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裝家庭 57

於美君一口答應裴承飛的邀請,開演前先帶兒子上廁所暫時離開時,何篤行臉上客客氣氣的笑容終於僵不住了,他激動地拉著裴承飛走到一旁耳語。

「你為什麼——」

「我為什麼要邀她?」他歪著頭,「我為什麼不邀她?我以為是你擔心我會介意才沒出聲。」

「不,這……」

他支吾了老半天,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明現在他跟於美君的狀況,最終化為一聲嘆息。

嘆息聲與裴承飛驚呼聲不約而同地疊合。

「啊!我知道了,你是擔心繆繆吧?她待會看到你同事不知道會不會生氣……」

「這——也是原因之一啦。」

關於這件事,繆繆仍常常提起,要爸爸向她保證不會有新媽媽,下個月她生日,八成會花掉一個願望在這上面。

「你遲早要解決這個問題的吧?擇日不如撞日啊。」裴承飛講得事不關己,還努了努下巴,「你同事來了,我們進去吧。」

何篤行死死地瞪著他的背影,裴承飛的衝動行事有時候真讓他氣在心裡口難開。雖然知道以拖待變是逃避的作法,但他也是有花時間想是否有更完善的解決方法啊,說不定還能等到一個最佳的時機點,而不是無腦地撞上衝突。

然而,剛剛口頭邀請都發了,也只能見機行事,何篤行只暗自希望繆繆待會看到美君跟豆豆不要鬧得太厲害。

一行五人跟著其他家長們魚貫入場,每個人都從前排開始就座,而且越前面能越靠近舞臺越好。

他們剛好坐在第三排,就觀看表演來說是個恰到好處的位置,不過何爸爸仍坐不安席東張西望,想尋找更靠近臺前的位置。

「這裡就好了啦,都跟我同事借了大炮了,不用那麼靠近也沒關係啦。」裴承飛邊說邊從後背包裡拿出單眼相機,鏡頭幾乎有半個手臂長。

「這真的能拍得很清楚,對吧?」他還是不放心地再次確認。

「早跟你說了,我同事是賞鳥協會的,他說要拍人的話這個綽綽有餘啦。」

「那特寫照就交給你了,不能失手。」

何篤行慎重地像是要交代什麼國家任務,讓裴承飛在心裡翻了個白眼。不過,反過來想,要是今天站在臺上的人是淇淇,他搞不好也會這樣,只可惜淇淇學的是珠算,也沒參加過比賽。

「叔——我這邊也好了,你幫我檢查看看。」淇淇把手機架立好放好,打開攝影模式。

「好,我來檢查看看。」

三人逕自展開作業,暫被晾在一旁的於美君看傻了眼,他們各司其職,裴承飛拿單眼長鏡頭拍特寫,淇淇設定手機錄影,何篤行則拿一般數位相機作為進可攻退可守的機動組。

而且,他們三人之間的相處模式與對話,實在不太像一般朋友,越比朋友還要有默契得多。

於美君猜想,可能是兩邊都是單親爸爸,常常來往,感情真的很好吧。

「媽媽,我好無聊喔……」坐在身旁的豆豆扯著她的右手,悶悶地抱怨著。

「我們剛剛不是說好了,要來看繆繆姐姐的舞蹈表演啊。」

「可是,好無聊喔……」豆豆那雙還碰不到地的小短腿晃啊晃。

「再忍耐一下,就快開始了。」

「我這邊有故事書,可以給他看嗎?」

剛好坐在豆豆身旁的淇淇拿出電子閱讀器,點開裡面的繪本,豆豆的眼睛立即亮了起來,難得大膽地往這個不認識的姐姐身邊靠。

「這是電子書嗎?」於美君好奇地問道。

「對,像這樣可以翻頁……」

淇淇親切地展示電子書,成功地吸了豆豆的注意力,就連於美君也聽得認真,直到要開演了,豆豆還依依不捨地拉著淇淇問問題,淇淇只好答應他,等下會再讓他玩。

輕快的小步舞曲響起,布幕慢慢拉開,一個個穿著各種粉色系舞衣的男孩女孩從左右兩邊進場,隨著音樂舞動身軀,雖然不算整齊劃一,也常常有半掉拍漏動作,但就像豆豆裝框過的作品一樣,雖然青澀稚嫩不完美,依然可以說是一齣完整的表演。

裴承飛拍到一半,分神看旁邊那位爸爸的狀況,慶幸他借了單眼還用了腳架,何篤行根本激動得手一直抖,拍出來的照片有九成都不能看吧。

近十首曲子表演完畢後,老師們帶小舞者出來謝幕,家長們欣慰地滿足拍手。

發表會結束後,何篤行他們三人到後臺接繆繆,剛換好衣服的繆繆臉上還頂著老師幫她畫的妝,一看見爸爸、叔叔跟姐姐就迫不及待地與他們會合。

「爸爸——你有沒有看到我!」繆繆跑過來抱著何篤行的腰,全身滿是剛運動完的熱氣。

「當然有啊,我們還全都拍下來錄下來了。」

「姐姐跟叔叔都有看到嗎?」

淇淇跟裴承飛都點頭說有,淇淇還能指出繆繆最喜歡的舞蹈班同學是哪一個。

等舞蹈老師幫繆繆卸妝後,他們帶繆繆離開後臺。何篤行還猶豫著要不要先跟繆繆說於美君跟豆豆的事情時,等在外頭的對方就先行一步走了過來。

「繆繆,我們看了妳的表演喔,妳好棒。」於美君說完後推了推兒子,「豆豆,換你了。」

豆豆拿著一束剛剛兩人臨時去花店買的小捧花,害羞地將它交給繆繆。 

「姐姐,妳好厲害。」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