息。為了不要空手而歸,他在被機場難民搜刮過的便利商店裡,買了碩果僅存、看起來很難吃的軟糖跟餅乾,雖然常少裕不吃甜的。

「睡袋發完了,我只找到這些。」

林靖培一臉歉意地把軟糖跟餅乾放在鋪在地板的圍巾上,莫名地想著要是真的世界末日,他肯定會因求生能力太差,而成為第一批掛掉的人類。

「其實機場裡人這麼多,也不怎麼冷。」

常少裕貼心的緩頰,他默默地收下了。兩人縮著身子坐在地上,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天,虛度光陰。

林靖培感到些許睡意,點著頭打盹時,鼻子嗅到一股巧克力的香氣,還矇矓地看到眼前有幾顆包裝精美的巧克力糖果。

──人在極限時,果然會看到幻覺嗎?

「主任、主任。」

常少裕伸手把林靖培搖醒,他抬眼一看,發現剛剛那對小兄弟站在他面前。

「他們說要給你的。」

林靖培面露大大的微笑,魚尾紋比平常還要長。

只會說「阿里阿多」的他,還硬要下屬幫他翻譯一句,謝謝,他最喜歡巧克力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