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裝家庭 82


何篤行與裴承飛兩人最近工作家事兩頭燒。

裴承飛之前為了淇淇的事請太多假,已被主管「關切」,不得不回頭加趕進度,而何篤行卻是天上掉下來的工作。

近日有市議員將公共住宅議題再次拿出來討論,痛批市政計畫未與時俱進、跟隨現代社會發展作規劃,長官在議會被釘得滿頭包,回市府後便把那些包免費加碼送給下屬們。

何篤行與同事們得在短期內再擬出新的公共住宅計畫,難得地留下來加班多日。

晚上七點過後,何篤行還沒吃飯血糖太低,在都市計畫圖上找了五分鐘仍找不到預定計畫地,一旁的梅娟才淡淡地說,「股長,你拿錯年度了,這是民國八十年的。」

何篤行這才想起剛剛他把原本的圖紙壓在下面了,抽出正確年度的計畫圖平鋪在大桌上後,他頓了一下,雖然想趕快弄完下班接小孩,但這種做事效率……還是先去茶水間泡杯即溶湯包墊個胃吧。

他靠在牆邊無意識地攪拌湯匙,美君從門口走進,兩人方對上眼就各自別開。

那次午餐不歡而散後,他們就沒再與對方交談過,兩人本來就不同科別,階級與業務也不同,要避開沒那麼難,只是,畢竟在同一層樓上班,有時仍會像現在一樣不期而遇。

若是平常,何篤行必定會快步離開,覺得美君現在大概很討厭他吧,沒必要留下來惹人厭。

但今天他實在是太累了,累得連閃躲的氣力都沒有,只想在這個看不到文件與計畫圖的小空間裡,安靜地喝一杯湯。

美君背對著他用飲水機裝水,何篤行聽著水的音調隨杯子裡的水位高度變化,默默倒數這即將結束的尷尬時刻。

水聲驟然消失時,美君也開了口。

「股長,你也加班?」她用客套的同事語氣說話,彷彿兩人未曾有嫌隙,也未曾親近過。

「是、是啊。」

「局長交代下來的那個?」

「嗯,你們也忙這個?」

「對啊,應該全局都總動員了吧。對了,你加班的話,那你女兒呢?」

「他去幫我接了。」

她端起杯子淡淡一笑,「這樣互相幫忙真不錯。」

「豆豆呢?」何篤行反問道。

「我爸媽看我最近忙,說願意幫我帶一陣子,現在他在桃園,每天晚上跟我講電話的時候都會哭。」

何篤行完全可以想像那個情景,豆豆很黏媽媽,好幾天見不到她應該很難過,而帶豆豆的人也不好受,美君自己也兩難……

——如果現在對她說「辛苦了」之類的話反而像是諷刺吧。

「股長。」

美君像是體貼無話可說的何篤行,正視著他再道,「還好我們沒繼續下去,不然,像這樣我們兩人都要加班的話,也沒人可以帶小孩啊。」

她說完後頭也不回地離開茶水間,何篤行獨自一人留在原處,忽地露出苦笑,竟然在這個時候,對她了產生近似好感的情愫。

然而,那就像喝完飲料後殘留在杯底,沒被攪拌乾淨的沖泡包粉末,終究是無用,且必須清除掉的。

■ 

「你怎麼在這?」

何篤行與裴承飛在自家大樓門口巧遇,不約而同地說出同一句話。

「我以為你在加班?」

「你怎麼現在才回來?我以為你不用加班,所以請你去接繆繆啊?」

「沒辦法,我弄不完也要加班所以請我媽去接了,我不是傳訊息跟你講了嗎?」

何篤行掏出手機證明自己沒收到訊息,裴承飛則拿出手機證明自己有輸入訊息——但忘了傳。

「不會吧……」他整張臉垮下,竟然會犯下如此低級的錯誤。

「你媽應該有去接繆繆吧?」

「有,我打電話跟她講的。」

何篤行鬆口氣瞥眼道:「還好她不想學怎麼訊息。」

「那你呢,」裴承飛略有不甘似地回問:「我以為你要加班到很晚。」

「忽然……」他摸了摸手臂,「加不下去就先回來了。」

「加班還可以看心情喔?」他大笑,「不過我懂啦。」

兩人沒上樓進家門,直接轉了個方向去裴母家接小孩,路上聊著淇淇要轉學的事。

當裴承飛跟何篤行說淇淇是個可以跳級的資優生時,對方卻不怎麼意外,一臉「我早就知道我們家的淇淇本來就很棒」的表情,他真的不知道何篤行對淇淇的信心是打哪來的,但他應該要學習這點。

「決定要轉去哪間學校了嗎?」

「還在考慮,老師也還在幫我們看。」

「這是個大事啊,得好好考慮,當然,淇淇自己的意見也很重要。」

「是啊,」裴承飛邊走邊伸了個大懶腰,「在這之前還有另一件大事要忙吧?」

「繆繆的生日啊……」

若真的有前世今生,裴承飛猜想繆繆可能是哪國的公主,而何篤行是公主底下辦事的僕人,但不小心把公主的生日搞砸了,所以今生得每次都準備得萬全,向公主賠罪。

繆繆每年生日,何篤行總以全面備戰狀態應對。

何篤行扳著手指數道:「蛋糕訂了,禮物也準備了,當天的佈置分工我們不是也講好了?還有什麼嗎?」

「沒有了吧。」

「總覺得還漏了什麼。」

不過,任憑兩人想破頭都不知道遺漏了什麼,何篤行沒來由地擔心煩惱,走到了裴母家前,裴承飛替他下了結論。

「煩惱想不出來的事也沒有用,到時我們再隨機應變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