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裝家庭 79

「如果妳還不想去學校的話,就不用去也沒有關係,不想作測驗也可以,那就不要做。」

從那次之後,裴承飛對待淇淇的方式起了很大的變化,無論做什麼事都會再三詢問她的意願,把她當成易碎物品來看待。她一有什麼小動作,或是開玩笑地說了什麼,爸爸總會嚴陣以待,讓她很不習慣。

何篤行私下偷偷跟她說,「這是個過度期,淇淇就請妳忍耐一下吧。」

不過,看著爸爸努力地改變,雖然有點用力過了頭,但她也想要回應爸爸。

如同諮商師所說的,「不要把依賴別人當成是一種過錯,不要去抗拒它。改變對人來說是很困難的,不管是大人或小孩都一樣,就像疾駛前進的車輛無法立即迴轉掉頭,但是我們可以有意識地做起,慢慢地,從小地方開始,一點一滴地,等到回頭看的時候,妳已經不知不覺轉了個方向。」

她還沒準備好要去學校,可是卻想作測驗。之前學校曾經做過一次,題目很有趣,但她只寫了一半就停筆,那時候她就想著,如果還有機會的話,很想試試看能不能在時間內把全部的題目寫完。

「我想作測驗……但還不想回學校上學,可以嗎?」後面那句話她講得很小聲,覺得說出自己內心真實的願望很害羞。她一直很羨慕繆繆,喜歡什麼、討厭什麼都能大聲說出來。

裴承飛聞言,彷彿女兒剛剛解答了數學千禧年大獎難題,欣喜若狂地點頭說好,去學校就只作測驗。

跟導師約定好時間後,裴承飛便帶著淇淇回校,就直接約在上次那間會議室。導師只親切地跟淇淇打招呼,說些無關痛癢的寒暄,便讓淇淇開始寫試卷。

測驗時間並不長,導師與裴承飛坐在一旁安靜等待,淇淇一鼓作氣寫地寫完所有試題,覺得十分暢快。

「我馬上就改好,你們等一下喔。」

導師回收試卷後批改,邊改臉色越不對勁,隨後拿起紙張說要回辦公室拿個東西。

裴家父女互看了一眼,裴爸爸又擔心過頭地開始打預防計,裝作雲淡風輕地說:「其實就是個測驗,結果好壞都不用放心上。」

淇淇輕答了一聲,沒說出口的是,那些問題她都會寫,而且覺得很簡單。

沒過多久,導師又拿了幾張紙回來,請淇淇寫寫看,說這次不測時間,不會寫的話直接說就可以了。

這次的題目比較有挑戰性,淇淇弓起背,筆尖在紙上飛速磨擦,發出唰唰聲響。雖然多花了點時間,但她仍全部寫完了,而且有些問題她覺得很有意思。

導師對完答案後,走到淇淇身邊跟她說有事要跟她爸爸講一下,請淇淇在這邊等一等。

兩人離開後,淇淇拿出隨身帶的電子書閱讀器出來打發時間。過沒多久下課鐘響,會議室外走廊學生人來人往,但是這間會議室平常很少在學生上課時使用,門又關著,所以並沒有人注意到淇淇正坐在裡面。

然而,卻有個少年從校園的另一頭飛奔過來,像隻眼中只有目標的鬥牛,橫衝直撞地來到會議室前。他一把打開門發出巨響,嚇了淇淇好大一跳。

蘇時宇親見看到淇淇、確認她是淇淇之後,才感到脫力腳軟,倚著門框直喘氣。

「我……從三樓音樂教室……看到妳……」

方才蘇時宇上音樂課時撐著下巴看窗外發呆,遠遠看到對角線那頭淇淇的身影,還以為是自己眼花,整堂課都在猶豫要不要過來看看。結果,一打鐘他的雙腳就自己動了起來,把音樂課本跟直笛都丟在教室裡,音樂老師好像對著他的背罵了什麼也沒聽見。

淇淇抱著閱讀器,沒來由地警戒。

她與蘇時宇一點也不熟,在學校根本沒講過幾句話,放學後在公園遇到也都是繆繆跟他聊天,說不定繆繆跟他說過的話還比她多。

「妳、妳……」蘇時宇大力吞口水後再道:「妳要回來了嗎?」

「我只是來作測驗……」

「那、那妳會回來上學嗎?」

她垂頭悶聲說:「我不知道。」

「我……我……」他往前跨了一大步,「我知道妳數學很好,其實妳都會,是小真不會……」

淇淇雙眼微睜,她從來沒想過班上除了小真以外,還有人發現這件事。

「我跟妳爸爸講了,這樣他們就知道真正作弊的人不是妳了,妳沒有做壞事啊,接下來妳就會回學校了吧!」

蘇時宇越講越興奮,甚至認為自己參與了救援淇淇的大行動,與有榮焉。然而,他卻不知此時此刻,淇淇因他的話而聯想到的,是背道而馳、完全不同的事情。

蘇時宇知道她的事情,但是因此誤會了小真,那麼其他同學又會怎麼看她們兩個人?

淇淇這才真正意識到,如果自己回到學校上課將面對什麼,若要坦然一切,她將以一個全新的樣貌出現在班上,以前假裝的事,全會被攤陽光底下。

還有小真……小真她……

她臉上血色褪去,抱著閱讀器的手越來越緊,蘇時宇以為她還害怕另一件事。

「淇淇妳不用擔心,小真她轉學了,不會欺負妳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