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裝家庭 72


那天晚上,裴承飛就直接聯絡導師告訴她這件事,當然隱去了蘇時宇的名字,他同時也說希望能直接跟小真及她爸爸當面討論。

導師很積極處理,隨後就拍板約定後天在學校見面。

然而在此之前,裴承飛都沒跟淇淇透露這件事,他想要等一切水落石出之後再告訴她。

倒是何篤行對這個作法很猶豫,憂心忡忡地問:「這樣好嗎?真的不跟淇淇說嗎?」

「就算現在跟她說,她也不會講吧?」在這段期間他們試過多少種方法,淇淇都毫無反應。

「你又沒問過……」

裴承飛見他嚅嚅囁囁的模樣,急躁地說:「你想說什麼就直接說吧。」

被催促後,何篤行才緩緩地道:「如果交換考卷是反過來的話,會不會淇淇是想保護小真,或是她們之間有什麼約定,因此淇淇才不講話?」

「怎麼可能,」裴承飛果斷打翻他的猜想,不耐地說:「你自己想想啊,是小真先誣陷淇淇的耶。淇淇就是因為這樣太難過了,選擇不跟任何人接觸。」

大人被親信背叛都不一定能在短期間重新振作了,更何況淇淇才十二歲還那麼小,根本沒有遇過什麼人情冷暖險惡,她嚇壞了吧,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件事,才導致自我封閉。

思及至此,裴承飛只想趕快到學校替淇淇討回公道。

「可是,小宇說的也不一定是事情的全部,我覺得還是先問淇——」

「淇淇就是不說話啊,你有辦法的話你去跟她說啊!」他站在陽臺大聲吼完,隔壁隨即傳來用力關上窗戶的聲音。

何篤行直接面對他排山倒海而來的滿腔怒氣當然不好受,但他知道這些都是因為關心女兒所致。

「淇淇雖然不說話,但她都有在聽我們講話啊。你好好跟她說,她也會有反應。」何篤行去看淇淇的時候,講到自己哽咽處,棉被裡的人總會輕輕地抖動一下。

「我會跟她說,但不是現在。」

「但你這樣衝動去學校——」

「你不再說了,到底誰才是淇淇的爸爸?」

一句鋒利的言詞劃開了兩人的界線。

這是無可辯駁的事實,裴承飛才是淇淇的親生父親。在法律上,何篤行跟淇淇可以說是毫無關係。雖然血緣或法律上的關係無法代表一切,但在情感撕裂的時候,那就是繫住彼此的一線,或好或壞,全都綁在一起。

不像他們,縱然有再多相處、再多回憶,只要轉身,彼此就是陌生人。

況且,他們從一起住開始早有不成文的約定,有事才呼救支援,沒事就各自管理,裴家與何家有各自的規矩。

「我知道了,對不起,是我管得太多了。」

何篤行伸手拉開落地窗,要走進室內時,怎樣都還是忍不住將卡在喉頭的話吐出。

「裴承飛,你如果因為這樣就把全部的過錯推到小真身上,覺得淇淇會變成這樣都是她造成的。那麼,你跟那一位數學老師,又有什麼兩樣?」

當裴承飛開口想辯解時,唰地一聲,窗戶關上,將兩人劃開變成兩個世界。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