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門人事調整公告 10

這幾顆巧克力來自東京迪士尼樂園,包裝紙上面印著代表愛與歡笑的迪士尼角色,但常少裕從他們身上絲毫感受不到幸福。

「這巧克力也太好吃了吧,是因為迪士尼嗎?」

「是因為我們被困在機場。」下屬冷淡地道。

「你不吃的話可以給我吃喔。」

林靖培見他死命盯著手上那幾顆巧克力,像是看著滅門仇人似地,巧克力這麼美妙的東西不該受到如此對待!

「主任讓我問一個問題,我就給你。」

「還有條件啊?你明明就沒有要吃……」

「巧克力對我沒有效力,但對你有效力,我當然要好好活用。」

林靖培頓時語塞,另一方面心想,那天聽說Tommy說他弟是哲學系的,特別喜歡辯論吵架,這傢伙也是哲學系的,難道他是個不世出的談判天才?

常少裕把玩著手上的巧克力,「主任,如果知道某件事情努力也絕對不會成功的話,你還會去做嗎?還是會乾脆地放棄呢?」

「我不喜歡『絕對』兩個字,『絕對』只存在於電腦裡吧,像Excel裡的數字跟公式就是絕對的。但這世界上的其他事情,再怎樣都有零點零零零零零一的轉機的轉機吧。」

「在數學上那叫趨近於零,幾乎可以當成沒有。」

「你會問這個問題,是害怕自己的努力沒用吧?」

林靖培不在意下屬無情的吐槽,淡淡地反將他一軍,看對方瞬間皺起的眉頭,就知道自己打中目標。

──年輕人終究還是年輕人。 

「該怎麼說呢……」他搔了搔下巴,跟談話的內容不同,語調慵懶,「我以前很怨自己把時間跟精力花在徒勞無功的事情上,最後還一敗塗地,每天都在後悔──」

他忍不住插話,「那你為什麼還會想去做這樣的事?」

「一些心靈雞湯之類的勵志話不是都說『努力的過程不會白費』嗎?」

他雙眼微瞇,刻薄地說:「你不覺得聽起來就像是成功人士回頭的嘲諷話,也很像直銷要人加碼投資時的話術。說到底,成功是少數,最終沒成功的話,還不是白費了。所以,我不相信那種屁話,我只相信自己的決定。」

常少裕疑惑地歪頭,不知道林靖培到底想說什麼,不過,主管這一次發表長篇言論,他的思緒與專注力還留在現場沒飄走。

「這樣講好了,假設你不會游泳,但你在現場看到你最愛的人掉進海裡了,就算同樣的情境重來個三千次,你都還是會下水救他吧?即使毫無機會、根本不可能,而且你還有可能溺死,你都會去做。」

方才吃下肚的巧克力熱量似乎消化光了,林靖培搓了搓雙手才續道:「回到你的問題,其實就取決於你有多在意那件事吧。你還會考慮努力的機會成本,不就表示你還有其他選擇?其實,你只是沒那麼想做這件事吧。」

「不……我覺得不是這樣,」常少裕猛搖頭不願意承認,「那主任呢,你還在後悔嗎?」

「我都四十一歲了,哪還有時間花在後悔上。」他笑著聳肩,覺得常少裕不能認同他的話也很正常,畢竟,有很多體悟都是靠時間與經歷累積的,任旁人說破嘴也沒用。

忽然,常少裕打開一顆巧克力塞進嘴裡,林靖培見狀大喊。

「喂!那不是要給我的嗎?」

「主任,我覺得你沒認真回答我的問題。」

他說著又吃一顆,又甜又膩口腔裡有股噁心感,不過,看著林靖培慌亂緊張的樣子,這些都可以拋到腦後,搶食似乎比餵食更有趣。

「還有這招喔?喂喂喂!別吃完啊!」

翌日,窗外的風雪轉小,機場像個沉睡許久終於蘇醒的病人,每個部位都慢慢恢復該有的功能,猶如血管般四通八達的人貨運輸道路也開始流動。

林靖培與常少裕幸運地排到早上飛臺灣的飛機,撐著最後一絲體力通關、上機,直到坐在機艙裡了,兩人才鬆了一大口氣。

「啊,忘了請地勤幫我們劃不要相鄰的位子。」他坐下來才想到這件事。

「為什麼?」

「因為──」

林靖培差點就要說出,因為你覺得我身上有大叔臭,還好急忙煞車,不然整個機艙的人都要用奇怪的眼神看他了。

「因為什麼?」常少裕不解。

「沒事啦,睡覺睡覺……快累死了。」

常少裕鍥而不捨地追問到飛機都快起飛,林靖培才不耐煩地隨口回他一句。

「因為我以為你討厭我啊。」

「怎麼會,我還蠻喜歡主任你的啊。」

特別是這次出差之後,雖然越瞭解上司就越覺得他奇怪,但奇怪的是,好感度也隨之增加。

下屬忽然表達好感只讓林靖培覺得非奸即盜,這次出差最大的收獲,就是知道常少裕其實不笨還有發展空間,而且有點賊。

「你搶了我三顆巧克力的事,我都記在帳上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