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裝家庭 80


「沛淇在瑞文式圖形推理測驗的PR值是九十八,也就是說她比百分之九十八的學生得到的分數都還要高,她的圖形跟推理能理很優秀。我拿了智力測驗跟高二的數學題目、語文測驗讓她試著寫寫看,她的智力估計可能超過一百四十,但那份是簡單版的,可能還要再另外幫她做正式的測試。高二的語文測驗她拿到不錯的成績,語言跟抽象理解力很好,而數學題更是滿分。我比較意外的是,如果平常沒看過這些題型的話也解得出來,但會需要一點時間,可是,沛淇都能流暢地解題,她是不是平常就在跳級學習了呢?」

「跳級?」

一個想都沒想過的詞冒了出來,裴承飛急答道:「沒有沒有,她連參考書都沒有買,平常只有上珠算補習班,頂多就喜歡看課外書……」

「那她平常都看什麼課外書呢?」

裴承飛拿出手機登入電子書的帳號,把淇淇買的書給導師看。

「她說要買的書,我都有稍微看一下再讓她買。」這話講得有點心虛,其實他也只是瞄一下標題跟簡介,不是她這個年紀不該看的書,或是什麼奇怪的書就好了。

導師借了手機飛速瀏覽了一下書單後,板著臉認真地說:「這些書裡我看過《用數學的語言看世界》這本,裡面的內容已經遠遠超過國小、國中生的數學範圍了。」

他聞言腦袋有點混亂,本來以為淇淇只是數學可能比同班同學好一點,但現在聽起來似乎不止於此。

「老師你的意思是……淇淇平常上課,都在學她已經會的東西嗎?」

「她可能……會覺得上課很無聊吧,就像我們現在重新去上小學一年級的課一樣,因為都會了都學過了,感受不到學習的樂趣跟成就感,」她重重地嘆了口氣,「難怪她這麼喜歡看課外書。」

因為書本才能滿足她的求知欲,才能帶領她認識這個世界。

導師這番話,給予裴承飛再一次沉重的打擊,沒好好關心淇淇,讓她抱著巨大的壓力生活,已讓他苦不堪言,好不容易現在心結稍稍解開了,卻又發現他其實連淇淇的課業狀況都不清楚。以為對成績沒有要求就是對她好、讓孩子自由發展,結果回頭看來,這些都是讓自己對女兒的不關心變得好聽的藉口吧。

「裴先生,」導師忽然低頭,因光線折射鏡片而看不清她的眼神,「真的很對不起,我身為沛淇的導師,沒有注意到她的狀況。」

這時,裴承飛終於明白了為什麼有些家長會把小孩子的事全怪罪到學校跟老師,甚至是整體社會上。

因為承認自己對小孩做錯了事、承認自己的教養方法錯誤,是一件非常困難且痛心的事情。明明是希望捧在手裡疼愛著、用自以為最適合他的方式對待著、想讓他成為世界上最幸福最特別的孩子——怎麼就錯了呢?孩子在別人眼中怎麼就不一樣了呢?

把錯誤全推給別人的話很輕鬆,還能維持著自己給予小孩的愛是真真切切的假象,不過,否定自己對他所做的一切,這就等於切斷了親子之間的關聯吧。

所以即使做錯了,要勇於承認,因為——

「老師,這怎麼會是妳的錯,再怎麼說,我都是她的爸爸。」

「爸,你的沾醬是醬油再加一點醋,對不對?」

裴承飛還在回想剛剛跟導師的談話,聽到淇淇的聲音,才像是大夢初醒似地,茫然頷首。

「那我去盛沾醬。」

兩人離開學校後,到附近的連鎖煎餃店用餐。女兒貼心地替他準備沾醬還拿了筷子跟面紙。可能恰好趕上了一批,表皮微焦,香味四溢的兩種口味煎餃上菜。

看著淇淇一如往常,慢條斯理地用餐,裴承飛毫無食欲地放下了筷子。

「爸,你不吃嗎?你下午不是還要上班?」

他再次拿起筷子,想說多少吃一點,但最後還是動了口沒動手。

「淇淇,學校的課對妳來說是不是太簡單了?」

淇淇才要開口說「不會啊」,然而這三個字卻嚥在了喉頭,她在心裡暗忖,改變方向真的很困難呢。

她看著爸爸渾身上下散發著「我好擔心妳啊」的氣息,不可以再做「不想讓他擔心」的事了,妳已經弄糟過一次了,不可以再重蹈覆轍了。

「嗯,我覺得學校的課有點簡單。」

「老師也覺得妳的程度要再更高一點……」

裴承飛一下搔搔臉,一下撫著耳朵,換了好幾個姿勢,心裡也換了好幾種說法。

「妳覺得現在這樣就好的話,還是可以留在原來的學校,當然,等妳想上學的時候再去……不過,如果妳想學更多東西的話,老師給了一些建議——」

淇淇難得截斷他的話,「是轉學嗎?」

「對……如果妳想轉的話,老師會幫忙找適合妳的學校。」雖然他真的很難想像淇淇跳級上高中的樣子,但如果她願意的話——

「好啊,我想轉學。」

「真的?」裴承飛補充說:「妳不要因為我們希望妳轉學……」

「我是真的想轉學,我還想學更多東西。」

淇淇用筷子把煎餃的皮剝開挑出肉餡來,有一次她看到繆繆吃水餃時這樣做,雖然後來繆繆被何爸爸義正詞嚴地糾正,但她一直想試試看。

「還有,爸爸,我不想去上珠算班了。」

「咦?可是珠算班……」不是妳自己說要去上的嗎?裴承飛還堅信那是淇淇少數表現過喜好跟任性的時刻。

「爸爸跟叔叔之前在聊天的時候說,繆繆去才藝班時,家裡會忽然變得很安靜,叔叔說他這段時間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所以,我……其實沒那麼喜歡珠算。」

「妳——」

裴承飛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雙手猛地抱頭,「那妳剛剛說不想吃麥當勞是真的吧?」

淇淇咧起嘴,右頰邊酒窩深凹,「是真的啦!」

她再也不想去那間麥當勞了,她跟小真有太多在那邊的回憶。

其實要不要轉學到符合她程度的學校,她都無所謂。

然而小真轉學了,她也轉學吧。

小真留下來的話,她們應該能一起面對,就像小真牽著她的手走到三樓音樂教室時,總對她說:「淇淇妳怕高就不要看,我會拉著妳的。」

但小真離開了,她無從得知她最後的想法是什麼,只能選擇跟她一樣的路,重新開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