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裝家庭 73

會談當天的陣仗異常浩大,除了小真跟黃爸爸、班導師、數學老師,還有輔導主任也參與其中。導師在會前已先知會過裴承飛,因為淇淇連兩個禮拜不上學的事情不小,輔導主任想關心一下。

討論的地點也從人來人往的老師辦公室移動到了隱密性較高的會議室。室內中央有張偌大的長桌,眾人在導師的安排下分坐兩方,一邊是導師、裴承飛、輔導主任,另一邊是數學老師、小真、黃爸爸。

小真與黃爸爸最後才由導師領著走進,早已知道今天要來談什麼事情的小真低頭跟在爸爸身後。然而,室內氣氛嚴肅,每個人臉上都沒有笑容,似乎更加深了她的緊張與壓力,走到一半還踉蹌一下。

導師與黃爸爸急忙伸手攙扶,導師溫和地說:「若真,妳不要緊張,我們只是想跟妳談談那天的事,放輕鬆就好。」

「那……淇淇會來嗎?」

小真細聲問導師,導師告訴她淇淇不會來時,她雙肩垂下似乎鬆了口氣。這些對話與反應,坐在對面裴承飛都沒漏掉,這也讓他更加肯定一切是因小真而起,她不敢面對淇淇是因為心虛。

大家都就座後,導師起身一一介紹,並說明這次開會的目的。

「兩個禮拜前的事情發生後,沛淇在家休養而且還有拒絕上學傾向。今天找大家來,主要還是希望能好好處理那次的事,請大家提供協助,找到她不願上學的真正原因。」

導師話音剛落,黃爸爸便率先發言:「其實我不太懂,那次作弊的事不是講了好幾次了嗎?小真也都講過了,如果只是要找沛淇不想上學的原因的話,應該是問沛淇吧,怎麼又把我們又找來了。」

「黃先生,在電話中也跟您說明過了,其實是因為還有一些疑點需要討論,所以才請你們過來——」

「這還有什麼好說的?是老師你一直拜託我,我們才來的,不然這其實跟我們家沒有關係啊,而且不是只有她一個人受影響,小真也很難過啊。」

黃爸爸截斷導師的話,盛氣凌人的模樣與那次跟裴承飛在麥當勞相遇的形象是判若兩人。

不過,裴承飛卻可以理解這種轉變,甚至覺得對方比當時更像個爸爸了,懂得護住小孩。

只是,為了淇淇的話,他也是什麼都肯做的。

「不好意思,我個性比較直接,那我就直說了,」裴承飛一手撐著桌板,身體微向前傾,「這整件事你們家絕對不可能置身事外,因為我懷疑這整件事其實是相反的,應該是淇淇幫助小真作弊。」

一旁導師沒來得及攔住他,懊悔地想緩頰時,點燃的導火線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引爆了。

「怎麼可能!開什麼玩笑!」黃爸爸激動地站起,「小真一直都是全班第一名,怎麼可能要你女兒幫她作弊?」

「就是因為我女兒幫你女兒作弊,她才拿全班第一名啊。」

「你是說小真的成績都是靠作弊?道歉!給我道歉!」

「裴先生、黃先生,你們兩位冷靜一點。」

場面眼見一發不可收拾,三位老師都起身相勸,室內剩下小真還坐在椅子上,皺眉緊咬著下唇,在桌底下用腳踢著長桌的桌腳。

——咚咚咚。

「我只是希望你女兒說出那天的真相,要不是那天發生了什麼,淇淇也不會這樣。」

「那是你家的事啊,犯錯不認錯,是家教問題吧?」

「你女兒誣陷別人,教養又好到哪去。」

「你沒有我女兒作弊的證據,你才誣陷吧!」

——咚咚咚咚咚咚。桌下的節奏隨著兩個爸爸吵架的內容增快。

「你們先冷靜一下,讓我們坐下來好好地談。」

導師轉頭細聲問輔導主任需不需要先帶小真回教室時,對面的李老師用平淡的語氣說了驚人之語。

「要證據的話,其實我有。」

「你有?」黃爸爸錯愕地看向他。

就連裴承飛也有點驚訝,但他立即懷疑起這證據究竟是哪一邊的證據。

「你說的證據是?」

「你們自己過來看吧。」

李老師拿出平板電腦放在桌上,坐在對面的三人繞過來,幾個大人圍著李老師。只見他打開相簿,點開一張張照片,都是考卷或習題的照片。

他點開一張已經後製好的相片道:「左邊是沛淇五年級的數學考卷,右邊是最近一次若真的考卷。」

眾人不自覺地彎下腰,仔細觀察兩張考卷,看起來字跡十分相近。

「我比對過了好幾張了,筆跡是一樣的。他們開始交換考卷應該是從五年級下學期開始,是沛淇把自己寫完答案的考卷交給若真沒有錯。」

女兒作弊取得高分的證據就擺在眼前,黃爸爸臉上一陣青一陣白,快步走到小真身旁。

「妳為什麼要作弊?妳讓我很丟臉妳知道嗎!」

小真低頭不語,此時裴承飛也走到她身旁。

「我只想知道妳為什麼要說是淇淇叫妳跟她換考卷?淇淇因為這件事都不說話了……她已經兩個禮拜都沒說過一句話了,妳為什麼要這樣對她?」

小真幾乎要將頭埋進雙膝之間,長髮遮去了她大半表情,只聽見她細碎的喃喃自語,「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黃若真,妳要不要好好說清楚!」

黃爸爸盛怒至極,伸手才要碰女兒,她就重重地踢了桌腳一下,倏地抬頭厲聲說話。

「你們為什麼都怪我?明明是淇淇自己答應要跟我交換考卷的啊,她也是作弊啊!而且,是淇淇自己說如果被發現的話,她會說是她的錯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