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門人事調整公告 15

林靖培到今天為止的四十一年人生中,從未被告白過。

與人交往的幾次經驗都是自然而然地湊在一起,或是他先主動示好,而且,可能因為自己或對方個性的關係,就算在熱戀期間,也沒收過如此直接的話語,因此他的第一直覺是──

「你在說什麼?你是認真的?」

常少裕似乎早已猜到對方不會輕易相信,他把另一隻手也壓在門板上,大不敬地用俗稱「壁咚」的姿勢,把上司困在雙臂之中,刻意壓低音調講話。

「主任,我沒有那種在任何場合都能開玩笑的幽默感,我是很認真的。」

林靖培比下屬矮了幾公分,之前走在一起也沒有什麼感覺,但是此時卻實實在在地感受到身形的差異與壓迫,還有忽然高漲強勢的氣場。

他之前有這麼高、這麼壯嗎?聲音有那麼沙啞、有磁性嗎?

林靖培從困惑中猛地回神,用力把常少裕推開,走到影印室另一端的角落,拉開點距離。

常少裕既沒催促也沒離開,就靜靜地站在原地凝視著他喜歡的上司。

林靖培原本是想冷靜一下,卻被那雙眼睛看得更心焦氣躁,索性豁了出去,心想,他既然丟直球,那自己也正面迎擊吧。

先不論常少裕怎麼看出他隱藏得很好的性向,或是根本沒看出來只是先告白再說,總之,他們就是兩道平行線,毫無交錯的可能,而且,在他知道常少裕是個富二代之後,平行線的距離拉得更遠了。

「少裕,你──」

常少裕連主任會先拿什麼材料初辯都想到了,開口截斷他的話。

「性別、年齡、上下屬關係、家庭背景、經濟條件、過往經歷……如果這些都可以阻止人愛上另一個人的話,那這世界上應該會少了很多故事吧。」

「哲學系果然很會辯……」他小聲地抱怨。

「我的教授說,哲學是透過反覆辯論的過程,檢視各種理論思考。主任,你可以再多問我一些問題,我會證明我喜歡你是真的。」

冷不防地又砸來一句告白,林靖培都替他覺得害羞了。

「我不懂,我都四十一歲的大叔了,還是你的主管,相處也才剛滿一個月,究竟哪裡讓你喜歡了?等等,難道是……吊橋效應嗎?」

「主任,你真可愛。」這想像力太天馬行空,他忍俊不禁,「我被困在機場好幾次了,也沒喜歡上跟我一起受困的同學朋友啊。」

「哪裡可愛啦?」

「真要說的話是全部,但聽起來太沒誠意了,如果你想聽的話我可以一一列舉,罵人的樣子、吃到甜點的樣子、說『讓我睡個五分鐘』的樣子、牙痛的樣子……」

「牙痛也可愛?」有錢人真的跟我們想的不一樣。

「很可愛啊,主任,你去看牙醫了嗎?」

「別想岔開重點喔。」

常少裕笑容滿面,看他怕牙醫怕到連此時此刻都不忘裝腔作勢的模樣,也太可愛。

「主任,那重點是什麼?」

「重點是……你喜歡我哪一點啊?」

林靖培雖然不覺得自己不值得被喜歡、被愛,然而,在歲月的積累與單調的生活中,他逐漸忘了自己曾在誰眼中閃閃發亮的樣子。在拒絕常少裕之前,他私心想知道現在的自己有哪個地方吸引人、會讓人心動。

常少裕聽出這是重要的一題,他心裡早有答案。

「我喜歡你努力的樣子。」

如果這句話由別人來說,林靖培可能會動心,畢竟這的確是他的優點。

然而,說這句話的人是常少裕。

他搖頭啞然失笑,「你不覺得你講這句話很諷刺嗎?」

「什麼意思?」

「站在你的立場來看,我的努力就像是螞蟻的掙扎,渺小、一點用也沒有。如果是你們的話,根本不在乎這些啊,就像總裁不會在意二課的訂單數量多了一千倍一樣,這跟全公司的營業額相比,連九牛一毛的比例都算多。」他決絕地說:「你只是因為沒看過像我這樣垂死拚命的人,所以覺得很有趣吧?」

「不是的……主任,我從來沒有這麼想。」常少裕激動地走到林靖培面前,握住他的手,「但你說的沒錯,以我的價值觀來看,我會覺得你的付出不成比例,可是你自己也說過啊,就算成功的機率渺茫,只要是你決定要做的事,重複幾次你都會選擇去做。我在二課、在你身邊,真真切切看到你努力的樣子,我喜歡那樣的你啊。」

「對不起,」林靖培別過身,「你再怎麼說也沒有用。」

常少裕痛苦地道:「就因為我是常少裕,是富二代、是總裁的外甥嗎?」

「對,」他背對著他說:「我走出去之後,就會忘記剛剛你在這裡說的事情,我希望你也忘記,這樣比較好。」

林靖培步出影印室後,低著頭沿著走廊快步前進,途中敏敏叫他也沒回,直直地走進廁所,關門坐在馬桶上。

他把整張臉埋在手裡,全身像發燒似地熱燙,彷彿有一桶番茄醬從頭頂倒下來,整個人從頭到腳,紅得亂七八糟。

「他怎麼能……」

林靖培差一點點就把持不住了,如果他再年輕個五歲……不,三歲,應該就會迷迷糊糊地徹底淪陷吧。

究竟是年輕人示愛的吸引力還是常少裕的個人魅力,他已無法辨別,方才還緊張得腋下全被汗水沾溼了,如果再跟他待在同一空間裡,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待激動的心情逐漸緩和下來後,林靖培才開始反省最後說的話會不會講得太絕情了?可是如果不乾脆地拒絕,反而會留下後患吧……等一等,他是常少裕、是富二代、是總裁外甥,會不會模仿俗爛戲劇中愛不到你就要毀掉你的招數啊?呃……他的人生應該不會變得這麼有趣吧!

林靖培在廁所裡蹙眉思索人生,結果還沒理出個頭緒來,就因清潔人員來打掃而不得不離開。

他的肩上還有主管的責任與領人乾薪就得工作的義務,不得不硬著頭皮走回辦公室,結果,Mark說少裕有事請假先離開了。

「他說已經跟主任你講過了。」

「喔喔,對對,他有講。」

林靖培心想,也對,他覺得尷尬,對方應該更尷尬。

回到自己座位前,他行經常少裕的辦公桌旁,發現自己不厭其煩的指導收到了成效,筆電關機放好,文具紙張也都收進抽屜裡,桌上收拾得乾乾淨淨,好像還擦過了一遍。

然而,看著空盪盪的桌面,他卻覺得這個人好像不會再回來了。

翌日,他的預感成真,常少裕沒有進辦公室。


後續章節收錄於實體書及電子書中,歡迎參考看看:)

預購 《部門人事調整公告》~1/10

電子書Readmoo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