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裝家庭 88


繆繆期待許久的生日派對近乎全毀。

淇淇跟裴母人還在醫院,隨意放在地上的草莓蛋糕因室溫過高而形狀扭曲,壽星本人哭著哭著體力耗盡睡著了,而何篤行則彷彿全身被掏空似地呆站在室內,牆上印著Happy Birthday彩色裝飾字條隨室內電風扇的微風飄逸,諷刺地顯示它的存在感。

過了沒多久,何蔚瑜匆匆忙忙趕過來,剩下的殘局全是她幫忙收拾的。

她向整點來訪的客人道歉,還沒來的客人她趕緊致電說生日派對暫時取消了,受邀的小孩的家長們也都能理解,家裡就是會有這種突發狀況。

她用菜刀扶正蛋糕,掉下來的草莓放回原位,將準備好的餐點蓋上保鮮膜後全部放冰箱,把客人留下來要送給繆繆的禮物放在桌子上,希望生日小公主待會看到能開心一點。

忙碌一陣過後,何蔚瑜伸手揮掉額頭上的汗水,揚眉瞥向坐在餐桌前發呆的弟弟。

「你也該振作起來了吧。雖然生日搞砸了,但繆繆跟淇淇都沒事不就好了?」

她觀點是十足的現實與結論主義派,一半是天性如此,另一半則是長期在室內設計界打混,設計裝潢時無論是對客人或是對師傅,什麼狗屁倒灶的事情都經歷過。不過,當最後看到自己的被修幾十次的設計圖、跟師傅吵到翻臉的施工處全變成美輪美奐的房子,還是會覺得——結果是好的就好了。

「妳說的也是。」

他嘴上雖這麼回應,但實際卻是一點點也沒調適過來,上半身垂倒在桌上,像盆枯死且藥石罔效的植物。

深知弟弟個性的何蔚瑜沒再理會他,先去房裡看繆繆還沒醒,隨後自己從冰箱裡挖一些東西出來吃。

當她在愁眉苦臉的弟弟面前大快朵頤時,裴母帶著淇淇回來了。

不知道為什麼,這兩位女性挺合得來的,何蔚瑜把原本派對要用的餐點拿出來加熱,準備給大家充當晚餐,裴母則在廚房裡切著自己帶來的水果。

「醫生怎麼說啊?」何蔚瑜問。

「她本來就有懼高症,醫生說是突然過度恐慌緊張,導致呼吸困難,打了鎮定劑就沒事了,後來的檢查也沒什麼問題,也跟醫生說她在正看心理諮商了。」

裴母起先不知道心理諮商是什麼,兒子跟她解釋半天,擔心她誤會淇淇去看精神科。其實,孫女去看什麼科都無所謂,她也不會因為孫女得了什麼病就覺得她見不得人啊,真不知道兒子把她想成什麼樣。

「最近淇淇真是辛苦了。」她雖未全盤了解,但或多或少聽過何篤行講了近期發生在淇淇身上的事。

裴母俐落地削著蘋果皮,溫和地說:「那孩子從沒讓我們擔心過什麼,倒不如說現在這樣才是正常的,就當作把之前累積的份量一次用完吧。」

「哇!裴媽媽妳真是看得開。」

「醫生都說孩子沒事,只是要小心別再讓她爬高害怕,淇淇本來自己就會避免去高的地方,這次是因為跟繆繆吵架,而且,姐妹怎麼可能不吵架?」

何蔚瑜邊聽邊點頭道:「我也覺得小孩子沒事就好了。」

「倒是他們都很緊張。」

「對啊,我弟到現在還沒回神。」

「我兒子也是啊,好像最近才想到女兒要放在手心裡疼惜一樣。」

「男的是不是都這樣啊?明明他們天天都跟淇淇繆繆在一起。」

「可能平常什麼都沒在想——」裴母用食指敲了敲腦袋,「頭殼空空(腦袋空空)。」

「是不是住在一起都會變得比較像啊?」

裴母挑眉戲謔地說:「還睡同一間房咧。」

何蔚瑜咯咯地笑開,「我也常笑我弟這個,裴媽媽妳是不是也還裝作誤會他們的樣子?」

「偶爾使弄(挑撥)一下而已啦,是他們自己看不出來」她雙手一攤,「拜託幾咧(拜託一下),我又不是青瞑(眼瞎),怎麼可能看不出來兩個人是不是相愛。」

「他們是有感情啦,不然怎麼可能一起住這麼久。」

「這種感情不是那種感情啊。」

「是啊,不過這好難跟其他人解釋喔,還不如說他們真的是同性戀還比較簡單咧。」

「所以我才裝誤會啊,如果跟他們說我懂,他們反而還不懂我懂什麼咧。」

「裴媽媽,」何蔚瑜挽著裴母的手臂,親暱地說:「妳真的是最『懂』的人啊。」

兩人在廚房裡說著這家男主人們的壞話,像小女孩般嘻笑開來,而客廳那頭淇淇坐在沙發上看書,何篤行雖看著電視,兩眼無神,心不在焉。

「叔,我爸爸該不會就是去那個橋附近吧?」

「什麼?」他像忽然驚醒似地回望淇淇。

「新聞裡面報的那座橋啊,因為早上地震的關係,好像裂開了。」她指著電視畫面解釋。

主播的聲音此時才傳進何篤行耳裡,他喃喃點頭說:「有可能耶……」

當兩人討論著地震的事情時,繆繆靜靜地走到客廳裡,她的頭髮散亂一氣,還穿在身上的美美洋裝起了皺折,小手用力揉著雙眼,模樣楚楚可憐。

「繆繆,妳起來了啊,不要揉眼睛喔,我去拿毛巾幫妳擦。」

當客廳裡只剩繆繆跟淇淇時,氣氛安靜得很不自然。

兩人之間沒有人先開口,淇淇默然直視繆繆,她卻避開了眼神,轉身跑去找爸爸。

淇淇低頭回到書中,但是一個字也沒看進去,手指撫摸著書角,心有所想。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