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裝家庭 77


她一直都知道的,那個常常夢到的夢其實不是夢,是真的發生過的事情。

她的記憶力很好,還未識字前發生的事,雖然當時不能理解,但只要閉上眼睛,那些影像都歷歷在目。有的時候是爸爸跟媽媽吵架,問她為什麼不在家裡顧小孩?媽媽反問他為什麼不肯早點回家顧小孩?

等到可以理解這些字句之後,她便發現最大的原因就是自己。

這並非她臆測猜想,而是當事人親口說出來的。

她還記得,那天風很涼,以為是媽媽帶她出去玩了,媽媽很少帶她出去玩,所以她很開心。

媽媽把她抱得高高的,通常只有爸爸會這樣跟她玩,但她還是很開心,她看到一大片藍色的天空,聞到腐爛植物的味道,聽見嗚嗚的哭聲——

媽媽淚流滿面地對她說,如果沒有妳就好了。

她其實不是真的怕高,而是走到高處就會想起這件事,也怕自己會去實行媽媽沒有對她做完的事。

後來媽媽跟他們分開了,剩下爸爸、奶奶跟她,但奶奶生病了,爸爸很累又很忙,根本沒太多時間照顧她。

她只能忍耐著不哭鬧,努力讓自己長大,不要給爸爸或奶奶添麻煩。

後來,叔叔跟繆繆來到這個家,她覺得自己變得有用多了,她可以照顧繆繆,叔叔也常誇獎她懂事又聰明。但是她還是覺得自己常做錯事,沒看好繆繆。繆繆那麼小,不是她的錯,是自己的錯。

上了小學後,她隱約知道自己好像跟其他同學不太一樣,老師教的東西她早就會了,或是先在書上看過了。她自己看書調查後發現,這種情況叫作資優兒童,需要跟一般學生不一樣的特別對待。

她不想要得到特別的對待,若是讓爸爸或叔叔知道了,他們會很困擾吧,而自己又會成為一個麻煩。

她的存在已經讓爸媽覺得麻煩了,她必須極力隱藏自己,她很努力想要成為這個家中的一份子,只要給她一小塊容身之處就可以了。

每天在學校扮演著不像自己的人,不能隨便說出不符合小學生的見解。在家裡也得時時刻刻顧好繆繆、各方面都讓著繆繆,看到想要的東西也不能像繆繆一樣吵著要。

然而,壓抑著自我並不是件易事,她以為自己辦得到的,但她實際上根本做不到。

她想幫小真卻搞砸了,當小真指責她的時候,她只想到後續會帶給大家多大的麻煩,對小真、對老師、對爸爸……

她對不起這一切,就跟媽媽講的一樣。

——如果沒有我就好了。

諮商結束後,裴承飛與淇淇一前一後走在往捷運站的路上,他走在前面,與淇淇相差約三步的距離。眼看離目的地越來越近,他就越走越慢,慢到淇淇甚至要停下來等他先走。

最終他停下了腳步,回頭爽朗地笑著問:「淇淇會餓嗎?」

淇淇搖搖頭,一邊想著前幾次來諮商結束後,爸爸心情總不太好,為什麼今天卻特別開心?她答應讓諮商師將沙遊的結果還有她自白跟爸爸說,爸爸剛剛已經聽到了嗎?還是——

「是噢,可是我餓了,陪我去吃點東西吧。」

裴承飛不由分說地牽起女兒的手,淇淇也任爸爸帶著他走。兩人默默走過好幾個公車站的距離,附近的巷弄街道、店家招牌漸漸熟悉起來。

「妳還記得吧,我們以前住在這附近。這裡有很多緬僑,也有很多泰國緬甸料理店,可惜妳不太吃辣,不然有幾間還蠻好吃的,我跟妳媽媽常來吃。」

再走過一個街口,若說剛剛只是熟悉,那麼眼前坡道旁的小公園則讓她的回憶源源不絕湧現。媽媽很少帶她出門,如果出門的話也只會來這裡散散步,坐在小涼亭的長椅上,用腳推著嬰兒車,哼著不知名的曲子。

不知道爸爸是知道或不知道,也帶她坐在同樣的位子。

「坐一下吧。」

裴承飛見淇淇張大眼看著他,像是在問,不是說肚子餓要吃東西嗎?

「時間有點早,我想吃的麵店可能還沒開。」

兩人並肩坐了一會兒,裴承飛拿出手機翻找出一張翻拍實體照片的照片,遞給女兒。

畫面中坐在病床上的蘇馥純抱著剛出生沒多久的淇淇,裴承飛一手摟著妻子,另一手放在淇淇的肩上,不管怎麼看都是一家幸福的畫面,雙親皆歡迎著女兒的到來,他們的眼神中對女兒、對彼此、對這個家都有無限的期待與想像。

「這是妳出生後沒多久拍的照片,看到妳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出生來到這個世界,我跟妳媽媽都很感動,奶奶還哭了所以嫌醜不跟我們拍照。」

裴承飛想起那天的情景,那的確是改變他人生的一天,他也希望如果時間能永遠停在那天該有多好。

「我跟妳媽媽之前見過一次面,她告訴我那時候她生病了,對妳做了很殘忍事,她覺得很後悔,她一定也想當面跟妳道歉……

「很可惜,我跟馥純地當不成家人,但我們並不怪任何人,這是我們兩個人的問題,更不是妳的問題,不要再怪罪自己了。」

裴承飛紅著眼眶回頭,看見淇淇眼淚掉個不停。

「妳絕對是我最重要的女兒、最重要的家人。不要再擔心妳會給大家添麻煩什麼的好嗎?家人就是互相添麻煩又互相幫忙的關係啊,」他忽地一笑,戲謔地道:「以後爸爸老了就會給妳添很多麻煩的,妳可要好好賺錢養我啊。」

淇淇被他逗得哭笑不得,只得拚命搖頭,裴承飛只得裝哀怨地說那只好到路邊當流浪老人了。

兩人再坐了一會兒離開公園,裴承飛熟門熟路地走小巷,來到他說想吃的刀削麵店,結果門口貼著大大六個字,今日因故公休。

「不會吧,想說好久沒吃這家刀削麵……」

裴承飛無比失望地蹲了下來,緊接著一道陰影籠照,淇淇的咖啡色鞋子緩緩出現在視野中。

「爸,我們回家吧,跟叔叔、繆繆一起吃吧。」

經過了一段比實際時間還要更長的盼望,他終於聽到了女兒的聲音。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