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裝家庭 92


家裡忽然空了下來,剩何篤行一個人。

家事也都做完了,還真的不知道要做什麼,看電視也覺得索然無味,他竟選了一個最不可能的選項——打開電腦自主在家裡加班,

新的公共住宅計畫月底就要向局長報告,其實已經準備了八、九成,只剩下潤稿與檢查。何篤行重新看過一次簡報,這次他用外人的角度來重新審視、挑毛病,竟覺得此案毫無新意,甚至無趣至極。

不過,反過來想,當初科內討論時,就是打保守牌,大多數延用先前案子的規劃,沒有亮點就是此案的最大缺點,優點是已有現行案例,保證一定能執行。

何篤行盯著螢幕良久,鬼使神差地打開資料夾裡一個舊檔案,檔名叫「青銀共居——青年與長者共同居住住宅計畫」。因為高齡化議題,當年的科長丟了荷蘭與德國案例給他,要他寫一個台灣版的,隨後忙了一整年前期資料搜集與可行性研究,就在快要完成之際,因政黨輪替、政策方向大更動而束之高閣。

現在再把這個計畫拿出來看,雖然還有不足之處,然而,比起何篤行手上的新寫好的案子,這個舊檔案還比較讓人躍躍欲試的感覺。

他把筆電擱在茶几,躺在沙發上胡思亂想。也許把「青年與長者」拿掉,直接換成不設限的共居也可以,或是像他們這樣各取所需、互相幫忙結合,一個「家」並不是一定得建立在血緣關係之上。

這個想法直接刺激他大腦產生許多突觸,各種有趣、特別的想法都冒了出來。何篤行跳起身,再次埋首於筆電,直到繆繆與何蔚瑜回到家時才抬起頭。

「哎喲——累死我了。」何蔚瑜進門後把手上大包小包的東西丟在地上,整個人直接倒在沙發上。

「妳們還真去了不少地方啊……」何篤行瞥向那堆購物袋,「繆繆,肚子會餓嗎?」

「不餓!姑姑有帶我去吃好吃的鬆餅喔!」繆繆拿了幾袋自己的「戰利品」便蹦蹦跳跳地回到房裡去了。

見繆繆離開後,何蔚瑜才抬起頭小聲地問:「所以,他們走了?」

「是啊。」他彎腰收拾那些未第一時間被大小姐臨幸的東西。

她哀叫了幾聲,「難怪這裡變得好冷清啊。」

「妳也太誇張,他們才走幾個小時耶。」

「我幫你喊啊。」她伸了個懶腰盤腿坐起,「吶,說真的,你們也一起住那麼久了,還是會捨不得吧?」

「總會習慣的。」

何蔚瑜眨了眨眼,用誇張的語氣說:「可是——這麼大的房子,就只剩妳跟繆繆父女兩個人,回想起以前四個人的時光,不會觸景生情嗎?」

何篤行一記眼刀丟過去,「姐,那妳要搬來住嗎?」

「才不要咧。」

「可以天天看到妳可愛的小姪女喔。」

「別人的小孩很可愛,但是住一起又是另一回事了。」她嘖嘖了幾聲,不忘調侃弟弟,「真佩服你跟裴承飛可以一起住這麼久啊。」

他不置可否地乾笑幾聲。

何蔚瑜離開後,他久違地幫繆繆洗澡,問她們今天去哪玩、玩得開不開心。

「姑姑幫我找到滑板喔,原來不在森林家族那一區,在另一邊放很多小東西的地方找到的!」

「那很好啊,小松鼠就有滑板了。」

「我還買了一隻小狗喔。」

「多了新朋友呢。」何篤行心想,繆繆的動物家族中的每一隻動物都有其代表的人,新的這個狗狗角色八成就是那個陳俊禾吧。

「而且,兔子比狗狗高喔!」

聽見繆繆刻意強調,他不禁失笑,陳俊禾的確比繆繆矮了點。

洗完澡穿好衣服後,父女倆坐在客廳吹頭髮,何篤行裝作不經意地詢問。

「繆繆,妳今天要不要跟爸爸睡啊?」

「為什麼要跟爸爸睡啊?我有自己的床。」

他歪頭想了一下,「嗯——因為爸爸一個人會害怕啊。」

「爸爸,你好弱,」繆繆轉過身來,小手搭上爸爸的肩,「爸爸你一個人也要勇敢睡覺喔。」

他哭笑不得地說:「好、好,爸爸會勇敢的。」

帶繆繆安頓就寢後,何篤行自己也盥洗完畢,睡前檢查廚房瓦斯電器門窗有沒有關好,這原本是裴承飛的工作,現在得自己扛起,第一次做還不是很習慣,還差點漏掉一項。

睡前他走到小孩房間,照例要幫繆繆蓋好被子時,卻發現她的床上竟空無一人,連棉被都不見了。

「繆繆?」

何篤行頓時嚇得魂不附體,著急地要找女兒,怎知一回過身,卻看到讓人心疼的景象。

繆繆拉著她的被子跟布偶,跑到原本淇淇的床上睡,那張床只剩下一張沒鋪床套的床墊,已經什麼都沒有了。

繆繆用棉被把全身都裹了起來,整個人縮得小小地靠在牆邊,死命地抱住懷裡的布偶。雖然睡著了,但表情一點也不安穩,五官緊皺,像是努力感受淇淇留下來的一點點餘溫或味道。

——他們都還是捨不得啊。

嘗試過才知道,孩子的適應能力遠比大人還要強大。

搬到新家兩個禮拜,裴承飛回家時都還會坐錯車,淇淇卻已經在學校交到新朋友了,兩邊還會用視訊通話討論作業,對方是個戴著厚厚眼鏡的小女生,看起來跟小真是完全不同的類型。

剛轉學的時候,裴承飛很擔心淇淇的狀況,天天關心女兒到她都覺得有點煩的程度。

面對眼前的爸爸不停詢問「今天過得好不好嗎?」、「有沒有什麼困擾要說出來喔不要忍著」,淇淇只能報以無奈的表情。

「爸爸,我沒事,我要寫功課了。」

「妳今天怎麼寫這麼久?」

「因為你一直跟我說話……」而且,學校的作業終於變得比較有趣了。

不過,即使淇淇再三強調自己沒事,裴承飛還是放不下心,在搬家後的第一次諮商中,向諮商師詢問淇淇的狀況。

「我覺得淇淇新環境適應得挺好的,不知道你有沒有注意到?她有展現出的想要改變的心情,這點我也有些意外,本來還以為需要一點時間……不過,對於新環境,每個人的狀況本來就不太一樣,也不一定都是壓力,像這樣變成助力的情況也有喔。倒是——」

她說話到一半換了個姿勢,裴承飛吞了吞口水,戰戰兢兢地等待,但是、倒是、可是,這些連結詞後面總是接重點句。

「裴爸爸,你好像有點過度緊張喔。」

「咦?」他表情一愣,「我嗎?」

「是啊,你要放鬆點,好好適應新生活,你如果太過焦慮,是會給淇淇帶來壓力的喔。」

諮商師一棒打醒裴承飛,確實,他搬完家後,怎麼住都覺得不太舒適,就連睡也睡不好。

在新家裡,他的臥室裡也是雙人床,終於可以獨占整張床了,卻翻來覆去像煎肉排似地,直到最後還是跟以前一樣只躺半張床,這才沉沉入睡。

下班回家後,淇淇要寫功課還要跟同學討論,而裴母向來早睡,裴承飛竟發現自己好像沒個聊天對象。某天跟公司同事聊家裡事,對方卻接不上話題,說家裡的事都老婆管的他不太清楚。

悶了幾天後,Kevin有事北上,提及常借住的朋友最近剛跟伴侶同居,他不太好意思打擾可能要住青年旅舍了。

裴承飛問了家裡兩位女性,大學同學要來借住一晚可不可以,淇淇沒什麼意見,裴母欣然答應,而且也沒懷疑誤會什麼,這點倒讓他有點意外。

Kevin光臨的那晚,淇淇跟裴母出來打聲招呼就回各自的房裡去了。

「房子不錯耶,地點好又大。」Kevin整個人癱在新買的布沙發上讚嘆道。

「是租的又不是買的……你要喝啤酒嗎?」裴承飛拎著一手臺啤走過來,似乎也沒打算給對方拒絕的機會。

「哇!」Kevin翻了個身坐起,伸手就拿一罐,「你是怎樣,明天不用上班嗎?」

「要啊,想說你難得上來——」

「你少來!是不是又有什麼無聊的煩惱?快跟心靈大師Kevin我說說吧。」不過,裴承飛若是會想念他,他犧牲委屈一點也不是不可以啦。

裴承飛白他一眼,「就……想找人聊天吧。」

Kevin乾笑兩聲,「最好是,你們直男真的很煩耶,有話都不直說的,為什麼不老實承認你想他們了呢?」

他揚眉微慍,「怎麼可能,才搬家不到一個月。」

「真有感情啊,分開十分鐘就想念囉。」

「哪有什麼感情,你別跟我媽一樣又誤——」

Kevin截斷的他的話堵住他的嘴,「我說的是感情,不是愛情。我連附近便利商店很熟的店員辭職都很難過了,更何況你們還一起住那麼久——」

「那店員是帥哥吧?」

「是蠻帥的啦,」Kevin挑了挑眉,「但你別想轉移話題啊,你有沒有跟他們說過,你很愛他們、很重視他們,你們情同家人呢?」

裴承飛低頭,回憶過往,是有那麼幾次,好像要說出口了,但最終他從來沒跟何篤行和繆繆說過,而且——

「這種話不用說也知道吧。」

「不知道喔,」他啜了口啤酒後道:「人啊,只要不把話說出來、說清楚對方就不會明白的。說什麼『這種話不用說你也知道吧』,只是自我感覺良好,就跟我爸一樣。」

「你爸……那就太直了。」裴承飛知道,Kevin的爸爸直到肝癌過世前都沒有認同這個同性戀兒子。

Kevin伸手攬住他的脖子,順便吃個豆腐,「所以你就彎一點吧。」

「是啊,有話直說,那我要拍照給你男朋友看喔。」

他嚇得連忙放手,隨後才在裴承飛的大笑聲中想到,「你哪有他的聯絡方式啊!」 

發表迴響